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产品 5-11 15:16

苹果设计灵魂首谈 Apple Watch:乔布斯没参与,但我们找了外援

方嘉文 方嘉文 编辑
-

从盈利角度而言,Apple Watch 是个很好的产品,它在去年已超过劳力士,成为全球销售额最高的手表产品,甚至还表现出替代 iPod 曾经地位的趋势。

(Tim Cook 在 2017 年的发布会上公告,Apple Watch 销售额超越 Rolex)

但对于苹果首席设计官 Jonathan Ive,这位为近乎所有我们熟悉的苹果产品点上“魔力”的人来说,再好看的数字,都不如一位 Apple Watch 用户对产品的热爱来得让他激动。

能够做出人们喜欢,并为日常生活带来积极影响的产品,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近日,Ive 首次就 Apple Watch 接受《Hodinkee》专访,我们也首次得以深入到它产品设计背后的故事,读到最后,你也许会发现,Apple Watch 也许比我们所有人想象中的都更重要。

乔布斯并没有参与 Apple Watch 项目

除了 Apple Watch,当我们在回想和苹果有关的手表时,想起的也会是乔布斯在 1984 年拍摄的照片中,手上戴着的那支精工 Chariot。

带着已逝乔布斯的光芒,这支手表在 2016 年的一场拍卖会上以 4.2 万美元的价格卖出,而生产这款手表的精工也多次推出特别复刻版

我们默以为,生活中的乔布斯应该也会戴类似这样的手表吧。但在事实上,乔布斯平时根本就没有戴手表的习惯。

我和乔布斯并不会谈论手表,也没谈过要做手表。我甚至就没印象见过他戴手表。

Ive 在采访中解释说。他还补充,其实做手表这个主意,是在乔布斯离世后团队才开始讨论的。

在我看来,和手表紧密关联的并不是流行文化,虽然那很好玩,但手表更多是工艺、创造力和微型化结合的精粹,是一种造物艺术(art of making)。

(Ive 不时会拿出 Nautilus 来玩味:它的几何形态让人越看越着迷)

Ive 小时候,父母房间里的闹钟曾让他看出神。

(闹钟)它背面的钢片上是米白色的搪瓷。如果你将钢片取下,就会发现里面就像一个迷你城市。

Ive 认为,钟表和其它“封闭系统”不同。虽然都拥有非常复杂的机械机构,但一般产品都会将内在包围并覆盖住,于是,人们和这些物件的的关系会断裂。

但钟表却可让用户看到其中的奥妙,仿佛是得以窥探到“平行现实世界(alternative reality)”的一角。

(图自 Monochrome Watches

这“对于任何拥有孩子般好奇心的人来说”都很有吸引力。25 岁时,Ive 在香港九龙买了一支欧米茄的 Speedmaster 手表:

我完全是被它上太空的能耐给诱惑了,那大概是我从到大的一个情结吧。从某个角度来看,它高度浓缩乐观精神、野心和去创造的勇气。

这种具有单一功能,充满目的性和具有极高性能的设计,总会稍稍带有一种笨拙感,而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设计 Apple Watch 时,苹果居然找顾问了!

相信不少读者都很熟悉乔布斯的老话:苹果不相信市场调查,我们不请顾问。

然而,这次 Ive 却是非常坦诚地告诉我们,做 Apple Watch 时我们找外人了。

(苹果设计 Apple Watch 时咨询的七位专业人士)

手表项目诞生过程就和大部分苹果的产品项目一样:始于一个想法,转而发展为一次对话,而当开始有人拿起笔将想法画出来,并开始做模型时,一个项目就已经在进行中了。

但怎么突然就开始找外部顾问咨询了呢?

