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iegogo 宣布入华,通过众筹出海的中国企业在走一条怎样的路?

公司

06-06 10:08

6 月 5 日,众筹平台 Indiegogo 在深圳宣布正式进驻中国,还与 Google 等宣布成立中国品牌出海联盟,想要帮助中国的科技创新企业通过众筹出海。

在被《经济学人》杂志称为“全球硬件首都”的深圳里,除了有华为、大疆、OPPO、一加这些大有名气的中国出海硬件,还隐藏着大量我们所看不到的硬件创业团队以及产品。

而这些隐藏在深圳硬件生态系统里的小公司,他们的产品和用户更多是在海外,尤其是北美和欧洲。

众筹是便捷好用、成本低廉的出海途径

在以华强北为中心、1.5 小时路程为半径的这块土地上,运转着全世界最生机蓬勃的制造业链条——从电子元器件到工业设计,再到加工厂。

《经济学人》杂志在 2014 年初这样评价深圳。如今,珠三角在全球范围内无与伦比的制造能力,依然在为全球的硬件企业提供完整的供应链,高效灵活的生产模式。

2017 年,空客(Airbus)在深圳建立全球第二家创新中心,ARM 与厚安创新基金签署备忘录宣布将在深圳设立有中方控股的合资公司;今年 1 月,Google 在深圳设立与硬件业务相关的办公室。

如果把深圳的硬件制造业比作一个森林,华为、大疆、一加是这片土壤生长出来的大树,这些年陆续入深的空客、ARM、Google 等,是为了获取更多养分而迁徙过来的树木;那么深圳里或零散或聚集的小型硬件团队,就是在树林缝隙之间生长的草本植物。

在深圳华强北商圈附近一个毫不起眼的商住房里,仅有三个成员的硬件创业团队在堆满零部件的办公室住了差不多一年,经历了设计开发、调试迭代,以及跟零部件供应商的讨价环节,他们终于拿到了最新打样的产品。这是很多深圳硬件创业者的缩影。

而这些硬件创业者,如果想要让自己的产品实现小规模的量产并且能够顺利出海,摆在他们面前的选择其实并不多。

为出海产品提供众筹营销服务的 LeMore 已经进入这个行业四年,LeMore 的联合创始人王洋告诉爱范儿(微信:ifanr),国内硬件出海的选择并不多,基本只有下面这四个途径:

寻找线下经销商进行分销;

进驻亚马逊等平台从线上渠道开始;

在海外设立办事处,自己来建立渠道和品牌;

在海外众筹平台发起众筹

然而海外的线下经销商一般不会代理毫无知名度、量产品控不明的产品;亚马逊上的硬件产品竞争已然是一片打着价格战的红海;团队自己动手在海外培育品牌和渠道,十分耗时耗力。

如此排除下来,通过众筹平台出海,几乎成了不少小型硬件创业团队唯一的选择。

通过众筹平台,一款全新的产品可以在短短 30-45 天内,积累好几千的种子用户。

LEMORE 团队这样评价众筹平台作为出海渠道的其中一个优势。

▲小趴智能现有的一款机器人产品

启恒在深圳一家开发和制造竞技格斗机器人的公司「小趴智能」工作,他们计划将一款新型的机器人放上众筹平台,开始产品出海的第一步。启恒认为,将这些比较新颖的产品放在众筹平台上,除了能够凭借平台的流量给产品带来可观的人流,还有这几个重要的原因:

新产品可以获得来自真实客户群体反馈与声音,这很可贵。

众筹平台的用户,对这些产品的容忍度和接受度较高,反馈的积极性也比较高。

此外,由于众筹有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期,这对于团队而言,能够一定程度上缓解时间压力。即使是身处深圳这个巨大的生产材料专业市场,从获取元器件等必要物料,到开模打样,都是需要时间的。

同时,国内开始有越来越多像 LeMore 这样的营销团队,可以为众筹的产品和团队,提供调研策划、视频拍摄、文案撰写、平面设计等一些系列服务。这些服务的费用,一般而言,约占众筹金额的 10%。

高容忍度的种子用户,活跃的用户反馈,众筹平台自带的流量,还能寻找到外包营销的服务。这些因素对于人力和时间都很紧张的小型创业团队而言,众筹就成为了成本低廉、便捷好用的出海途径。

Indiegogo 和 Kickstarter,选哪个?

