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MathDash:优秀学生创业团队是如何炼成的?

MathDash 是 2012 年微软“创新杯” Windows Phone 游戏设计第一名获奖作品。来自美国 Drexel University 的三个小伙子出身寒门,但优秀的作品、认真刻苦准备的 Presentation、仿乔布斯 Keynote 风格的现场演示,让他们成为悉尼的明星。在 7 月 10 日比赛结果公布前,我 7 月 7 日听过第一回合的 Presentation 就对这个团队产生了兴趣,并在次日约了他们进行采访。采访过程由中国参赛团队 Xight 组员杨吉协作完成,她对这一次采访经历的评价是“非常有趣”。在长达 100 分钟的采访中,我们和 MathDash 的三个小伙子聊到了他们的产品、悉尼的赛事、美国学生的创新,及他们身边的中国人,等等。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采访经历,源于微软“创新杯”赛事,又不限于赛事本身。

下图从左至右依次为:Frank Lee(导师),Matthew Lesnak(Matt),Keith Ayers(Keith Ayers),N.Taylor Mullen Taylor(N.Taylor),杨吉。感谢杨吉整理采访录音!

#1 MathDash 是什么?

ifanr:MathDash 是什么样的产品?

Matt:  MathDash 是一个数学教育应用,旨在帮助增强学生基本数学计算能力。数学教育在世界范围内比较落后,有些国家有高达 3% 学生不能完成基本数学计算;甚至在较发达国家中,世界上只有 9 个国家的四年级学生数学成绩优秀率达到 15%。数学是一门基础学科,我们的应用重在向学生们普及基本数学计算的概念,让他们较早打下扎实的数学基础.

ifanr: 我们看到 MathDash 是基于 Windows Phone 平台开发的, 你们有在 iOS 和 Android 平台上开发的计划吗?

Keith:在“创新杯”比赛中,我们的项目是基于 Windows Phone 的。我们希望 MathDash 能有更大的影响力,未来能在更多的设备上运行,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基于 iOS 平台的开发。为了能让更多的学生和老师从中收益,未来我们还将基于 PC 开发.

ifanr:有时间表吗?

Matt:目前还没有。我们计划在美国成立公司,当政府批准公司成立后,我们会发布基于 Windows Phone 的项目。对于向其他平台扩展,如果我们能利用现有的基础和框架,这不会很难;但如果我们需要重新开发,将会需要一段时间。

ifanr:产品进化方面呢,有什么打算?

N. Taylor:目前的项目是单玩家版本,我们希望做多玩家版本;现在比赛的版本,也需要进一步完善。

导师:现在 MathDash 单机项目,我们希望未来用户能和朋友、亲人比赛玩这款游戏,比如通过 Facebook 这样的社交网络,全世界的人们一同竞争,获得游戏的乐趣。

 ifanr:这是创业项目还是为了参加比赛的项目?

Matt: 两者都有,做这个项目的想法在比赛前就诞生了, 刚开始做了 PC 版本的原型,创新杯促使我们集中精力开发手机移动版本。我们团队三人都是今年的毕业生,都被微软录取了,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项目的终止。对于这个项目,我们已经开始着手成立公司创业。

ifanr:你们的产品已经很成熟了,如何考虑商业模式?

N.Taylor:我们也在考虑这个,现阶段,我们希望通过 App Store 盈利。长远来看,我们想和学校合作,让尽量多的学生使用。

Keith:与学校合作,我们指让 MathDash 成为教学课程的一部分。这样的话,老师将不再布置学生做数学题,而是让学生玩 15 分钟的 MathDash。

Matt:我们加入数据追踪技术,让每个老师知道学生玩游戏的情况;我们通过学生玩游戏的情况提供个性化的反馈,以此来提高数学教育水平。

导师: 仅仅作为 app 来盈利是不够的,因为这取件于下载数量。更好的模式是通过与学校合作,让 MathDash 成为教学的一部分;同时让学生不觉得是一种强制任务,而是他们希望来玩这款游戏。作为 app 盈利和与学校合作都是他们商业计划的一部分。

 

#2 聊聊微软创新杯及 Presentation

ifanr:你们怎么看待微软“创新杯”?

