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PO Find丨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产品

06-07 21:38

人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这本来挺矫情的话用在即将发布的 OPPO Find X 上倒是贴切。6 月 1 日,OPPO 突然在官方微博放出了 OPPO Find X 的海报。

OPPO 在这条微博里说:“久等了。”

这一等是多久?从 2014 年 3 月 19 日 Find 7 发布,到 Find X 今年 6 月 19 日的发布日,中间隔着 4 年 3 个月,都足够一个高考生大学毕业再实习再转正成为一个纹上小猪佩奇的社会人。

四年前大家都很严肃认真和谨慎,关心渐冻症患者,在网上和线下接力起 “冰桶挑战”;认真地讨论比特币会不会跌倒 50 美元以下;关心在非洲肆掠的埃博拉疫情,最戏谑的话题是索契冬奥会开幕式上的乌龙,以及 Flappy Bird 这款游戏的爆火。

直到最有名的渐冻症患者去世,比特币涨到上万美元,世界杯又要开一届,王者荣耀都没人讨论了,Find 新旗舰还是没出。

而这四年间,OPPO 可能是唯一一家不出真旗舰机而走上人生巅峰的智能手机厂商,甚至它在今年 Q1 成为国内出货最大的手机品牌(赛诺数据)。

既然时代剧变,骁龙 660 可以流畅地玩游戏,刘海屏和双摄都下放到千元机,iOS 和 Android 系统都开始小修小补,是不是说,国内出货数一数二的 OPPO 完全可以不需要 Find 旗舰机了呢?

答案在风中飘扬。

叶底藏花一度,梦中踏雪几回

Find 四年不在江湖,但是它的传说不曾消逝。在爱范儿关于 Find X 即将发布的新闻下面,有个读者这么评论:

OPPO Find X
足足等了四年有余
前女友都早为人妻
如果可以再来一遍
我定与她携手等待

希望你过得好
但别让我知道

有的人吧,久别不敢重逢,不过手机显然不是这样,久别之后,确实还挺想重逢的。

▲  OPPO Finder

当然也有人因为买过当时全球最薄的 Finder 手机而骄傲,还有人表示对 OPPO 的好感都是当年 Find 系列给的。

至于我,已经记不清采访 OPPO 副总裁吴强有多少次了,每一次必定会问到的问题就是:Find 系列还会有吗?

得到的答案也都大同小异:有,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来。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一种奇特现象,R 系列机型每发布一次,人们就会问,Find 系列还在吗?并且看起来人们的耐心在这个问题上相当执着,不会因为 4 年等待就放弃提问,反而时间越久,好奇心越重,记忆也越发深刻。

有人说,肯定是 Find 系列定位高端,卖不动赚不了钱,OPPO 把他砍掉了。

▲  OPPO Find 5

实际上,OPPO 告诉爱范儿,Find 5 和 Find 7 的销量都超过了 200 万,购买过两台或以上 Find 产品的用户超过 90 万人,在当时的市场下,这个成绩相当优异。直到今天,还有超过 50 万人在使用 Find 手机。

OPPO 内部人士甚至还对爱范儿说了这么一句话:

真正有粉丝的手机厂商很少,但 Find 系列是真的有 “粉丝”,或者应该说,是同道者。

正如那位读者所说,他对 OPPO 的好感都是 Find 系列给的。

人们记得 Find 系列的原因有很多,比如 Find 7 的 2K 屏幕或者天际线呼吸灯,Find 5 让人一见倾心的息屏美学,Finder 的全球最薄等等,但无一例外,是由于机器本身。在 “没有设计就是最好的设计” 的时代,Find 系列是难得有设计哲学或者设计理念的手机系列。

以 Find 为名的设备不多,仅有 5 款,2012 年就发了三款,迄今最被人熟知的,还是 Find 7 和 Find 5,于时间而言,是有些叶底藏花的感觉,不过念着的人和次数,却真的不少。

一约既定,万山难阻

2014 年 3 月,Find 7 发布会上,产品经理 Louis 第一次站在台上发布自己担任产品经理的产品。同时这也是另外一个开始,离开北京 798 园区发布会现场的 Louis 回到深圳 OPPO 办公室,马上开始了 Find 9 的设计研发工作。

是的,Find 7 之后,OPPO 就开始新旗舰的研发,同时 OPPO 又有以旋转摄像头为卖点的 N 系列问世。

也不是所有的开始都有结束,Find 7 之后的新旗舰比想象中还要难产许多,Find 9 这款机型真的存在过,存在于 Louis 的案头图纸上,存在于实验室的原型机上,但直到 Louis 被调往其他岗位,Find 9 都还没面世。

