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迷航的艺术家如何在 30 年前梦想出 iPad

公司

2010-08-27 06:30

by Chris Foresman from Ars technica| jim 译,EchoKou 校。转载请注明 ifanr 译文链接

在《星际迷航:下一代》中,有一个与原初系列和早期电影不同的特色,就在进取号 D(Enterprise-D)中广泛使用了光滑而扁平的触控板。触控界面同样也应用在许多被称为 PADD (个人存取显示设备)的便携设备上,即。这些移动计算机终端和苹果的 iPad 惊人的相似——一个移动计算终端,其典型特征是光滑而扁平的触控界面。

为了理解星际迷航上 PADD 的设计起源,我们与参与《星际迷航:下一代》的Micheal Okuda,Denise Okuda 和 Doug Drexler 进行了一次交流(他们也参与了星际迷航电视剧和电影) 。这三个人在许多方面参与了星际迷航的艺术设计,包括图形设计、场景设计、道具设计、视觉特效、艺术指导等。我们还聊到了他们对 iPad 的印象,以及 iPad 跟他们设想的 24 世纪科技如何惊人相似,科幻如何影响了科技,以及他们对人机交互的未来有何看法。

从“电子记录板”到 PADD

《星际迷航1:无限太空》系列电影始于 1979 年,当时拥有一笔可观的资金用来进行场景设计、道具设计和特效制作。而60年代开始的《星际迷航:原初系列》却没有足够的资源来填充航空船上的按钮、旋钮和显示屏。根据 Micheal Orkuda 的说法,《星际迷航》原初系列的艺术指导 Matt Jeffries 基本上没有预算资金。“他必须发明一种便宜而可信的解决方案,”他告诉 Ars 说。“那时候的航天器,比如双子星座号飞船,上面全是电闸计量表,如果他有钱买那些东西,进取号看起来就是那个样子。“

由于面临资金上的压力,Jeffries 必须更有创造力,当然,最初的进取号舰桥相对较少而且简陋。

“Jeffries 在视觉效果的实现方面工作很出色,我觉得这是《星际迷航:原初系列》能流行至今的原因。”Orkuda 说。

资金困境同样出现在《星际迷航:下一代》,这意味着必须有创造性的解决方案。”比起那些故事片,我们的预算少的可怜”,Orkuda 告诉 Ars 说,”我观察了制造飞船控制板的过程,我会说,怎样才能尽量省钱?在确定了如何省钱之后,我才再想,如何让它更有未来感?”

Micheal Okuda 设计的控制板模型

还有什么能比一个没有旋钮、按钮、开关和其它东西的平板更简单呢?Okuda 设计了一个以用户界面为主的有弧度的长方形平板 。这个设计风格最初用在《星际迷航 IV: 航海家号》的进取号 A 中,被称为 okudagrams。这种画面效果通过一个透明的彩色平板实现,很便宜。然而在《星际迷航:下一代》中,这种风格进化了,控制板更多的使用了视频面板,或是增加了后期制作的动画。

“最初的动力实际上是成本“,Okuda 解释说,”纯粹图画的方式比购买电子设备花费少的多。当我们开始琢磨这种设计应该如何工作,以及如何操作时,我们很快意识到,人们会过来问我, ‘如果我这样做的话,会怎么样?’ 他们问的或许是一个我没有想到的操作,我们也没有特别的控制按钮去实现。然后我想到一个正确的解决方案:‘软件。’所有我们需要的操作都由软件来定义。”

Okuda 意识的是,在物理的硬件界面,每个功能都必须从一开始就设计到界面里面。但是通过对软件可以重新定义界面的想象,编剧可以根据剧情进展需要想象任何功能,而制造界面的人可以创造一个“软件”界面来执行一个特定的操作。

因为道具不是真正有功能的设备,不需要写任何代码。“我们可以更自由地想象,”如果你这样做会怎样?或者如果你触摸一下那里就变成驾驶盘?“Okuda 说。

对用户体验的考虑仍然影响着不同的控制板上的用户界面设计。”我试图去创造这样一个东西,从远处看,是一个宏观层面的结构,“Okuda 告诉 Ars说,“当你靠近的时候,在结构之上有一个附加层。观察的人可以在看的时候想象,如果我认真研究一下,我能搞清楚怎么开飞船。”

