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0-7-19 07:12

Twitter 公司的麻烦

by Ryan Tate from Gawker | 郭磊、Merlin 译,Logout 校,转载请注明 ifanr.com 译文链接

image

经营 Twitter 公司大概是每个创业者的梦想:现金源源不断;媒体报道连篇累牍;名人用户络绎不绝。但是却有报道说创始人兼 CEO Evan Williams 快要被人从自己的微博客天堂里赶出去了。

image

过往的日子是 Williams 的光辉岁月。Twitter 在爆炸式地发展。最近他们宣布注册用户已达到 1.05 亿,比一年前翻了约十倍。那时那些怀疑论者都把这个社交网络看作毫无价值的东西——一片充斥着自恋者的午餐日记和御宅族的无聊照片的野郊荒野。一年之内 Twitter.com 的流量翻了一倍多,达到每月 9 千万人。

image

Williams,这个来自 Nebraska 的容易害羞的大学辍学生,明显打败了硅谷那些与世隔绝的风投。投资人在 Twitter 上一次融资中竞争激烈, Twitter 网站估价 10 亿美元,获得 1 亿美元融资。

与此同时,这家公司也在重新塑造着我们的文化。音乐明星、电影明星、电视明星在 Twitter 上泛滥成灾,人们已经见怪不怪。CBS 正在花钱将 @ShitMyDadSays 的推拍成情景喜剧。甚至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上个月也访问位于旧金山的 Twitter 总部,表明了他对 Twitter 全球影响力的认可。他当场创建帐号 @kremlinrussia_e 为缺少沟通的克里姆林宫发了两条推。

对 Williams 来说这非常重要——通过一个充满动力的创造永久性的改变了世界,这远比 Google 收购他所创立的 Blogger.com 时所提供的 5000 万美元 pre-IPO 股份更有价值。

但是人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

有时它会丢给你一个弧线球;比如某天起床后你可能会发现董事会正在用新的经理人换下你,这位经理人将在你的工作基础上实现自己的光荣梦想。或者你肆意纵情的故事突然变成了别人嘴边的八卦。

Twitter 内部的争斗

image

至少在大方向上,Twitter 公司内部传出的消息已经很明确了——COO Dick Costolo 正在逐渐履行原来属于 Williams 的职责——这次僭越更像是事先设计好的。在硅谷流传着一些关于 Costolo 的一些八卦,说他曾在出售自己创建的 FeedBurner 时拒绝了原始股收购的交易,而是以 1 亿美元现金出售给 Google。在 Twitter 公司,曾经创办了一系列公司的 Costolo 终于有了带着公司上市的机会。

Costolo 看上去也确实希望自己接手的公司能有光明的未来。九个月前他刚接手时曾接受过 TechCrunch 作者 Sarah Lacy 的采访,他说自己一开始拒绝了 COO 的职位,但后来改变了主意,因为他意识这家自己很早就开始投资的公司有望成为历史上十大最有影响力的网站,跻身 Google、EBay、AOL、Yahoo、Netscape 之列。(也是在这个采访中,Costolo 以 Williams 朋友身份坦承 Twitter 不一定会聘用各职位的最佳人选,而是倾向于聘用 Williams 的朋友,他也表示“这不一定就是坏事”)

当然,Williams 初为人父,在近十年的快节奏生活中参与创办了很多公司,或许他早就准备好放慢脚步,退居二线,将更多时间留给家庭。或许 Costolo 的上位是他和董事会共同的决策。无论上述传言准确与否,从对媒体发布的消息来看可以肯定是 Williams 最终会放弃 CEO 的职位。(我们试着联系 Williams 和 Twitter 的发言人进行评论,但未成功)

image

Williams 在任期间也不乏失策之举。在今年春季的 SXSW 会议上主持人 Umair Haque 承受了 Williams 采访糟糕的绝大多数责难。但 Williams 才是决定在这个论坛上推出 Twitter 重要服务的人。这不仅仅是 Haque 采访的失败,也因为 Twitter 没有带来太多进展。人们本期待着 Twitter 终于要宣布商业模式了,但是 Williams 只是宣布了一项可以给 Twitter 带来更多流量的媒体合作计划。他后来补充说真正的盈利方法还需要更多的“尝试”。