在 Find 旗舰缺席的四年里,OPPO 内部主导或深度参与过 Find 新一代产品的产品经理有 4 人,这些人中,有的后来成为 R 系列产品经理,有的已经换岗,甚至有的已经离开公司。

而即将在巴黎发布的 Find X,始于 2017 年 3 月,整个的设计研发周期迄今已经 1 年 3 个月。要知道业内手机研发的平均周期是 6 个月。

当然,这 4 年间,关于 Find 旗舰并不是完全没有消息,偶尔总会有些原型机和概念图出现在网络上,只是在 OPPO 官方这边没有真正承认过。相比于爆料和拉预期成风的业界,OPPO 这种行为就有些像文人袁枚所写的那样:

爱好由来着笔难,一诗千改始心安。

对于 OPPO 来说,6 月 1 日发布预热海报就是 “心安”,但这四年的时间里,多的是 “一诗千改” 这样的探索和纠结。

也正是,关于一款旗舰的 “一约既定”,过程中也只能 “万山难阻”。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吴强在微博上说:

OPPO Find X 中的 “X”,X 两个笔画,分别代表艺术与科技,在 X 中有了完美交汇点。

OPPO 是这么对爱范儿说的:

Find 系列承载着 OPPO 对未来旗舰的探索,这个系列的产品不受到市场节奏的干扰,如果足够完美,我们就推出,如果还不够好,那我们就不推出。

这句话也大概说明了,为什么 Find 旗舰久别才重逢,它和一年一机的节奏毫无关系,外界日历的翻动对它毫无影响,它有自己的节奏,面世之前,得先对自己负责。

为什么是现在?关于 Find X 的成品,OPPO 这个时候表现出了强烈的自信:

我们终于创造了足够惊艳甚至是超越想象的产品设计,同时我们具备了领先于行业并且能大幅改善消费者使用体验的创新技术。当然,也少不了合作伙伴对我们的支持,Find 是我们之间无言的默契。

在 Find 5 上,科技是 1080P 屏幕,艺术是熄屏美学;在 Find 7 上,科技是 VOOC 闪充和 2K 屏幕,艺术是天际线呼吸灯。

▲  OPPO Find 7

虽然说四年没出 Find 旗舰,但是这四年间,OPPO 对外放出了不少的创新技术,比如 Super VOOC 超级闪充能 15 分钟充满一部 2500mAh 电池的手机,完全可以说 “充电五分钟,通话十小时”。

还有 5 倍潜望式无损变焦双摄,以及前不久公布的 3D 结构光技术。除了 3D 结构光几乎可以确认用在 Find X 之外,我们还不清楚 Find X 究竟是怎样,但至少,OPPO 明面上的手牌真的不错,就看会不会在 Find X 一把打出,在哪里打出。

曾经 OPPO 在 798 艺术区发布了 Find 7,作为暌违四年之作,Find X 需要一个同样合适的出生地。

OPPO 副总裁吴强在一条久违的长微博中提到:

卢浮宫的设计师贝聿铭说 “它预示着未来”,建筑界的评价是 “它是现代艺术风格的佳作,也是运用现代科学技术的独特尝试”,我想,没有其他地方能比这里更适合 Find X 的发布。

卢浮宫的玻璃金字塔是华人建筑师贝聿铭的作品。一个华人建筑师在法国实现了伟大的作品,东西方在艺术的领域模糊了国界。这与 OPPO Find X 选择在法国开始它的征程,似乎有着微妙的通感。

▲OPPO Find

回到 Find 系列的开始,2011 年,侧滑键盘的 Find 手机作为 OPPO 的第一款智能手机面世,当时为这款手机拍摄广告的是好莱坞巨星莱昂纳多 · 迪卡普里奥,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小李子。

这位和达芬奇同名的美国演员成名极早,在 1994 年就获得了第一个奥斯卡提名,然而,直到 2016 年他才拿到属于自己的第一个小金人。

这当中的起点和终点都是谈资语料,过程却要么被戏谑要么被遗忘,对于小李子来说,《不一样的天空》和《荒野猎人》之间并不是空白,每一次更接近小金人的尝试都有意义,我们不能否定掉《血钻》、《飞行家》和《华尔街之狼》的价值。每一步,都算数。正如 Find 缺席的这四年间,每一次努力,都是为了再次见面的不辜负。

无论怎么解读这个 “久别重逢”,是外人 “叶底藏花” 的一眼惊艳和迷情,是内部 “一约既定” 的探索和阻扰,总归内外都是念念不忘,也终于等到了回响。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爱范儿,让未来触手可及。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