Matt:全国总决赛和全球总决赛都是非常棒的经历,不仅仅是让我们致力于我们的项目,同时能让我们从教授和业界那里获得宝贵的反馈,让我们思考我们从前没有想过的问题。

导师:从这届和历届的游戏设计组项目来看,我认为我们的项目是唯一一个像软件设计项目那样可以解决实际问题的(Frank Lee 曾经是创新杯的评委)。其他的游戏只是在提高人们的意识的层面上,比如提高环保意识,但无法解决环保问题。我们的项目能让人们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提高数学水平,这是在解决数学教育的实际问题。

(MathDash 团队从第一轮晋级到第二轮)

ifanr: 你们是怎么获得美国总决赛第一名的?

导师:其他的游戏只是提高人们的意识,比如让人们获得环保,健康方面的事实,但并没有解决问题;而我们能够解决实际问题。我想评委看到了 MathDash 和其他游戏的区别.

N.Taylor:这并不是说其他项目的主题不好,比如垃圾排放问题明显是世界棘手问题,但如何解决垃圾排放问题才是更最重要的。我们的项目发现了问题,并且提供了解决办法。当人们拿起手机玩这款游戏时,就是在解决问题了。

导师:很多经典游戏,人们都是反复在玩。我们的游戏也能够吸引人们反复的玩。

ifanr:去年创新杯总决赛是在纽约举行的,你们参加了么?今年作为参赛团队,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Matt:去年没有参加,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创新杯。

导师:去年,我是欧洲赛区和美国赛区的裁判。今年我是 Xbox 组的裁判——显然不会是 Phone 组的裁判。我认为以前的游戏没有真正解决实际问题,这次我们希望让大家看到游戏能够解决问题。美国区的评委看到了这一点,希望总决赛的评委也能够看到(此段采访发生在第一轮 Presentation 结束之后,第二轮 Presentation 之前)。

 

#3 优秀演讲如何锻炼而来

ifanr:你们的 Presentation准备了多久?

Matt:我们去年 9 月份开始开发游戏,presentation 的准备是在备战美国决赛时进行的,在决赛前我们花了 2 个月准备 presentation。此外,我们又花了 1 个半月,对美国决赛的 presentation 进行修改完善,来准备悉尼总决赛的 presentation。

ifanr:我看到你们演示现场三人分工明确,演讲稿也背得很熟练。怎么想到三个人轮流讲的方式,平时在学校常用这种方式还是为了演讲特意排练的?

N.Taylor:我们每个人都为比赛贡献了很多,这种方式讲也让评委看到,我们都非常了解这个项目,都为这个项目投入了很多。

Matt:在开发时,我们有各种的分工,比如教育方面、技术、开发等。 这种方式演讲让我们不只了解各自负责的部分,还让我们了解其他成员的部分。这样,我们能够更好地回答评委的问题。

导师:他们是同等的伙伴,每个人为比赛贡献了同样多的部分。他们共同完成这个项目的,所以他们也共同演讲。

ifanr:我注意到你们演讲时的气场非常强,这种气场怎么锻炼出来的?

Keith:我们大量的练习,导师对我们有很多的帮助

Matt:导师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因为他曾经是评委,所以他知道评委希望看到什么内容。制作一个孩子玩游戏的视频非常有用,通过视频让评委看到,我们的游戏孩子们确实玩过,让评委看到孩子们对游戏的反应。这样将展示从语言获得信息层面提升到让评委能真正看到体会到的层面

导师:我很喜欢 TED 的演讲,刚开始我让他们看 TED 的演讲,学习 TED 演讲者的演讲方式。另一方面,许多人仅仅将展示看成信息的传达,但我把展示看成是一个故事:有开头、高潮、结尾。我很欣赏乔布斯的演讲,乔布斯和许多 TED 演讲者也是这种方式。所以我让他们把展示看成一个有高潮的故事。在过去一年中,我和他们每周见一面,讨论代码、演讲、准备美国区比赛等。比如,在今天的演讲之前(第二轮 presentation),我们就演练过三遍,修改完善。我很高兴你夸奖他们演讲的气场,他们都为讲好这个故事付出了很多。

(MathDash 演示用 PPT 极其简洁,其导师 Frank Lee 是乔布斯粉丝)

ifanr: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习 TED 的演讲?

Mentor:我时不时地看 TED 演讲,在看 TED 演讲之前,我是一个苹果迷,我很喜欢乔布斯的演讲。他的演讲和 TED 演讲一样重在讲故事,而不像商业演讲那样讲授数据和事实,比较枯燥。

ifanr:在老师教你们前,你们知道这种演讲方式吗?

