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点了三五次

公司

2010-08-24 13:30

AFMA 是 Google 的移动广告部门,从年前推出内测服务,到 AdMob 收购,到近日的内部调整,直接影响到移动 app 开发人员的收入。

本文原先发表于 2囧囧7

AFMA的邮件列表,横七竖八显示着各地发来的邮件标题。标题前一堆标签,把标题拉得很长。不同的发件人名字和内容用各色字体标记着,一行一行的,填没了这邮件和那邮件之间的空隙。点击进去是仅有一行邮件正文和发送日期的缩略内容。朝晨的太阳光从透明的玻璃窗斜射下来,光柱子落在桌子上晃动着的显示器上。

那些戴眼镜的开发者大清早打开电脑,看了 adsense 报告,气也不透一口,便打开邮箱占卜他们的命运。“点击平均每次0.12,公益0.01或者不给” AFMA 的管理员有气无力地回答他们。

“什么!”戴眼镜的开发者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

“在七月里,你们 adword 不是平均每次点击0.5么?”

“1.0都有过,不要说0.5。”

“哪里有跌得这么利害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各处的 App 像潮水一般涌来,过几天还要跌呢!”

刚才出力拿出手提电脑犹如赛龙船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这个月天照应,展示上升了不少,点击率也涨了,一千次展示多点了这么三五次,谁都以为该得透一透气了。

哪里知道临到最后的占卜,却得到比往常更坏的课兆!

“还是不要放广告的好,我们回去换成自有广告吧!”从简单的心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

“嗤,”管理员冷笑着,“你们不放,广告就发布不出去了么?各处地方多的是兼职开发者,在校的计算机专业学生,头几批还没审批完,中印俄又有几批来申请了。”

兼职开发者,计算机专业学生,中印俄程序员,那是遥远的事情,仿佛可以不管。而不放那已经嵌入应用里的广告,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放呢?上网的钱是要缴的,为了申请id,买电脑,还有各类手机,刷的信用卡是要还的。

“我们换成 QW(Quattro Wireless,现已被 Apple 收购)吧,”用 QW ,或许有比较好的命运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

但是,管理员又来了一个“嗤”,敲着黑色的键盘写道:“不要说用 QW,就是用Mobclix 也一样。我们同行公议,这夏天就是淡季。”

“用 QW 没有好处,”同伴间也提出了驳议。“苹果说 QW 9月30号就不发展广告商了,知道他们还给多少钱!就说他们还做下去,结算期也要两个半月?”

“先生,能不能抬高一点?”差不多是哀求的声气。

“抬高一点,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我们这公司是拿本钱来开的,你们要知道,抬高一点,就是说替你们白当差,这样的傻事谁肯干?”

“这个价钱实在太低了,我们做梦也没想到。上个月的平均点击单价是0.25,这个月的 adword 又提高到0.5,不,你先生说的,1.0也卖过;我们想,这个月总该比0.25多一点吧。
哪里知道只有0.12!”

“先生,就是上个月的老价钱,0.25吧。”

“先生,开发者可怜,你们行行好心,少赚一点吧。”

另一位管理员听得厌烦,把手上的鼠标扔到一边,用最大号的字体写道:“你们嫌价钱低,不要放好了。是你们自己来的。只管多罗嗦做什么!我们有的是美刀,不用你们的 app ,有别人的大把。你们看,成员列表里又有几个新邮箱在那里了。”

三四个带眼镜的开发者兴奋地加入了进来,眼镜下面是表现着刚刚通宵的充满血丝的双眼。他们随即打开先前的一些邮件。斜伸下来的光柱子落在他们旧电脑的15寸显示器上。

“问问看,现在 adsense 什么价钱。”

“比 QW 都不如,只有0.12!”伴着一副懊丧到无可奈何的神色。

“什么!”希望犹如肥皂泡,一会儿又进裂了三四个。

希望的肥皂泡虽然迸裂了,放在 app 里的广告位总得填充;而且命里注定,只有卖给这一家股沟广告。股沟有的是美元,而旧电脑的空口袋里正需要美元。

在广告位置好和坏的辩论之中,在关键词合适和不合适的争持之下,结果 AFMA 的邮件列表真个没人再讨论价钱了;列表里的邮件展开了好些,填没了这邮件那邮件之间的空隙的各色字体和标签就看不见了。戴眼睛的开发者把自己应用里的广告位填充了 adsense 的广告,换到手的是或多或少的一叠钞票。。。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