要想出海触达北美及欧洲的用户,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 这两个全球最大的众筹平台是很多产品的首要选择。

审核严格、精品较多的 Kickstarter

Kickstarter 成立于 2009 年,总部在美国纽约,成立之初是为了让有创造力的人,可以在网络上筹集他们所需的资金进行创业。在 Kickstarter 上,除了有科技类的产品,还有电影、游戏、音乐、设计等各个领域的众筹。

我们不做商业,我们不做非营利组织(NGO),我们是公益企业(Benefits Corporation)。

Kickstarter 的创始人 Yancey Strickler 曾经这样说道。在 2015 年,Kickstarter 宣布改组成为公益企业(Benefit Corporation),不追求企业上市或者出售,认为“很多事情比赚钱更重要”。目前 Kickstarter 已经从超过 1400 万个赞助人手中,募集到超过 37 亿美元,为超过 14 万个创意项目提供了支持。

▲ Kickstarter 已累积众筹 37 亿美元,支持 14 万个项目

Kickstarter 的项目审核、要求,比 Indiegogo 更加严格,比如不能是个人项目、不能使慈善类项目、必须提供产品原型等等。在众筹的执行上,Kickstarter 只提供“全部或者无”的模式,项目若失败则原路退回众筹金额,项目若成功则在扣除 5% 平台费用以及 3%-5% 的手续费后,将筹款转给项目发起人。

2017 年 5 月,Kickstarter 推出了「硬件工作室(Hardware Studio)」计划,为众筹项目提供预算控制、生产方案、供应链管理等协助。该计划的合作伙伴包括著名电子元器件批发商安富利(Avnet),以及提供生产制造、供应链方案的 Dragon Innovation。

流量小些但灵活开放的 Indiegogo

▲ 图片来自 Indiegogo HQ

相比之下,成立于 2008 年的 Indiegogo 就更加灵活开放,对国家地区、身份的限制更少。

今年 4 月,Indiegogo 首席执行官 David Mandelbrot 对外宣布,Indiegogo 成立十年以来在全球筹集的资金已经达到 15 亿美元,平台的收入在 2016-2017 年间上涨了 50%

中国是 Indiegogo 一直很重视的市场。目前该平台 23% 的众筹活动业务来自中国公司,在过去两年中,中国产品在 Indiegogo 上已经筹集了超过 1 亿美元的资金。

▲ Indiegogo 中国项目出海绿色通道页面

Indiegogo 从 2016 年开始在中国进行业务探索,爱范儿还在平台上找到了一个专门为中国项目发起者制作的中文页面,页面上还有为中国项目出海提供的绿色通道。

对于 Indiegogo 入华做了哪些准备,中国区硬件业务负责人 Jean Li 告诉爱范儿(微信:ifanr),平台有来自硅谷等地的工作人员,他们通过对北美市场本土的了解,会为产品出海提供更多及时、有效的调研服务和市场信息。而驻扎在深圳的国内团队,能够为中国企业中文支持。

Jean Li 还说,Indiegogo 会对中国的优秀项目提供资源上的倾斜,比如在线上线下的分销渠道上,会给到更多的推广资源。

Indiegogo 会在企业筹备项目上线之前、之后提供支持。在 Indiegogo 专为中国企业准备的页面中,他们还将自己与 Kickstarter 进行了一轮对比。Indiegogo 在对比中强调,他们会在上线之前,为中国创新者提供美国市场的调研服务、美式平面设计、美式文案撰写、产品拍摄和视频制作服务。

在项目众筹成功后,Indiegogo 还会为产品提供分销渠道,并在去年开设了一家名为 Product Marketplace 的在线商店。不过管理供应商,协助运营海外社交平台这些服务,Kickstarter 也有提供。

而 Kickstarter 曾在 2012 年发文《Kickstarter 不是商店》,以澄清自己不是一家在线商店。去年年底,Indiegogo 推出了 Concierge 计划,为众筹超过 50 万美元的项目提供协助。

两家平台不同的众筹政策下,我们可以看到的对比是:

Kickstarter 的众筹成功率为 35%,Indiegogo 的众筹成功率为 10%-15%。

但如果从投资者的角度看来,将这些数字与风投的成功率对比,即使是 10%-15% 的成功率也算是相对高的了。然而,如果是从普通人看来,参与了一个失败众筹项目的概率依然是不低的。嗯,众筹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小型企业众筹圆梦,传统企业试水转型

从 Indiegogo 上走出来的众筹明星,不得不提音频产品品牌「疯童」(crazybaby)。这个设计驱动的品牌,将创新的工业设计与珠三角的制造相结合,已经在全球拥有不小的品牌知名度。

