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2-10-03 09:00

向沃兹提问

积木 积木 编辑
-

为了庆祝建站 15 周年,Slashdot 网站邀请了苹果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Woz,举办了一个“问 Woz 任何问题”的活动。虽然早已离开苹果公司,但是 Woz 仍然是苹果产品的爱好者(他仍会排队买 iPhone 5),而且活跃在科技界。作为最早的计算机 Geek,Woz 的天才、大度和幽默,总是让人印象深刻。在这次活动中,人们向他提出了许多有趣的问题,让我们从中挑选几个,看看他对科技界热门话题的看法吧。

你认为 iPhone 会如何发展?

Woz 说 iPhone 的销量遭到了其它产品的挤压,这其中的原因让人困惑。他说,当自己看到处于许多大屏手机包围的 iPhone 时,如许多人一样感到大屏幕能够提供更多的价值,这可能是苹果留给竞争者的机会。不过,Woz 认为 iPhone 并不落后于竞争对手,那么,它的销量下降的原因,更多的应该是市场上的对手和产品更多了。

虽然如此,Woz 认为苹果选择的道路仍然是正确的,因为在盈利能力上苹果仍然是无可匹敌的,“做为苹果公司的股东,重要的问题不是销量或者市场份额,而是盈利能力”。

你对苹果的感觉是怎样的?

有人说苹果正在变得非常强大,而且也变得邪恶,比如通过法律手段打击竞争者,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市场份额、忠实的用户群,以及创新精神。对此,Woz 说自己的感觉是复杂的。“我总是首先从科技消费者和爱好者的角度来思考。正如所有喜欢苹果产品质量的人,我的感情是复杂的。我是和开放、技术分享这些核心价值一起成长的……让我们看看苹果。苹果从一个小市场份额的 Macintosh 公司,崛起成为今天的 iProducts。这起源于 iTunes 和 iPod,它成为公司第二大生意,使得苹果的规模翻倍。如果你记得的话,我们将 iTunes 移植到了 Windows 上,我们用这个一体化的系统(iPod/iTunes)照顾了全球 100%  的市场,开始了我们生活在其中的苹果时代。那么,为什么我们不把 iTunes 移植到 Android 呢?我喜欢苹果的产品和 iTunes,希望它也出现在我的 Android 设备上。”

iTunes for Android?有趣的想法,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关于苹果的专利官司,Woz 说,“我希望苹果不要去打这些官司,而是坐下来和其它厂商做交叉授权。他们也做出了一些非常好的功能,而且没有使界面变得复杂。比如通过手掌滑动来截屏。我希望 iPhone 能够做到最好,即使其他人首先做到了某些功能。苹果或许可以授权 iTunes,或帮助其他平台来开发它。市场份额或许会保持不变,而我们这些消费者都会赢。”

乔布斯离开后,苹果能否保持发展势头?

Woz 认为,苹果现在会回归到哺育现有的市场,而不是用新类型的产品来使人惊奇。这就好像在 iMac 之前,苹果一直是用新版的电脑来满足市场的需求,而不是做些激进的事情。不过,他认为苹果现在比以前更强壮了,因为过去苹果是单一产品的公司,现在它的产品非常分化。如果一个产品失败,可以从其它部门的收入中恢复。另外,苹果仍然拥有很强的创新文化,这种文化也为消费者所认同的,他们的想法也会给公司指出一些方向。

3D 打印机是否能重新激活电子业余爱好者市场

3D 打印机如今很火,当有人问 Woz 3D  打印机可能的影响时,Woz 说,“我认为 3D 打印机可能成为未来业余爱好者市场的重要元素。但是这类产品的影响有时候会超出业余爱好者市场的范畴,而且你没法一开始就确定影响是什么。Apple II 能做很多事情,但是一个未曾预见的杀手级应用 Visicalc 真正带来了改变。或许,对于 3D 打印机来说,低价和高分辨率会带来我们无法想象的东西。当我们创建苹果公司的时候,我们想象不到能有足够的存储来保存一首歌曲。”