N. Taylor:我们并没有很多经验,虽然在学校很多演讲,但主要是通过准备美国赛区的比赛提高了演讲技能,学习了演讲技巧,随着我们一轮轮的晋级,我们的演讲技能在逐渐提高。

ifanr:在美国参加微软创新杯这种比赛的锻炼机会多吗? 

Matt:地方性的小型比赛有许多,但像创新杯这样大规模的比赛并不多。

N. Taylor:之前我们很少参加这种比赛,我希望我们参加过很多这样的比赛,或许对这次创新杯比赛有帮助。

导师:事实上有很多比赛,但是老师不能强迫学生参加比赛。例如 IGF 在美国,在全球都是很好的一个游戏比赛,但我不能强迫我的学生参加,需要他们自己有动力参加。如果这次他们在创新杯中取得好成绩,今后参加比赛的学生将会变多。

Keith:参加比赛是由很多因素决定的,不同的比赛看重不同的东西,例如在 IGF 中取得好成绩比较困难,除非你的游戏拥有技术上的创新或者设计得非常棒。你需要有一个明确的想法;除了想法外,还需要有一个很好的时机。例如,有时你需要为一个项目投入连续几个月的时间,但在大学里,并不是总能投入这么多时间的。所以,时机、动力、合适的团队都很重要,这些因素都需要考虑进来,参加一个比赛并不容易,在我们大三这年,这些因素都满足,因此我们参加了创新杯。

导师:更多的学生关心他们的学业和成绩,让他们看到参加比赛比学习考出好成绩更有收获并不容易。

Matt:参加这次比赛对我们的学业有负面影响,我们一直被灌输要获得一个好成绩,但实际上参加比赛比以一个更高的 GPA 毕业对我们更加有帮助。这次比赛的经历也推翻了传统的只获得好成绩的教育理念。

 

#4 美国学生的独立精神

ifanr:美国学生的独立精神是怎样的?

导师:我 10 岁从韩国来到美国,我对韩国文化比较了解,我想韩国的文化和中国类似。在韩国,学生听从老师的话意见,听从大多数人的意见。在韩国,不管我说得对不对,学生都服从,不会质疑。而在这次带队中,我们只是合作关系,每个人都是提出自己观念的独立思考者。他们对我意见的认同仅在于我曾是评委,经验更多,但如果他们强烈要求实现某个想法,我会听从他们的,因为这是他们的项目。我想这种差异与他们的独立思考能力,独立精神有关系。

Keith:有时我们独立的精神让我们意见不合,影响进度;有时,我们各自独立思考,能够想出很好的方案,能够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

N.Taylor:独立精神让我们对这个项目抱有很大的激情。我们希望自己对项目的想法能够实现,希望能为项目贡献自己最大的力量,这种独立精神这种激情促使我们更加努力地投入项目中。

ifanr:你们怎么看待社会实践与学业的关系?

N. Taylor:Drexel 大学让我们知道了教育的核心组成部分,学习了核心教育课程后,我们可以独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学我们想学的东西。

Matt:Drexel 大学的课程安排较紧。在美国,4 到 5 个月为一学期,而 Drexel 只用 10 周学习同样的课程内容,这使我们社会实践的时间较少。

导师:Drexel 的独特之处在于它是美国为数不多地提供实习机会的学校。比如,计算机专业,学生通常是 4 年毕业。而 Drexel 的毕业生需要 5 年时间,因为他们要完成为期 3 至 6 个月的全职实习。比如,他们去微软实习 6 个月,去亚马逊实习 6 个月,这样当他们毕业时,就有一年半的工作经验——学生必须有这样的实习经验才能毕业。 Drexel 与当地的公司有紧密的合作关系,因此能将学生送出去实习。这样的实习非常好,当学生实习回来后,他们变得更加成熟,他们更加熟悉“最后期限”,因为在公司实习,他们需要按时完成任务,否则就会被炒鱿鱼。90% 的毕业生能获得全职工作。60% 的毕业生通过实习活动全职工作(Matt、Taylor、Keith 三人是通过申请、面试等环节获得微软全职工作的)。

(2012 年微软创新杯现场)

ifanr: 学校对这个活动的支持力度有多大?

Matt:学校通常对学生的支持力度很大,他们借我们摄像机拍视频,他们帮我们参加比赛做宣传。

ifanr:父母对对你们的支持呢?