▲ 磁悬浮音响 Mars by crazybaby,图片来自:疯童

2014 年登陆众筹平台的磁悬浮音响 Mars by crazybaby,筹得 83 万美元,超过众筹目标 6 倍,是 Indiegogo 中国项目支持人数排位第 1 的产品。在 2016 年,无线耳机 Air by crazybaby,在 Indiegogo 上获得了 23270 人,共计 276 万美元的众筹成绩。

2017 年,疯童再次在 Indiegogo 上发起众筹,这次是有十种色彩可选的无线耳机 Air by crazybaby (NANO),获得超过 100 万美元的支持。

▲ 无线耳机 Air by crazybaby 在 Indiegogo 上的众筹成果

可以说,这个品牌凭借众筹平台,共众筹到超过 500 万美元作为充足的种子资金,并且建立起了十几万粉丝的社区。疯童在众筹平台上的光环,也让其在创投、媒体和科技爱好者的圈子内获得曝光。

据悉,Indiegogo 还会为像疯童这样的品牌提供 100 多个分销渠道的支持,为品牌提供集中展示的机会。

疯童的成功,是那些想要通过众筹获得曝光并且出海的团队,所梦寐以求的。但众筹只是一种平台或者说一种方式,有个想法拍个视频也能够上众筹平台,但更重要的,是想法背后,产品的工业设计、制造品质以及营销推广。

在今年 4 月《快公司》的一篇报道中,Indiegogo 表示他们除了在帮助中国的小型企业进行规模扩张,也会与大量的中国公司进行合作。

对于一些国内体量较大的企业而言,众筹是他们对海外市场进行探索的渠道。这个渠道不仅能够快速获取海外用户的意见和反馈,成本也相对低廉。

▲ 派美特旗下的出海蓝牙耳机品牌 PaMu

厦门的耳机厂商派美特,母公司是一家传统的制造型企业,曾经为海内外的硬件品牌提供代工服务。今年 3 月,派美特在 Indiegogo 上为新的蓝牙耳机品牌 PaMu 进行众筹。在项目上线的当天,就以超过 93 万美元的金额完成众筹。

PaMu 在 Indiegogo 上的表现,及其随后在 CES 2018 上发布的状况,让派美特开始了传统制造业的转型。据悉,他们已经开始在海外成立新团队,将企业的重心专业到海外业务。

包括孩之宝、美泰、辉瑞、宝洁、三星、索尼和联合利华等在内的 36 家大公司,已经开始与 Indiegogo 达成合作,在众筹平台上发布新产品进行宣传。比如,索尼的 KOOV 机器人工具包,Bose 的隔音睡眠布。

走上众筹平台这个选择也有些无奈

国内的硬件初创团队喜欢通过众筹出海,不少创投也对众筹项目保持关注,想要借此挑选出优秀的种子选手。同时创投基金也开始与众筹平台合作。

▲ 图片来自 HAX

2011 年,著名的硬件孵化器 HAX 在深圳创立,那时候名字还叫 Haxlr8r,近些年来,HAX 已经成为全球众筹领域最活跃的投资者之一。

2016 年, HAX 的合伙人 Benjamin Joffe 在一次演讲中曾提到了为什么有技术的小型企业,会在中国国内几乎没有生存的空间,在选择出海了以后往往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

他认为是「小米化」在扼杀国内的技术创新。小米的硬件生态链推出了很多价格低廉、受到消费者欢迎的智能硬件产品,但在 Joffe 看来:

对消费者来是好事,但从长期看来,小米对企业、市场都是有伤害的,因为它在利用低价竞争来避免技术竞争,使得其他企业没有办法去竞争创新。

因此在 HAX 看来,国内初创企业通常会避开高技术的类别,寻求那些能够获得快速盈利、更快的回报的方式。

HAX 确实说出了不少国内硬件创客的心声。虽说中国有着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并且有着国内创业团队更加熟悉的用户群体。但与其要费劲心思应对山寨、抄袭,面临竞争对手的价格打压,还不如前往对待硬件产品更加成熟的海外市场。

国内也有京东众筹和淘宝众筹,但国内用户对产品的等待期容忍有限,京东更是要求商家需要在众筹完成后一个月内发货,如此看来,这应该叫做预售,而不是众筹。

相比而言,那些奇趣小巧的硬件产品出海后,不仅在北美等地区能够买到更高的价格,而且用户也更加纯粹,他们愿意为了一个产品等待更久。

总而言之,Indiegogo 和 Kickstarter 为主的海外众筹平台,对于大众消费者而言依然是一个需要考眼力淘尖货的地方,然而它们也成为传统企业试水转型,小型硬件企业出海谋生的的便捷道路。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