闭源/封闭的系统

从 iOS 开始,到最新的  Mountain Lion,苹果的系统越来越封闭。Woz 说自己更倾向于开放——实际上 Apple II 即由于 Woz 坚持接口开放而迎来十几年的火爆——但是“没有什么观点是完全正确的”。他认为在开放系统下,能够创造最有创新的产品,但是开放的产品通常会显得更加复杂,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比如我们的父母),苹果是最安全的避风港,不会使他们感到困惑。

Woz 对 iPhone 的封闭性进行了辩护,他说这种封闭是在销售和传播方法上。开发者可以开发任何应用,只是他们不能在 App store 之外发放某些应用。相比来说,Android 更加自由,能够给人以动力。他说自己一直支持越狱社群,因为这让他想起了自己在苹果早期的岁月。

计算机的未来是什么?

Woz 说自己对计算机的想象是它能够为用户做什么,目前我们已经向这个方面大步迈进了。他说自己也没有想象到现在的许多事情。比如手机的计算能力,或者宽带互联网。Woz 认为我们现在所做的事情,将使得计算机越来越成为自身的一部分。他也设想过有意识的计算机,但 Woz 认为,我们可能会碰巧发现一些公式,那不会是通过创造一个大脑来实现,而是另一种方式,比如 Google 替代聪明人来回答问题。

什么事情使你高兴?

Woz 说自己最大的幸福来自对这个星球上所有人的感情。“我不属于任何宗教,但是生活非常幸福,拥有最伟大的生命体验。我生命的价值,特别其中的冲突和解决,都因为每一个在生命游戏中扮演角色的人。我走过机场,看到那里所有的人在微笑,我了解到他们的存在对于我来说,都是伟大事情的一部分。即使有人过来抢劫,或者杀死了我,我知道自己会将其视为伟大的生存游戏的一部分。这场游戏如何缺乏了玩笑,那就毫无意义了。“

他说自己是和平主义者。

“当我很年轻的时候,我已经记得不太清楚了。有一个恶人追我,而且打了我(《重返小王国》一书中提到的细节是他和乔布斯遭遇持枪抢劫)。我的妈妈曾说要为自己而战。我误解了她的话,回击了他。结果我落得了一个黑眼圈。我没有学到任何重要的人生课程。我相信用头脑来影响人们。从我年轻的时候开始,我甚至不记得对任何人有恶意。如果我们意见不一致,那没什么。我能够以自己的方式思考,但是从未想要说服其他人。Dave Mason 曾这样唱道,‘没有好人,没有坏人,只有你和我,而我们观点不同’,这对我意义很大。我的许多个性和价值来自歌曲。”

对苹果的影响

当问到他是否能对未来的苹果产生影响的时候,Woz 说,“苹果是非常复杂的。我喜欢做为个人的简单。我喜欢做自己擅长的事情,那就是享受科技。老实说,我不认为自己能够比苹果的某个人做的更好。乔布斯有运作事情和影响事情的驱动力。如果确定我能够在某些事情上帮助苹果的话,我会第一个到场,因为苹果在我心中是第一位的”。

为什么加入共济会?

一个有趣的事实是,Woz 曾加入过共济会。他说这和自己的妻子有关。在苹果早期岁月的时候,Woz 的妻子是共济会成员,他说自己变成共济会成员是为了和她一起参加活动,不过这并不符合他技术/Geek 的人格。他捐赠的金额足以使自己成为终身会员,但是当他离婚以后,就再也没有参加过活动了。他说,“共济会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它和任何组织、宗教或另类团体一样,有些仪式存在。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些仪式可能毫无意义,但是对于那些参与的人来说是很有意思的。”他感觉,除了成员自己的想法之外,共济会并没有什么明确的价值。

什么新事物是你最兴奋?

Woz 说自己一生中最感兴趣的是科技“趣味化”的方面。他会带自己的孩子去参加嘉年华,花费 40 美元玩掷镖游戏等。现在只要在家里下载一个应用就可以娱乐了,这些应用免费或非常便宜,但是对生活有益,使我们更爱科技,“我们大人们拥有的玩具是非常便宜的”。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