Keith:我的父母为我能上大学感到很高兴。我来自一个偏远地区的小家庭,家里没有人受过教育,我能上大学就让父母很自豪了,更别说参加这次创新杯。我的父母自己负债来支付我上学的费用,这次创新杯他们全力支持我,保证我旅途安全,保证我有我需要的物品等。

N. Taylor:他们希望竭尽能力帮助我,他们非常支持我。

Matt:我的父母对我所做的事情一向非常支持,我来自中西部的一个小镇,通常人们就上当地的学校,我去离家乡 8 小时车程远的地方上学,他们非常为我自豪,非常支持我。当他们知道创新杯时,虽然他们能做的不多,但他们非常希望能帮助我。他们支持我去 Drexel 读书,也让我有了机会参加这次创新杯。

ifanr:你们父母来悉尼了么?

All:没有,我们的父母想来悉尼,但是无法支付费用。

 

#5 谈设计:什么才可以称得上“美”?

ifanr:你们的 PPT 做得很简洁和美观,你们在这上面花了多少时间,值么?

Matt:我们没有使用 PowerPoint,我们使用的是 impress.js 软件,它是 javaScript,html 和 css 的幻灯片。我们用了 2 到 3 个月的时间,和其它工作一同完成,在幻灯片上每周花 20 小时时间。当然值啦!

ifanr:你们对幻灯片“美”的看法怎样?

N. Taylor:TED 演讲的 slide 都很美,他们的图片注重视觉效果。我们花了很多功夫找到合适的图片,合适的摆放结构。我们希望通过图片能够精确地表达我们的意思。

导师:我看重美学的纯洁性。比如说,你看我们的游戏,所有的部分都于游戏有关,无关的东西都被摈弃了;我们的幻灯片,所有的图片、文字字都与所要讲的故事有关,与故事无关的部分都将被排除。我是苹果的粉丝,苹果产品的设计体现了美学的纯洁性,无关的不重要的东西都被设计师摈弃了。对我来说,精简纯洁就是美。

ifanr:你们产品设计得很漂亮。从这点来看,你们满意吗?

N.Taylor:这次比赛作品的设计,我们很自豪。但 Photoshop 不是我们擅长的部分,我们的设计还需要改进,比如与美工专业的人合作,将产品设计得更好。这次作品 90% 的设计都是我们自己完成的。

(导师:我们有美工人员,但美工人员不与我们合作,不能按要求完成我们的任务)

Keith:我们将他踢出了团队,美工人员很不满,他不允许我们使用他之前设计的图像。我们需要重头开始设计,我们需要在三天内学会 photoshop 完成美工设计。

Matt:Keith 和我有 photoshop 的学习经历,我们必须 3 天内完成了美工设计。

导师:之前,他们都不认为自己是美工专家,并不是他们想设计,而是他们必须完成美工设计。因为那时已经没有选择了,“必要性是发明之母。”我认为他们设计的比美工人员更好,这个经历体现了他们的激情,他们非常在乎这个项目,他们希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最好的设计。(三天内, 他们几乎没有睡觉。他们给美工一个月的时间设计游戏,但离比赛前一个星期还没有设计出来,所以将他踢出了。)

ifanr:两轮的比赛,你们得到了怎样的反馈?

Matt:我们只有第一轮的反馈,反馈非常好,评委非常喜欢这个游戏。(第二轮展示中,评委太着迷于游戏,只留下了 2 分半钟提问)

他们提出来我们在展示中没提到的建议,比如让我们考虑如何打开市场,让更多的学生玩这款游戏。他们好奇,我们如何从用户玩游戏过程中获得数据来进行分析。我希望评委评分时将哪个队能真正解决实际问题放到首位。(当时比赛结果还没公布,他们渴望得奖)

Mentor:我们希望评委看到我们能实际解决问题,其中一个评论是:“你们的游戏是最切合创新杯的主题的”。就算脱离教育的主旨,MathDash 也是一款非常有趣的游戏,我担心评委太关注游戏的复杂性、华丽性。其他的游戏,人们玩了后不会想继续玩,MathDash使人反复玩。

ifanr:老师在项目中起了多大作用?

Matt: 老师在提供总体指导和展示方面非常有帮助.

