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特稿 2012-10-06 16:01

为什么要悼念乔布斯?

杜会堂 杜会堂
-

这个时候写乔布斯注定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两天前,过于密集的苹果和乔布斯的文章引起了读者的阅读疲劳,声讨批评的声音不绝于耳。

这里不妨深入地讨论下,我们为什么要悼念乔布斯?或者说,能否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我们持续悼念乔布斯的因由?

幸运的是,类似的研究已经有人提前帮我们完成。CNN 的一篇文章就提到了这个有趣的实验。

埃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Essex)的心理学家 Andrew Przybylski 调查了数百名苹果产品使用者,询问了他们与各自苹果设备的感情以及对乔布斯离世的看法。结果显示,三分之一的参与者表示对自己的 Mac、iPad、iPhone 以及 iPod 拥有很强烈的感情,认为这些产品“在我心里占据了很特殊的地位”。有意思的是,和对苹果设备没感觉的人群相比,这部分人群对乔布斯离世表示遗憾的数量多了 70%。

心理学上有套经典的自我决定理论(Self-determination Theory),普遍适用于教育、体育和医疗各个领域。简单地说,这个理论描述的是当人们的一般要求得到普遍满足时,就会越来越强烈地感受到心理上的参与感和认同感。

Przybylski 教授认为该理论也同样解释了以上实验:人们对苹果产品具有强烈的感情连接,原因在于这些产品满足了他们两个心理需求:“关联性”(Relatedness)和“自主性”(Autonomy)。连带的,他们对苹果设备的感情会延伸到产品的缔造者——史蒂夫·乔布斯。这就或多或少解释了为什么一年后仍有人在纪念史蒂夫·乔布斯了。

当然,中文语意里有更言简意赅的词语——爱屋及乌。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记得最初体验苹果设备时的那份经历:从初见产品时的惊为天人,到触碰时的小心翼翼和百般呵护,再到后来的诸般炫耀和卖弄。这种感觉是相当美妙的。可能苹果情怀会随着设备的不断添加而逐渐消减,但是最初的那份心悸与感动依旧驻守,历久弥新。

对于乔布斯,我以为不妨去繁从简,“人生导师”和“精神力场”的诸多头衔大都庞大空洞且乏味无趣。于普罗大众,乔布斯的身份更多的是一个提供精巧设备的电子匠人。我们在把玩他设计的小玩意儿的时候,于其逝世周年祭上寄予若干悼念和哀思,怎么说都不是一件过分的事。

更何况,他为我们带来过那么多的感动呢。

 

题图来自巴尔的摩太阳报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