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2-10-12 13:50

硅谷“东游记”

这是一篇来自《创业邦》助理副总裁陈朝冰的分享。他刚刚结束 10 天硅谷行,期间参加创业项目 DEMO 大会,参观 Google、Facebook、Zynga 等科技公司。他刚刚回到北京,用文字记录下十天行程的点滴感悟。让我们随着他的《东游记》更近距离地了解硅谷企业。

在颠簸的美联航飞机上写着这些文字时,我刚刚告别旧金山市区的错踪迷途、金门大桥的蓝天白云、Baker Beach 的阳光海滩,告别圣特克拉拉(Santa Clara)的宽敞街区和宜居环境、VagaBonn 酒店的周边美食和龟速 Wi-Fi,告别顺畅的 101 公路和拉风的福特车。

“东游”之行正在回返,几番留恋,却也抵不过回归北京的热望和激动。

何谓“东游”?

一百多年前,很多中国人开始从东部沿海乘船一路向东,来到了旧金山,在此长住并繁衍不息,逐步形成了著名的华人社区“唐人街”(ChinaTown)。

十天前,我从首都国际机场起飞,跟随创业邦组织的“硅谷行”,也是一路向东,抵达美国西海岸加州的旧金山,之后在旧金山和圣特克拉拉之间往返旅行,权且称之为“东游”吧。

“东游”之间,有机会参加 Demo 大会,看到来自世界各地 77 个极具创新的创业公司,以及几百个心怀梦想的创业者;有机会看到办公环境如同斯坦福大学般优美的 Google,极度崇尚黑客文化从而显得有些无序的 Facebook,在业绩低谷中略显过度紧张的 Zynga,在创新之路上疾驰而还看不到未来的 Evernote 和 Waze,颇多受益和感想。

Evernote 的梦想是 Remember Everything,叫“帮助用户记录点点滴滴”。我的梦想小很多,只是把自己此次“东游”的点点或滴滴记录下来,哪怕一点或一滴也好。

DEMO Fall Conference

此次硅谷行的主要目的就是来观摩 DEMO 大会(创业邦为国内“Demo China”《创新中国》主办方)。DEMO 由 IDG(International Data Group,国际数据集团)举办,每年春季和秋季各举办一次。DEMO 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是世界上最富盛名的创新产品展示大会,从这里获得融资的公司数不胜数,也走出了 Skype 等知名公司。

两天的 DEMO 大会,从会务角度,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是其很富科技感的项目展示和舞台表现。舞台中间是项目演示者演讲之处,也是进行小型圆桌和对话的地方。舞台两侧是多排梯形桌子,放置着几十台展示者的笔记本电脑,以及多台即时扫描成像机器,连接到投影控制中心,项目的团队成员可以在这里帮忙播放幻灯片或进行产品演示,相关信息会投放到舞台两侧的大屏幕上。投影效果相当不错,大屏幕的清晰度和视觉效果堪比很多电视台的演播室。

DEMO 的会场很宽敞,感觉把 Hyatt Regency 一层的大部分空间都利用起来了。除了可以容纳近千人的主会场,还有一个差不多大小的房间用于集中摆放参赛项目的展位,另外还有宽敞的媒体间和自助餐厅。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有一个露天带游泳池的活动场所,被用于会议开始前一天晚上的参会者接待和欢迎聚会,以及第二天晚上的参会者交流酒会。在对创业项目和创意应接不暇之余,在星空下和泳池边喝着小酒,听着音乐,很是惬意和享受。

此次 DEMO 活动集中展现了移动社交、视频服务、大数据处理等方面的前瞻思维和产品,体现当前硅谷创新的趋势和方向。

本人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一家做在线“打赌”应用程序的公司,YouBetMe。在美国,可能拿到博彩方面的 License 就可以顺利运营类似产品。在中国,使用虚拟积分系统加以改造,应该也可以绕开政策的壁垒。国内会否很快会上线类似产品呢?