我们讨论时,发现这个领域的可能性实在太广了,为了不让大家走太偏,我们邀请了一组人来帮助我们。当然,那只是为了帮助我们带着对钟表制作无限的尊敬去理解它的历史。

Ive 随后又补充,平时苹果在产品研发阶段并不会这样做,尤其当你所做的东西,根本没有现存的参考物的时候。

我们把它(指着一台 MacBook Pro)称为 MacBook……但我们不会因此找图书管理员做相关设计咨询。

除此以外,Ive 的老朋友 Marc Newson 也有参与到最开始 Apple Watch 的设计中,那时他应该还没正式加盟到苹果

(Newson)已经成为我们团队中,在特定领域拥有独到见识和经验的人。

我们也不难看出 Newson 自己设计的手表和 Apple Watch 在美学上的契合。

 (左一和二为 Newson 设计的手表,右一为 Apple Watch)

从表冠和表带看苹果式“抄袭”

在 Apple Watch 这个包含了不少最新科技的产品上,我们看到两个传统手表设计中的痕迹——手表侧边的表冠(the crown)和米兰尼斯表带。

当被问及表冠是否是设计师们对传统钟表设计的致敬时,Ive 明确表态:

如果它是为了致敬而存在,对我来说,就太肤浅了。只会沦为一种营销噱头。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们认为最好的解决方案的结果。

这些话,如果别人来说,都会让人觉得虚。但对于一位通过设计,让指示灯只在提供信息时才能被人看见的人而言(因为你的注意力不应该被任何无关的事物干扰),这话很实在。

(截自纪录片《Objectified》)

对于 Ive 和团队而言,在设计 Apple Watch 时遇到的一个问题是,用户和手表的互动缺乏物理性的参考基准。

当你拿着手机时,可能是 Home 键,或是侧边的电源和音量键,但无论如何,你都能找到该往哪儿放大拇指的直觉提示,并找到各个手指间互动的基准。

但你手腕上的手表并没有这样东西。我们发现,当你在移动手臂时,这些年来,我们为手机和 iPad 研发的主要互动形式,对于手表来说,只解决了一部分问题。

(图自 CoRRiENTE

如果用来上下滚动和做选择,表冠是一种非常棒的辅助设备,但这的确花了我们一点儿勇气才意识到。同时,它还成为了设备上的“第二个按钮”。

从前,我们都倾向于认为直接操作是一种万灵药。

至于米兰尼斯表带,则是苹果为了解决尺寸问题给出的答案。

(图自 Pic

选择手机时,你也许会选择手感更合适的小屏手机,但你也可以因喜好选择大屏手机,即便那意味着操作起来更累。

但手表和手机不同,它的佩戴感不是一种“偏好”,而是一种刚需,每个人都需要契合手腕的表带。

我们要做到的是合适,难度非常高。你想想鞋子,得有多少个鞋号才足够?但我们也做出了一个在不少方面都获得成功,合适所有人的产品——AirPods。

而米兰尼斯表带,是苹果对原有的经典解决方案的一次“升级改造”。

最开始,我们都被它能够将金属编制出一种如此接近布料的质感而深深吸引,但我们并不喜欢那个扣子,太机械了。

而我们(原有)磁吸解决方案却是那么美妙、易用和亲近人。

于是,当经典的米兰设计遇上苹果的磁吸解决方案,我们就获得了其中一款最受欢迎的 Apple Watch 表带,让做了几十年米兰尼斯表带的瑞士手表商汗颜。

我们将外部世界原有的解决方案,看作我们可以学习,并延伸进化的一个基础。

Apple Watch 的时尚实验

大家都认为,Apple Watch,至少从第一代来说(尤其是 18k 黄金的 Edition 版),承载这苹果打入时尚界的梦想。

(图自 The Verge

你知道,驱动着我们设计的是一种实用主义。但无论是刻意与否,设计 Edition 的过程将我们带入到一个我们从前没有涉足到的产品设计领域。

手表不是用来拿着的,而是用来戴的,所以它可成为一种表达你所关注的东西,体现你的品位的媒介。对我们来说,这很新鲜。

今年 5 月 13 日,苹果将正式关闭位于日本东京的伊势丹 Apple Watch 专卖店,这也意味着最后一个家苹果专卖店和专柜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图自 SmartWatch

