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在总部开了家最有未来感的臻选店,但它看起来只是比一般店豪华一点

公司

05-09 11:15

当国内还成天爱玩空洞的“无人店”、“高科技”噱头时,身处西雅图这片孕育出微软、波音、亚马逊等科技巨头的土地上,星巴克也在自己的总部一楼呈现出了最智能的门店,但它看起来却是充满了星巴克标志式的咖啡香气和人情味。

这家特别的臻选店被命名为“Reserve SODO(臻选 SODO)”,其中“SODO”取自该区的地域名,在两个半月前才正式开幕。

在臻选 SODO 中,你可以像平时一样,自己到前台点餐,又或者单纯坐下来,让工作人员来到你面前点单。当然,你在这里基本能尝到星巴克所有的咖啡种类,而且还有额外的特供豆子和饮料。

如果饿了,还能来一块 Princi 的披萨(星巴克于 2016 年投资了这个来自意大利的精品面包坊品牌),或者在玻璃墙一端观看面包师在门店中超过 900 平米烘焙坊的工作实况。

至于装修风格,臻选 SODO 延续了大多臻选店的风格——大量木材和皮质元素,加上一个咖啡主题的大型艺术装置(SODO 其中一面墙上以 3700 张印刷了咖啡知识的小卡片组成一个装饰装置)。

虽然一切看起来就和平常见到,规模较大的星巴克臻选店很像,但臻选 SODO 这里却埋下了不少科技因子。

看不见的科技

和迪士尼“protect the magic”政策一样,星巴克的技术应用对于大部分顾客而言都是“隐形的”,但却能提高体验和服务的。

在这里的工作台上,摆放着一部名为 Clover X 的咖啡机,它是星巴克耗费了几年研发的成果。这台咖啡机每次只会做一杯咖啡的量,顾客选好豆子后,机器从研磨至(按特定水量和温度)完成调制咖啡整个流程下来,只需要 30 秒,保证新鲜。

目前,星巴克只在部分门店以试运行的方式使用这部机器,并仍在对产品进行改进。

有狂热的星巴克粉丝在几年就开始关注这台机器的发展,早在 2016 年,这位粉丝就受邀到总部研发室里尝试更早版本的 Clover 出品,而他的评价是“喝起来就和 Bunn Brewer 做出来的一样。”

(粉丝拍摄的 2016 年版 Clover X,图自 Starbucks Melody

Clover X 代表了星巴克对单功能机器自动化的发展,而物联网是理所当然的下一步。

毫无疑问,我认为在接下来的 3-5 年里,我们将在门店里用上物联网机器。直至现在为止,我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走了一年半了。

星巴克 CTO Gerri Martin-Flickinger 说道,她在 2015 年来到星巴克前,曾任职于 Adobe、Verisign 和 McAfee。

对于星巴克这种在全球拥有超过 2.7 万家门店的跨国企业而言,物联自动化不仅意味着世界各地的出品口味更接近统一,而且对于“星巴克伙伴”来说也能提高效率,省下时间来和顾客交流互动。

(星巴克 CTO Gerri Martin-Flickinger)

譬如,虽然顾客看不到,但现实是,星巴克的咖啡师们每天还得腾出时间,人工记录前台冰柜和后厨冰柜的温度,“为什么不能做个传感器,然后记录所有这些温度情况,解放我们的咖啡师呢?我们现在正在研发这个产品。”

星巴克高级副总裁 Jeff Wile 说道,他是 Martin-Flickinger 技术团队中其中一位主要管理成员。

此外,每家星巴克用来加热食物的都是同一款烤炉,其中设定了各种食品加热所需时间和温度。

无论在哪家星巴克,你咬下的那口司康的口味和体验都应该是相同的。

Martin-Flickinger 。但随着食品种类增加,烤炉也得跟上数据更新。那又该怎样将这些新品的加热数据输入到机器里呢?

每当要更新数据,总部会向全球门店寄出带有相关数据的 U 盘。

这简直就是要疯掉。如果可以我们这里按个按钮,(所有门店的机器)就接收到设置数据,那不很好吗?

和微软剪不断的科技联结

当星巴克在选择科技合作伙伴时,微软,似乎是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鉴于两家公司间历史悠久的紧密关系。

我们知道,当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舒尔茨最开始收购星巴克时,负责的法务代表就是比尔·盖茨的父亲。而当二十多年前,比尔·盖茨在发布会上演示如何将文字、图片、表格和声音统统融合到一个文件中时,他所采取的样例是“拥有 165 家门店的星巴克是如何用这个软件轻松做出季报的”。

(盖茨父子,图自 25iq

而到了现在,两家公司的关系似乎只有变得越来越密切。

微软老将 Kevin Johnson 在 2015 年正式成为星巴克公司总裁,并于 2017 年接任创始人舒尔茨担任公司 CEO。而在去年,现任微软 CEO Satya Nadella 更是加入了星巴克董事会。

(舒尔茨和 Kevin Johnson,图自 Business Insider

从豆子到咖啡,星巴克里的所有一切都在进行数字化改造,但他们从来没有偏离星巴克的核心价值。

我们和星巴克的关系也随着这些改变而改变。我们不会再是说‘好的,这是微软办公室套装,这是 Windows 系统’,我们是星巴克要建立的数字平台的核心部分。

Satya Nadella 说道。在 Nadella 看来,如今星巴克和波音、马士基(Maersk)这些科技公司无异,只是恰巧“他们将科技引用在消费包装食品、快消品牌和物流而已。”

(中间:Satya Nadella,图自 Zimbio

虽然,用技术优化是明确的选择,但对于星巴克这类超大连锁零售餐饮业务来说,新技术中出现了一个小问题,在规模化效应下,负面影响也是立竿见影的。

相信大家还记得,去年那轮“移动点餐反倒使排队更久”的风波,当时招来了大量消费者投诉,最后花了一段时间星巴克才完成流程调整。

对此,微软在今天 4 月公布的 Azure Sphere 物联网平台成为了星巴克的选择,除了可帮星巴克将多种不同设备都相连起来外,官方还声称“所有设计都有对安全性进行考虑”,相对更稳妥。

近日,星巴克将门店外销售业务授权给了雀巢,精简了公司业务。对于门店客流量增长逐年下降的星巴克来说,如今提高门店效率和体验无疑是发展重点,而以物联网提高效率,让伙伴有跟多时间和顾客互动也是重要手段。

其中一样促使我们和微软合作的原因在于,他们不仅给我们带来了很好的技术解决方案,同时他们还为我们带来了很好的合作伙伴。

那些空降到我们团队的微软同事,在我们进行重要转型时,帮我们跑得更快。

Martin-Flickinger 说道,呼应着星巴克向来提倡的“人情味”价值。

而和星巴克这种超大公司打造“带人情味”的合作案例,做出对于长期在云服务市场被亚马逊 AWS 碾压的微软来说(2017 年 AWS 占市场份额 47.1%,微软 Azure 占 10%),也具有重要意义。

题图来自星巴克,未标注来源配图均来自星巴克Fastcompany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对我来说,iPhone 8 的手机屏幕还是太大了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