走访 Google

DEMO 大会之后走访了 Google。

Google 财大气粗地盘踞着山景城(Mountain View)的一大片街区,各色办公小楼散落在宽阔的绿荫和草地间。走进 Google 街区,宛如步入斯坦福大学校园,而且视野还更加开阔,也更富科技感。办公区域随处可见休息和健身区域,24 小时不间断地供应着各种点心和饮料,号称身处任何位置的员工,都可以在 100 步之内拿到。

随处可见的大小会议室,各个产品团队、包括 CEO 等高管,都会在这里经常向不特定员工公开发布产品或项目进展情况。员工们可以自由选择参与不同的“发布会”,就类似在大学里选择旁听课程一般。而类似的信息发布,在大部分公司,可能会被作为商业机密而受到严格保护,普通员工很难直接接触到。

每周五晚上,Google 的高管,包括佩奇,都会在主楼附近的草坪上举办酒会,与普通员工面对面沟通。当天晚上,草坪上可能会有很多醉酒的员工,躺得东倒西歪。公司及管理层开放和平等的心态由此可略见一斑。

Google 的普通员工,都是弹性工作制,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也没有被要求必须在上班时间做什么。你完全可以一整天在草坪上晒太阳和发呆,或者在附近山道上骑骑自行车,只要你可以在深夜里埋头苦干,跟上团队的节奏,完成自己的工作。

Facebook 和 Zynga

相较于 Google,Facebook 和 Zynga 则显得更加封闭和自我,或者说是显得更加特立独行,不那么包容和多元。

Facebook 的办公区域随处可见“Hacker”字样或 logo,其风头甚至盖过了“Facebook”本身,让人以为是来到了“Hacker”公司。

Facebook 公司的墙上,也随处可见 hacker 们的随意涂鸦。访客们也被允许在几面墙上随意涂画,这些墙面上可以看到众多国家的文字符号,类似“到此一游”、“小芳我爱你”之类的多语种留言不一而足。

令人惊讶的是,在显著的位置有人写着“钓鱼岛是中国的”,这似乎是人们的共识?不过了解情况后,才感觉这并不出人意料——Facebook 两三千人的员工中,华人超过三分之一,据说老板娘的华人血统是其重要原因。

对于我个人,我很自然地在墙上签下“Bing”字样,希望不会被认为是那家“But Is Not Google”公司的 hacker 入侵进来了。“Bing”是我的名字,几十年之前就是,那时候这家叫“Bing”的搜索引擎还没有出生呢。

Facebook 的产品和项目研发流程也跟 Google 有很大的差异。Google 的项目,更多地在早期就有充分的讨论和论证,多方评估合理之后才会投入后续工作。而 Facebook 的很多产品或功能,都是由团队们快速开发出来,很少经过严谨的论证。因为 Facebook 一直持有有错就改、快速迭代的观点。

Facebook 过于依赖展示广告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日益移动化的现在和未来,显得益发脆弱。手持终端的屏幕用于展现广告的空间非常有限,即便有,目前 Google 还占据着整个移动互联网产业生态链的最顶级,而 Facebook 是生态链中的下一级。从技术角度,Facebook 可以拒绝给 Zynga 提供 API;同样地,Google 也可以遏制或压制 Facebook 在安卓系统中的发展。如同苹果在自己的系统中用自己的地图代替 Google Map,Google 也可以在安卓系统中用 Google Plus 替换掉 Facebook 或 Twitter——当然,仅仅是从技术角度。

相较 Facebook,Zynga 的处境可能更加不好。发行受到 Facebook 等渠道的钳制,收入不可避免地萎缩,股价下跌,高管流失。如果纯粹只是一个游戏内容制造商,Zynga 拿什么去跟哪些更大的游戏内容厂商竞争呢?Zynga 的快速崛起完全倚赖于 Facebook 这样的平台,而如今这些平台正为了自己的利益,离它远去。

Zynga 在中国的业务进展也差强人意,其在 QQ 平台上的下载和用户量少得可怜。QQ 自己也有类似的游戏 APP,而且更加本地化,也更适合自己从小培养起来的用户的口味。于是 Zynga 不得不高擎内容的大旗,希望可以做出独树一帜的、平台和渠道们难以抗拒的产品,所以它很需要“艺术家”的帮忙,它需要不断产生创意,不断用更艺术的方式去表现这些创意。