星际迷航的 Uhura 少尉在使用电子计事板

那些留心的观众会记得在《星际迷航:原初系列》上,飞船上的人在记录或发布命令时用的是“电子计事板”。这些今天看来很庞大的设备,有一个倾斜的上部,可以用连在盒子上的触控笔来写东西,同时也有一些可以发亮的按钮。Uhura 少尉在扮演通讯官的时候经常使用一个这样的设备。

从《下一代》以后,星际战队使用的是触屏的 PADD。一种很薄的手持设备,跟进取号 D(Enterprise-D )上使用的控制板和电脑的界面是一样的。”其中的观点是,我们想让他们更平滑更轻薄,比原初系列上的电子记事板更先进。“Okuda 说。

但是 PADD 比电子记事板更加强大。”我们意识到,使用我们在飞船上的网络能力,加上假想中的软件的灵活性,你应该能用 PADD 来操控飞船。“Okuda说。

星际迷航的梦想

正如 PADD,苹果的 iPad 和其它 iOS 设备在设计的时候,考虑的就是用软件来定义设备如何使用。

”没有什么能比得上 iPad 那鲜活的界面,”Doug Drexler 对 Ars 说。他从10岁起就是科幻作品的热心读者,iPad 的触控界面是他期盼已久的东西。“我想我的态度是,时机已到!”他说。

“我认为,一件东西,没有可见的机械结构却拥有强大功能,要么来自未来,要么是魔法(如果你来自中世纪)。”Drexler 解释说,“在《星际迷航:原初系列>中先进的外星设备通常没有可见的机械机构。所以触控界面既像是魔法,也有些古怪,因为似乎能感觉到它了解 你。”

《星际迷航:下一代》中的早期 PADD,有文本输入预测功能

Okuda 对于 iPad 界面在使用上的自然和流畅极为惊讶。在 PADD 上那些复杂的后期效果制作在 iPad 上似乎很容易就实现了,他说,“在道具上好多事情很容易,但在现实中特别难,”他对 Ars 说,“比如说捏放,即使是制作特效也是比较难的,但在 iPad 和 iPhone 上实现的非常出色。”

Drexle表示他觉得 iPad 跟星际迷航中使用的 PADD “惊人的相似“。我们经常觉得经典的 Okuda 的丁字架很具可塑性,你可以根据需要重新安排,正如 iPad 一样。”他说,“PADD 从来没有搭配物理键盘,正如 iPad 。他们的体型基本一样——圆角、厚度,和整体的矩形形状。”

“有个真正能工作的 PADD 真不可思议,”Drexler 说,这跟电视系列和后来电影系列中无法操作的道具不同。“iPad 是星际迷航的梦想。”Drexler 告诉 Ars。

量子级的飞跃

Okuda 认为易用性是设计团队在对未来科技进行设想的时候一个驱动因素—— Roddenberry 认为这个驱动因素是最基本的。

“不 仅是 PADD,整个的科技,都体现了 Gene Roddenberry 想让新进取号比老进取号更加先进。”Okuda 说,“Roddenberry 很智慧的意识到先进并不意味着复杂,他希望更加简单。我们认为他的意思是干净、更出色的用户界面,更少的按钮,学习起来更简单。”

指挥长 Sisko 在《星际迷航:深空九号》中使用 PADD 处理图片

对用户来说,触控操作自然,易用好。如果处理得当,它可以使设备易于掌握,在更短的时间内吸引到更多用户。“一个普通用户拿起 iPhone 或 iPad,在30 秒之内就会用它”。Orkuda 说,”也许他们了解并不多,但已经是一个可用的设备了”。

最初的个人电脑易用性不好。“我记得从小就开始使用 IBM 个人电脑,对 DOS 系统很熟悉”,Okuda 说,“同时我也觉得很烦,因为必须以设计者和编程中的思维来想问题。”

Mac 改变了一切。Okuda 对 Ars 说,“我第一次看到苹果的 Macintosh 的时候,是一次量子级的突破。真的有一些人在绞尽脑汁让这个机器方便使用。”