Keith: 我们和导师合作完成项目,很难计算他具体贡献了多少,哪些部分是导师贡献的。每次我们完成了一个功能后会得到导师的反馈,改进,他给我们反馈,我们改进, 想出更好的方案……这样循环下去,完成这个项目。

N. Taylor:没有任何一个人都努力,都不能完成这个项目。

Mentor:在项目时间上,我进行安排。一年中,我每周见一次队长 Matt,和他讨论。我们4人都是项目中的一部分,都付出了同样多。事实上,在中国和韩国,通常是老师指导,学生按老师的指导做。在美国,也有些教授这样做;但通常是教授和学生合作。我偏向与学生合作,当学生工作得很好时,我会站在一边,任凭他们做;当他们做得不够好时,我会提出反馈和意见,这就是我的角色。

 

#6 聊创业氛围及创业计划

ifanr:你们的学校的学生喜欢创业吗?

Keith:喜欢。我认识一些学生创立游戏公司。但目前 Drexel 还没有人是我们成功创业的模范,我们还在探索我们想要什么、怎样运营公司等。

Mentor:创业的观念模式在美国西部更加显著,因为硅谷的原因。在 Drexel 大学(座落于美国东北部的费城)不是那么明显。我鼓励大学生创业,因为创业避免不了失败,作为大学新生,即使失败还在校园,还有机会从头再来。我希望他们在大学阶段经历失败而不是在毕业后,因为毕业后他们有挣钱的压力,他们不如大学生愿意冒险。

如果在 Drexel 有学生创业获得成功,选择创业的人数会增多。但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特别成功的创业例子。

ifanr: 目前创业的人数不多, 大多数人还是找工作,是么?

导师:是这样的。因此,我鼓励学生从大一开始创业,而不是从大三开始。大三学生需要考虑毕业和就业,而大一的学生可以开发游戏,大二发布到 appstore 上。对于毕业生,我鼓励他们至少工作 2 年再创业;在 2 年中,他们可以建立人脉网络。等到创业时,就可以找到合适的人一同创业,对大一新生来说,应该马上创业,因为他们有 4、5 年的时间失败再来。

ifanr:你们都准备在微软工作了。在微软工作2年后,你们会创业么?

All:最终会创业的。

#7 聊中国学生及美国创业环境

ifanr:为什么团队名称为 Drexel Dragon,是因为你们喜欢中国吗?

All:这是我们的校徽,我们学校的校徽是一条龙。

ifanr: 你们的学校的中国学生多么?怎么看待周围的中国学生?

N.Taylor:他们喜欢和中国学生呆在一起。

Matt:他们都是普通学生,和来自世界各国的学生一样。

ifanr:你们去过中国么,你们想象中的中国怎样的?

All:没有

N.Taylor:我非常喜欢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文化源远流长。虽然我不能告诉你为什么喜欢,但我觉得中国文化很吸引我,中国我是最想去的国家。

Keith:我通常比较宅,不太喜欢旅游,在美国也没去很远的地方旅游。创新杯是我第一次出国,也让我意识到我需要到不同的地方旅游,探索体验不同地方的文化,我也希望去中国。

Matt:我觉得中国的历史和文化非常有意思,我希望能有机会去中国了解更多,亲身体验。

ifanr: 纽约在科技创业环境建设方面发展很迅速,它的地位目前仅次于硅谷,他们也在迎头赶上。你们怎样看待纽约和硅谷的创业环境?如果你们开始创立自己的公司,会建在哪里?

N. Taylor:在哪都行。

导师:很显然,硅谷是基准、是参考标准,纽约在赶上。如 Facebook 去年在纽约设立办公室。就移动移动而言,应用程序在哪都能被下载,所以公司地点不一定局限于纽约或硅谷。我认为,硅谷的风投资金较多,而纽约的风投较少;创业还需要考虑人力资源,硅谷人力资源较丰富,但竞争也同样激烈。这需要一个权衡,纽约确实在赶上,但就游戏创业而言,还是不如硅谷。

Keith:纽约是个大都市,很多重要事情在纽约发生,纽约是创业的好地方。但个人而言,我偏向于在西部创业,无论在不在硅谷。我认为西部更加愿意接受科技、接受变化,科技方面的信息更加及时。我坚信要减少完成一件事的成本或者提高效率,必须依赖科技。在硅谷,很多人懂科技、在使用科技,这个环境已经形成。

 

黄龙中

热爱设备,对数据敏感,崇尚新闻专业主义。致力于90度栏目建设。

已有 1 个评论

回复

登入为 退出 »

为何看不到我发布的评论?

    MX4 上手试玩

     

    最近评论

    • Loading...

    热门文章

    加载中......

    轻量、专注的消息,关注移动互联网、创投、智能设备的新鲜资讯。需各种邀请码,也请加入列表。

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