Zynga 的涂鸦墙上,随处可见音乐等艺术和娱乐元素,公司的入口也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星光通道。公司楼外,挂着巨幅的 Zynga Dog Logo。希望这只 Zynga Dog 可以用自己灵敏的嗅觉,把公司带向正确的方向。

改变世界的梦想

相对于自己的几千万用户,Evernote 在商业上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Evernote 帮助用户便捷地记录生活点点滴滴,包括文字、图片和视频,都可以很方便地记录和分享。Evernote 的产品在各种主流操作系统和终端设备上的全面部署,使得用户可以便捷地在多个设备之间与 Evernote 的云端同步数据,保持个人记录的完整和统一,也实现个人数据的安全和持续。

所以 Evernote 的产品一经推出,其用户量就一直呈爆发性增长,目前推出的付费版本也颇受欢迎,为公司贡献了些许的收入。当然,相对于它的投入,这些收入还微不足道。未来 Evernote 也不排除尝试在应用程序内置广告等收入模式,但是这些尝试对 Evernote 的创始团队而言,还为时尚早。

这个在搜索和大数据处理方面具备多年经验的创始团队,目前正在全力以赴给用户提供体验最好的产品,并相信最好的产品最终必然会赢得用户和市场。

我遇到的 Waze 公司,则是一家提供地图导航和交通路况信息的早期创业公司,其在美国的总部只有 10 位左右的员工,挤在斯坦福大学附近街区的一个小房间里,主要负责市场开拓。小房间位于某个矮楼的地面一层,看起来像是北京街道上的小底商,其会议室都坐不下10个人。Waze 在以色列还有五六十个员工,包括其创始人,以色列是其产品研发的大本营。

这个精悍的小团队开发出了可用于苹果手机等手持设备的应用程序,用户通过 Waze 应用程序,在 GPS 的帮助下,可以向 Waze 的云端实时发送其行驶的路径信息,帮助 Waze “画出”越来越细致和精确的交通地图。用户还可以使用 Waze 实时发送当时的交通状况,帮助其他用户绕开拥堵路段。

Waze 通过积分等手段来激励用户产生上述信息,希望通过众包的方式来低成本收集实时的地图和路况信息。如果某个区域的地图尚还空白,用户甚至可以为自己“画出”的新线路命名,写上女朋友的名字,或者宠物狗的名字——万一哪天 Waze 成长为世界级的公司,走你这条路的人多了,你的狗或许可以像 Zynga 那样家喻户晓。

不同于市场上既有的地图和导航软件,诸如高德、导航犬、Route 99、Google Map 那样通过完整的地理信息来给用户提供服务;也不同于众多的 LBS 签到程序那样,让用户不断的签到却不知道能用签到信息做些什么;Waze 在鼓励用户产生有价值的信息方面,作出了很有意思的探索。Waze 目前只是通过在应用程序里内置广告来获取微薄的收入,之前它通过二轮融资超过六千万美元,引进包括李嘉诚旗下基金在内的投资者,持有一定的发展资金。目前它正在招募中国团队负责人,建立完全本地化的服务团队,寄望在拥堵的帝都和魔都等城市获得实质的进展。

Waze 身处激烈的竞争市场,现有的主要竞争者无不更加庞大且具备先发优势。再者,竞争对手们所有的位置信息,已经足够完整和精确,不太需要用户重复提交和筛选。这次使用安卓手机上的 Route 66 离线地图导航,我已经可以自如地在旧金山和圣特克拉拉穿梭。另外,Waze 的竞争对手们也可以方便地通过GPS等反向收集到用户的实时反馈,根本无需用户手动设置和提交。

无论如何,希望 Waze 的”位智“服务,能够惠及更多的用户,对巨头们形成一定的挑战,并推动生态链的不断进化。

改变世界,创新的意义就在于此吧。

 

爱范儿在发布文章时有删节,对创业公司评论代表本人观点,原文请前往作者博客

题图来自 oligarh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用 Nexus S 破解公交计次卡

2012-10-12 15:30下一篇

软件开发者 Marco Arment “跨界”成为杂志编辑

2012-10-12 12:33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