在 iPad 上整理图片

Demise Okuda是 Micheal Okuda 的妻子,在星际迷航工作之前没有任何艺术和技术背景。她最初的工作是护士,在 Micheal 的帮助以及使用 Mac 的基础上,她开始参与影片的设计和艺术指导。“当我第一次坐到基于 DOS 的计算机前面,我不想和计算机发生任何关系,” 她说,“但是当我使用 Macintosh 后,一切都改变了。在几分钟之内我就学会了使用它;那是我的惊喜时刻。”

Micheal 和 Denise 在使用 iPad 的时候都感到了那种惊喜。“iPad,那种界面,是 Macintosh 界面上另一次量子级的飞跃。”Micheal 对 Ars 说。

Okuda 对于许多设备为技术员而不是用户设计的情况感到沮丧。他描述说,自己的父母在试过一些新技术后,很容易就放弃了。”如果你给他们简单——相对简单的东西——比如 iPad 这样的,学习曲线很短,马上就能看到效果。“他说。

今日之科幻,明日之现实

PADD 后面的通用观念毫无疑问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 iPad 设备的产生。但科幻经常会激发新的科技,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许多设备在 Star Trek 中已经出现过。

“ 回头看看最初的《星际迷航》系列,回顾45年前,看他们使用的交流设备,“Demise Okuda 说,”然后往前看看我们今天使用的设备:翻盖手机。“同样,以前是可交换数据的芯片,现在是 SSD 存储和USB 闪存卡,当你看到今天的产品,比如 iPad,在《星际迷航》上已经出现过的时候,真是让人兴奋。”

Drexler 看到许多受到《星际迷航》影响的真实科技。“瑞士军刀般的全能手机,1/4英寸厚、如墙壁一般大的电视屏幕,支持语音导航的 GPS 设备,机场的人体扫描仪,语音识别,遥控飞机,手术机器人。”

但 是三个人认为更加先进的用户界面即将到来。Drexler 提到了语音识别,这在星际迷航中出现过好多次,船员用语音和飞船上的计算机交流。iPhone 有受限的语音控制功能,Android 驱动的智能手机能够进行全局语音输入。声音将成为重要的输入方法,特别是对那些无法打字或无法使用手的人来说,但是 Demise 和Micheal 都不认为自然语言是人际交互的进化。”

Demise 注意到在公共场合,许多情况下用语音操控设备会被人认为是粗鲁。”我不想听到人们的电话交流,更愿意看到他们对着机器说话。“她说。虽然语音是可以作为一种输入方式,她觉得以后将会有一种无声的输入方式,不会干扰周围环境。否则,她说,”你将遇到这样的问题,即将科技凌驾于人性之上。“

Michea 也注意到语音输入通常是低效的。”设想一下我在看图画,我以语音操作他们:上,上,左,下一个,3362号图片,不,左边的那个。这比鼠标或手指点击慢多了。“他说,”自然语言,我觉得有一些很明显的限制存在。“

《少数派报告》中的用户界面依赖于特定的手势

那么,与计算机交互的新前沿是什么?Micheal Okuda 认为移除触控的需要将带来手势控制的新进步。”一旦你无需直接触摸屏幕,“他对 Ars 说,”另一扇窗就要打开了。“

在少数派报告中使用的 3D 手势来操作视频和数据,类似的方式会变得很平常,也许不是在一大块透明的屏幕前面。”那在镜头上看起来很好,“Okuda 说,”但我认为,当这种科技为我们所用的时候,会有某种方式把它放在桌子或别的东西上,然后可以开始工作。”

Drexler 提到了另一个科幻电影《终结者》来简洁的说明他的预言:“交互性的平视显示眼睛

无 论未来如何发展,真正的创新内部动力来源于对最终用户需求的关注。“当设备变得越来越强大,我们很有希望看到,更多考虑的是用户的时间和学习曲线,而不是机器的强大程度。”Okuda 说,“复杂的东西将被分解、合成为最简单的界面,可以即刻回应,最短的学习曲线——那将是未来的潮流。”

“至少,应该如此。”Okuda 对 Ars 说。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