几个月之后,等 Twitter 终于实质性地开始扩张广告业务之时,已经是 Costolo 在演讲了,在 Twitter将如何把广告融入 Twitter 生态圈方面引发很多争议。那些担心这家公司会扩张到自己地盘上来的独立开发者已经为 Twitter 收购 Tweetie 的举动感到担忧。而且在 Twitter 发布四年,Williams 担任 CEO 两年之后,这家公司仍旧没有一个清晰的商业模式。

Twitter Whale

同时,Williams 和他的团队仍然没有解决 Twitter 的掉线问题。6 月,Twitter 经历了 8 个月以来最糟糕的宕机。然后是世界杯,服务无法正常运行的问题变得更加明显。但是 Twitter 现在的负载问题已经不是一次体育盛事那么简单了,公司表示搜索量从世界杯开幕之前很久就开始增长,这促使他们在 7 月严格限制来自 API 的连接请求,比如手机端和电脑端的 Twitter 客户端现在能够 ping Twitter 网站的次数只有以前的一半。

当然,相对于更常出现宕机的前 CEO Dorsey 时代,Twitter 在过去一年里以惊人的速度增长。过去的负载问题已经解决,但新的负载问题又浮现出来。结果是那条鲸鱼和错误信息一次次的再现。

Twitter 内部的权力斗争,把原本微不足道的小问题放大了。比如说 Williams 在 SXSW 期间喝醉了,被一位“恰好在场”的科技界总裁所目睹。这本没有什么好叽叽歪歪的,我们这些写 blog 和编程的也没几个是自律的楷模。Foursquare 创始人 Dennis Crowley 在 SXSW 甚至还酒后吐真言,在 Wired UK 面前抨击 Google。但是我们最近听到的全是 Williams 的这类故事,我们想问问为什么这些故事现在到处流传,这些广为流传的消息到底想给听众传达何种信息?

Blogger.com 的教训

image

不管那些流言蜚语 ,也无所谓 Williams 在公司是什么地位,看低这位怪异的互联网先锋绝对是件冒险的事。他曾经经历过这种黑暗的时期——同伴背弃,摸索盈利方法,硅谷的八卦圈里提到他的时候曾带着同情的意味。

所有这些都在 2001 年 Blogger.com 的黯淡时期发生过。合伙创始人 Meg Hourihan 出于对公司走向的不满而辞职,Blogger.com 遣散所有员工,公司命悬一线。

Williams 一个人坚持了下来,他开始向用户筹款。同年 3 月他签署了一个价值 4 万美元的授权协议。并在夏天搞了一个无广告博客的项目,向参加的用户每人收取12美元。

Williams 设法将 Blogger 蹒跚带到了 2002 年,然后他遇到了 Google 的联合创始人布林。布林一时兴起便买下了 Blogger.com。这笔交易于 2003 年 2 月完成。Google 的 pre-IPO 股票对于股东们来说比现金更有吸引力。不错,  Evan Williams 以前犯过傻。他过去和现在的所谓的商业计划看起来都像是小打小闹,有些可笑。他在很多方面一直都很莽撞,即便身处重重困境依然如此。但问题是,Williams 是对的。他在 2001 到 2002 的那段那漫长的时间里是对的,与 Google 的交易让那些半信半疑的追随者赚到盆满钵满。谁说历史不会再度重演?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天线续集, 三星旗舰热卖, iPhone 单反, 菜市场的里程碑

2010-7-19 08:32下一篇

外出旅行,让 Geek 风格清单帮帮你

2010-7-18 17:0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