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秃顶又有新曙光,这次藏在 50 年前治骨质疏松的药里

新创

05-09 18:38

人类治秃顶的历史,几乎和人类文明历史一样悠长。

从古埃及人那混杂着刺猬的刺烧成的灰、蜂蜜和从指甲缝里抠出的碎屑搅拌而成的神奇药膏,到古希腊人和维京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以动物粪便作为主料的药物(分别用上了鸽子粪和鹅粪),人类为治疗秃顶创造的配方可谓花样百出

(图自 History

然而,花了那么时间精力(和想象力),人类至今还是没能找到特别有效的药物解决方法。

由于市场需求之巨大,研究人员们仍孜孜不倦地在研究。今天 2 月,爱范儿(微信号 ifanr)曾报道,麦当劳薯条里就含有一种能促生发的物质。但考虑到量的问题,想要“吃出一头秀发”,胖 20 斤后可能都没啥效果。

(图自 Imgur

最近,又有研究人员带来了新希望。

美国时间 5 月 8日,曼彻斯特大学的皮肤病研究中心 Ralf Paus 教授的实验室发表了一篇新论文。其中指出,一种原本在 50 年前研发来治疗骨质疏松症的化学物 WAY-316606 居然也可以用来促进毛发生长。

虽然的确是从治疗骨质疏松的药里找到治疗秃顶的希望,但过程绝非网上说的“意外发现治疗骨质疏松药的副作用是生发”那般容易。

故事还得从 20 世纪 70 年代说起,当时科学家们从一种菌类里分离出了一种名为 Cyclosporine A 的药物,本来是想用来做抗菌药的,但它在这方面的效果真不咋地。

(图自 Giphy

过了几年后,人们意识到虽然抗菌能力不足,但 Cyclosporine A 在抑制身体免疫反应方面的能耐却相当了得。到了 80 年代,它就成为了器官移植领域的明星,能够帮助器官宿主预防排斥等问题。

但 Cyclosporine A 的副作用不少,其中包括减低肾脏毒性、高血压等严重反应,但也包括一个没那么严肃的副作用——多毛症,也就说,能促进毛发生长。

经过一轮全面的基因表达分析,研究人员发现,Cyclosporine A 之所以能促进毛发生长,是因为它限制了一种会抑制毛囊生长的蛋白质 SFRP1。

(图自 Giphy

所以说,如果能找到另一种物质来抑制 SFRP1,那就可以换种方式来促进生发了(毕竟 Cyclosporine A 副作用挺严重啊)。

Nathan Hawkshaw 博士在一番调查后,发现了一款在 50 年前研发出来治疗骨质疏松症的药里有一种叫 WAY-316606 的化合物,居然也能抑制 SFRP1。

(截自论文)

当大部分研究都只能用培养皿来实验时,Hawkshaw 博士通过和当地植发诊所合作,募集了 40 位脱发患者作为志愿者,为科学研究贡献做实验的脑袋。

意外的是,Hawkshaw 博士发现如果将 WAY-316606 或类似化合物外涂到正在接近秃顶边缘的脑袋上,促进头发生长的效果和 Cyclosporine A 的效果一样或甚至更好,更重要的是,WAY-316606 没有那些可怕的副作用。

有一天,它或许能为饱受脱发折磨的人带来有意义的改变。

Hawkshaw 博士在论文中写道

不过,如今这款药物的研发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Hawkshaw 也坦言

接下来,我们还得进行临床试验,以探究这款药物和类似化合物,对于脱发病人来说是否真的既有效又安全。

目前,市面上一共有两种治疗脱发的药物——非那雄胺和米诺地尔,但它们的效果都不理想

通过抑制雄激素水平来起作用的非那雄胺,有着让男性闻风丧胆的副作用——性冷淡、勃起障碍和乳腺发育等性功能问题。因此,虽然副作用出现几率只有 3%,但大家都不是很想冒险。

而米诺地尔仅对少部分人有效,并具有依赖性和抗药性,效果并不理想。

所以说,很多人只能铁下心赚钱做植发。再不然,就学英国皇室的男人们,自豪地亮出头皮,舒适又清新。

题图来自拜仁慕尼黑俱乐部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对我来说,iPhone 8 的手机屏幕还是太大了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