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0-7-15 08:15

我们为何要 Check In:人们使用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网络的原因

By Marshall Kirkpatrick  from ReadWriteWeb | jim and baryn 译, logout 校,转载请注明 ifanr.com 译文链接

FoursquareGowalla 等服务能让人们轻松地在网上标注自己所处地理位置。不过我们有个疑问——他们想通过这些服务做些什么?

Foursquare 才开放了 15 个月,现在每周增长 10 万新用户。Facebook 也明确表示自己的位置服务已经准备就绪,即将发布。是什么促使用户把自己在真实世界里的位置,暴露在网络上?我们试着去探索这些行为背后的答案。

服务各有不同

当然,各家地理位置服务本质上差别很大。举例来说,Nick Bicanic 创办的 EchoEcho 是项非常“朴素”的服务,它让你的朋友知道你在哪儿,强调突出极致易用性。而 OK Magazine 新推出的名人地理位置跟踪程序代表的可能是另一种极端。

大部分与我们分享使用体验的人所用的都是些用户群较大的应用:Foursquare、Gowalla、Google Latitude、BrightKite。现实世界中的商业公司给这些服务提供了一些有趣的应用。(这个链接里有 21 个例子——赠送食品、服务等等)

这些数字显示的是一些群体活动,但个人一开始为何要参加这种活动?原因因人而异,受感情色彩所影响。如果移动折扣券遍地开花、人们能通过地理位置服务省下一些开支,这些服务会大热吗?或许吧,但现在显然已经有了一些其它的奖励方式。

意外发现与联系

来自旧金山的企业家 Pat Diven 使用地理位置社交网络的理由可能是大家最熟悉的。他在 Foursquare 上 Check in 了 400 多次,地点包括 Blogger 大会 WorldCamp,在一家苹果专卖店超过 3 次,也在 20 多家不同的比萨店里 Check in 过。他的 Plancast 帐号,不仅记录了他的位置,还记录了他的下一步计划,表明这家伙既喜欢科技大会也喜欢在 Big Sur 野营、去乡下参加啤酒、音乐聚会。

“我使用位置服务是为了和城市里相识的人见面”,他在 Twitter 上说道,“已经成功了几次”。Diven 提了一个见多识广的社交网络用户普遍关心的问题“希望快点带来更多的细节控制”。他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个活跃的人,向公众暴露大量的活动信息,同时在用其它服务时也有完全私人的帐号。

尽管如此,Diven 已经暴露了不少个人信息,我从网上可以看到他喜欢做什么——关于这个文章我也没有直接跟他交谈,只是在 twitter 上跟他简单交流一下。他使用位置服务已经时间很长了(他的 Twitter 帐号 有3 年之久),他认为一定程度的暴露信息对他是有益处的。

美国剑桥的一家科技实验公司的 CEO Shava Nerad 对通过位置服务联系他人有不同的看法。她说,对自己来说这很简单,“我有朋友在咖啡店工作,我们想要自发地碰头来协调工作,其它的对我来说毫无意义”,这是她周六傍晚她用 iPhone 发的 tweet。

Nerad 在 Foursqare 的公开历史不算长——不过她曾经因为在某个凌晨三点 Check in 而获得一个 Badge。显然那不完全是为了工作。

波特兰的咨询师 Mike M. 说他是用位置服务是为了追踪别人而不是与之见面。他儿子在急救部门工作,Mr. M 用 Google Latitude 来跟踪他。“我希望他平安”。(我称他为Mr. M. 因为我不想他的儿子惹上麻烦)

通过位置服务追踪医疗相关人员?这种情况让很多人反思。一些同类追踪技术已经用在医疗领域,引来了大量关于病人隐私的质疑。但是消费领域有所不同。上周我向我的牙医展示了 Foursquare 和我同时在她办公室 Check in 的人。她的第一反应是 HIPPA 法案(联邦健康保险流通与责任法案,这个法案对健康相关数据的安全和隐私做了规定)。她认为没人能阻止病人自己暴露位置信息;她只是无法告诉我是否认识这 些人。

人与人之间联系方面的一个更直接的例子是我妻子上周在 Facebook 的评论。当时她回到家里,而我已经外出了,我在一家咖啡店 Check in,然后将这个信息更新到了 Facebook,她评论说“你在那儿啊!我正在想你到哪儿去了”。

为了获胜

许多受人欢迎的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服务以游戏的形式出现。如果用户去新地点或者去很多地点,他们就给用户一些点数,然后和用户的朋友进行比对。这会带来更多的 Check in 吗?会激发人们去更多的地点吗?