但对于 Ive 来说,产品并不代表所有:

我们如今已经拥有处理陶瓷和黄金的经验,我们的材料科研团队,也刷新了它们对这些基本属性和性能的了解。

这对于我们塑造未来产品和更合理的产品形态很有帮助。

我们一直非常主动地提醒自己,产品并不代表所有成果,而 Edition 对我们来说很价值。

Apple Watch 也许比我们想象中重要

苹果内部对做手表的想法,最开始萌芽于 2012 年,那时候乔布斯刚刚离世数月,团队决定稍微停下来,认真思考公司的未来方向。

我认为,无可否认地,苹果公司自 70 年代以来,一直都在将晦涩难懂和操作困难的科技变得容易理解和使用。

在我看来,这条我们已经走了那么多年的道路的方向,指向让科技变得更私人化(personal)和好用(accessible)。

与此同时,Ive 还发现了钟表的发展路径就和苹果在个人电脑领域推进的发展很相似。

从前只为向世人告知时间而存在的钟楼,就是一种雄伟却功能单一的“大型主机”。

(图自 MakeMyTrip ITProPortal

后来,诉知时间的工具走入了家庭,成为固定在一个空间里的产品。但是,一个家庭只会有一个钟,这,就和初期个人电脑的地位很像。

(图自marshbeckr 和 Cornell Computer Science

然后,这些钟越变越小,可以让人放到口袋里(怀表),与之对应的,应该就是由个人电脑和手机结合而成,已经成为我们口袋常客的 iPhone。

(图自 Haute Time

很多人都随身带着手机,但它们并不是和你相连的。

最终,时钟落到了我们的手腕上,这和我们想达到的目标,有着非常有趣的关联,我们都能感知到这个联系。

至于在功能上,我们都看见 Apple Watch 在健康功能方面的突破,并成为它其中一个最大优势,据 Ive 介绍,这也符合产品的初衷。

我们早期的重点关注就是从硬件和软件两方面入手,(为 Apple Watch)打下所有和健康功能相关的基础。

自第一支手表诞生以来,它其中一个最主要应用就是去追踪、沟通和鼓励你去做三件事:走动一下、运动一下,和站起来一会儿。

除了可以像爱范儿(微信号 ifanr)何主编一样,借助 Apple Watch 甩掉 20 斤,用户还能用手表检测心率,就糖尿病、心脏病、肾衰竭等情况提前发出警报;而在遇到意外时,手表上的 SOS 求救模式更可能救人一命。

而苹果把用户反馈的这些使用故事,汇集成了 2017 年发布会上播出的一则 Apple Watch 广告。

(图自 Cult of Mac

虽然健康功能既是其中一个初始定位,而且也获得了相当多好评,但它,并不是苹果打造 Apple Watch 目标要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Apple Watch 并不是要冲着解决特定问题而诞生。

我认为,(Apple Watch)并不是要去解决什么特定问题。更多地,它是一种优化,是一个机遇。

你可以选择拿已有功能来评论 Apple Watch,同时,你也可以想象,随时随身带着如此强大的技术能为你带来什么可能。

正当采访人觉得以上说得有点儿虚,进一步询问“具体指什么?”时,不自觉地笑起来的 Ive,抛出了一个仿佛在说“你们都没猜到我们想干什么,反正我不要说,嘿嘿”的回答:

它所代表的机遇是非凡的。当你看不清我们的科技和能力正处于什么状态,但你却知道我们要朝什么方向走的时候,这个情况尤其如此(Apple Watch 蕴含巨大机遇)。

(That the opportunity is phenomenal. Particularly when you don’t understand just where we are today in terms of technology and capability, but where we are headed.)

题图和未标注来源配图均来自 Hodinkee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