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产品 05-05 10:00

皮卡丘设计故事:原型是松鼠,以“可爱”为目标

玩了那么多年游戏,看了那么多年动漫,我们自以为还挺了解《精灵宝可梦》,心想:在皮卡丘成为皮卡丘之前,就是“皮丘”,进化后就是“雷丘”。

(图自 Pokemon

然而,据皮卡丘角色创造者介绍,皮卡丘在成为皮卡丘之前,其实是一团长着竖立耳朵的大福(日本茶点和菓子的一种)。

(大福,图自东游记トウユウキ

近日,皮卡丘形象的创造者西田敦子、著名日本游戏设计师杉森建和西野弘二接受了 Yomiuri Online 的采访,首次分享了皮卡丘这个角色背后的设计故事。

(左起:西野弘二、躲在皮卡丘身后的西田敦子,和杉森建)

第一只以“可爱”为目的诞生的宝可梦

在“精灵宝可梦”创始人田尻智小时候,他和同辈乡下孩子一样,很喜欢相互收集和交换不同物种的昆虫。

成年后,田尻智希望让生活在城市的孩子们也能感受这种乐趣,创造了一个可以捕获、收集、培养和交换宝可梦的“精灵宝可梦”世界。

(图自 Giphy

据设计师杉森建介绍,当人们聊起“怪兽”时,通常联想到的形容词是“庞大的”。但在最初设计宝可梦的团队里,也有人提出,“可爱”也是一个玩家们愿意去收集和交换宝可梦的动因,于是,大家决定要设计一只可爱的宝可梦。

因为我是男的,我总带着男性思维来设计。所以你看,我设计出来的都是“超梦“、“暴鲤龙”、“卡比兽”这类力量型角色,也没法想到“可爱”的怪兽该长什么样子。

所以,我们决定找一位女设计师帮忙。

杉森建在采访中说道。当时,他们找来了还在做 Mega Drive 游戏的西田敦子来接手这个任务。

(对“可爱”主题无从下手的杉森建)

除了要可爱,杉森建对这个角色还有两个要求:1)电属性宝可梦;2)可以进行两个阶段进化。

我没有用纸笔来画图设计,而是直接用电脑绘制出为 Game Boy 而设的像素画,但最原始的图像现在都丢失了。

最开始,我的设计看起来就像一只站立着,长着耳朵的‘大福’。而且,最开始,角色的头和身体是一体的,你可以好好想象一下。

西田敦子说。随后,她将这团“和菓子”命名为“Pikachu”。

没想到,这个名字俘虏了西野弘二,让他渐渐爱上了皮卡丘这个角色,还特意跟西田说:“还要再可爱一点!”

(图自 Giphy

恰逢那段时间西田特别想养松鼠(但没养成,反倒养了只雪貂),所以她开始将一些松鼠的元素加入到皮卡丘的设计中。

没错,虽然皮卡丘一直被归为“鼠宝可梦”,但它的形象灵感却是来自松鼠,而不是老鼠。

民间一直有个传闻,“Pikachu”这个名字是由“pika”(日文中的“闪电”)和“chu”(取自老鼠的叫声)组成,完美诠释了“电气鼠”的生物属性。

(《精灵宝可梦 红·绿》中皮卡丘)

但按西田的说法,“pika”的确是指“电”,但“chu”并没有要暗指老鼠的意思,她只是觉得这个词语听起来很可爱。

由于皮卡丘的武器是电击,西田想给它来个蓄电的功能,于是就参考了松鼠囤果实时圆扑扑的脸蛋,给皮卡丘画了胖墩小脸蛋:“仓鼠囤食物时整个身体都会变圆,但松鼠,就只有脸颊会圆起来”。

(图自 MStory

然后,她又觉得松鼠的尾巴好可爱,所以再给皮卡丘来了条尾巴,因为电属性嘛,尾巴就画成了闪电形状。

(图自 Giphy

至于皮卡丘的颜色选择,则是因为西田认为黄色是电属性的颜色。

皮卡丘的成名之路

(图自 Melty

事实上,皮卡丘一开始的地位并不高。

当初代宝可梦成型后,我打印了所有宝可梦的像素图,在公司内部做调研,问大家:‘你喜欢哪个?’

结果,皮卡丘的表现非常糟糕。

杉森建说道。在他看来,皮卡丘真正的成名时刻在 1997 年的精灵宝可梦动画。

(动画推出前,皮卡丘就被放到新年贺卡上了)

当时,导演决定把皮卡丘设为主角,是和小智并列的主角等级角色。但为什么?

一个说法是,虽然在游戏中,小火龙、杰尼龟和妙蛙种子才是最初可选的宝可梦,但制作人担心无论选了哪个都会让喜欢剩余两只宝可梦的游戏玩家不开心,所以决定为电视版选一个和游戏不同的主角。

(图自 Giphy

而在《コロコロミック》月刊的人气投票中,皮卡丘又获得了第一名,所以最后选了它作为电视动画的主角。

我感觉,那段时间里人人都喜欢皮卡丘。但那时候还没有互联网,所以我也没搞明白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杉森建补充道。然而,这可让西野难过了:

说起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真的很喜欢皮卡丘,所以我不希望太多人可以抓到它,因此,最开始的时候,我是特意把它‘藏’起来的。

(对皮卡丘爱得深沉的西野)

虽然西野没能如意,但从那时起,这只长期站在小智肩膀上,甚少回到精灵球的小东西,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卡通明星,甚至,还成为了宝可梦的代表。

而随着电视动画的流行,游戏中皮卡丘的形象也和动画角色的审美相互影响。随着时间推移,皮卡丘从最开始的圆圆一坨,逐渐演变出更清晰的脖子和腰脊线条。

(图自 The Japan News

老实说,我没想到来自世界各地的人都会喜欢皮卡丘。因为,我觉得皮卡丘的可爱真的非常“日式”。

杉森建在采访中说。

看来,杉森建还是没能充分感受到“可爱”对于人类的杀伤力。

2016 年,牛津大学的 Morten L. Kringelbach 和团队联合发表了一篇关于“可爱(cuteness)”的综述。其中他们将“可爱”描述为“能够塑造人类行为的最基础、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图自 Giphy

据《大西洋月刊》根据综述总结,皮卡丘的可爱程度简直炸裂:

皮卡丘那些像婴儿一般的外貌特征简直要超过真正的婴儿,为我们带来了超常刺激:可爱到简直不行(unbearably adorable),但又没有真正宝宝那样麻烦。

虽然团队在后来依旧有尝试创造以“可爱”为卖点的小精灵,譬如“皮皮”也是以可爱为出发点设计的,但这些角色目前为止也没能像皮卡丘一样成功。

题图来自 Comicbook,未标注来源配图均来自 Yomiuri Online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细数 2018 北京车展十大超跑,今年的“膨胀”率就看它们了 | 北京车展

05-05 10:08下一篇

扒一扒那些烂大街的红点奖、IF 奖,拿了奖的厂商们真有那么厉害吗?|打假办

05-05 08:0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