答案似乎是肯定的。纽约市一位已为人母的作家、社交媒体顾问 Tamr Weinberg 说:“人们对 Badge 概念的意见不尽相同,但是我觉得追踪新的机遇和状态更新是件有趣的事。”Hutch Carpenter 的生活经历和她正好相反,他住在旧金山,是一家企业的工程平台主管,已为人父。对于 Weinberg 的解释他说,“我同意这点”。

这种基于位置服务的公开成就(Public Achievement)可能会跨越辈份的限制,Carpenter 在 Foursquare 上 check in 了《Toy Story 3》,他说这是自己 6 岁大的儿子第一次去电影院看电影,然后这个信息被推送到了 twitter。

这种游戏不一定是自恋。在弗吉尼亚生活的开发者 Alex Stone 说自己通过 Foursquare 交了几个朋友,还说“Gowalla 的物品任务和 trip pin 任务让我在自己生活的小城镇里发现了一些很酷的地方”。

做为个人历史

让我最惊讶的是,当我问起人们为什么要使用地理位置服务的时候,好多人都说是用来记录个人历史。他们说这是个不费力气的日志。 我曾天真的认为只有自己才这么想。

一些人说他们使用这些服务,是为了在商务旅行时追踪旅行开支。

行水牛城的网络开发者 Adrian Roselli 告诉我说自己开始使用 BrightKit,“那样我可以在旅行的时候实时发布图片,并在标注到地图 上”。他说自己将 Check in 的历史做为 RSS 导出到地图上以便以后查看,来跟踪自己的旅程路线。这的确有些 geeky,但根据他的 Check in:Roselli 周五晚上和一位女士共进甜点,周六早上参加慈善性质的自行车比赛。显然,你可以在把 Check in 推到地图上的同时也做一些正常人做的事情。有些人告诉我说他们也通过这类技术手段增强自我意识。

我上个月早些时候和妻子一起去纽约,她对于我每到一处都拿出手机 Check in 厌烦之极。但回到家后,她承认能通过翻阅我在 Facebook 上的更新,回忆起我们去过的地方是件很美的事情。

或者,正如 Palo Alto 市的 Spencer Schoeben 对我说的一样,“我喜欢回头看自己的 Check in 历史,回忆自己干的哪些了不起的事情。”16岁的 Schoeben 创办了一家公司,还是另一家公司的 CEO,所以他的 Check in 记录了一个繁忙的年轻人的历史。

Schoeben有理由为自己的成就而自豪——也许我们大家都是这样。在我采访的人里,没有一个人说 Check in 的目的就是为了炫耀——但一个很敏锐的人告诉我这其实是很普遍的想法。“通过展示你吃什么、喝什么、在哪里工作、去哪里旅行,以隐晦的方式炫耀自己的酷或者重要性”。这在我看来很合理。在某种程度上我自己也是这样。

当我在名为 SPiN 的曼哈顿地下乒乓球场/酒吧 Check in 时写道“疯狂的地方,乒乓球到处飞,在我喝酒写博客的时候击中了我”。这时候不也觉得有些酷吗?是的,我是有那种感觉。当我在两家二十世纪中叶风格家具店 排队、Check in 的时候到底是为了什么?

显然人们出自很多不同的理由来使用 LBS 社交网络。许多人为多种不同的理由在不同的情况下使用它们。

当然,故事还有另一面,也有人对位置隐私看得很重。Dan Tynan 在 IT World 上写篇名为《感谢你不分享》的博文,谈了你为什么不应该用这些服务。文中有“大量的抱怨”(文章实际上很有意思)。

假设你完全了解位置服务的隐私问题,那么是否使用这些服务就取决于自己的状况和态度。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但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个不错的体验,正如文中列举的 这些。如果你对人们为什么要使用这些服务有疑问的话,本文就是答案。

——————————–

后记:作者调查了美国用户用 LBS 的理由,国内的 LBS 用户不妨也来谈谈自己用 LBS 的目的。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iOS 4.1 Beta 发布,部分 iPhone 4 的天线问题依旧

2010-7-15 08:53下一篇

移动互联网经济笔记之六:马云的理想与困境 ①

2010-7-14 12:54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