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0-09-08 10:30

ifanr 访谈:家酿机器人社区——智能创想,精确控制,趣人趣事

张恒 张恒
-

roblogo 这是 iSeed 系列访谈第四期,今天的访谈对象,是家酿机器人社区的两位真正的 Geek。他们在业余时间花费了大量精力,动手制作心目中的“智能玩具”。与其说这是一种奢侈的爱好,不如说是一种伟大的探索。也许,某个项目会突然死掉;也许,某个作品很难商业化。但这种细节上的追求,却诠释了一种执着的 Geek 的精神——“假如发展人工智能将来可能毁灭整个人类,你依然会为这个目标而奋斗吗?”

同时,我们也将持续进行国内创业团队和个人的报道。这个板块我们命名为 iSeed,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你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 info@ifanr.com。

孔巢光是家酿机器人的站长,典型 80 后。本身的专业是计算机,正式工作是软件开发。

“机器人算是一个相当‘奢侈’的爱好,奢侈其实主要不是指钱,更多的是时间。 家酿机器人这个社区也是偶然一个想法决定要做这个一个网站,网站之前,我们只是以 QQ 群的方式存在,大概是 07 年左右吧。09 年建了网站。最近花在这个爱好上面的时间很少,算是暂时沉寂吧。忙着工作和事业,希望能早一天上岸,有时间和精力,也有物质上的支持去真正的玩一下爱好。”

kcg00_

而身在广州的梁明亮,是个 70 后。从事 PC 平台的开发,偶尔也做些嵌入式的东西。

上周五,也就是在机器猫多拉 A 梦诞生 40 周年纪念日,我们与他见面并聊到机器人和社区的故事。约在这个时间,与一位机器人玩家谈话,显得格外有趣。他被大家称呼为果子,果子很健谈,兴趣很广泛。他爱好金属机械,也爱好飞行模拟和赛车类游戏,最大的愿望,是用增强现实(Augmented Reality)技术做一套飞行模拟和空战游戏。

DSC_3253min“你不玩 RPG 游戏吗?”“不,我对武侠故事没感觉,只只对机械和控制感兴趣。”

“真正的人工智能,不是被人类制造出来的,而是通过机器人自身进化得到的。”他觉得智能的趋势无法阻挡,几乎会成为一种生物学上的进化。而速度,则是区分智能水平的重要标准,一旦它们在速度上达到一定的水平,也许这个自身的进化就完成了。

除了软件,机械,电子,他甚至还对哲学感兴趣。明亮家里有个数控小铣床,摆在家里占用了不少空间,也升级了多次,家里人觉得很不理解。玩机器人的爱好昂贵而奢侈,付出的东西除了几万人民币,还有那些不可计量的时间成本。而本来这些时间可以更现实地转换成金钱,或者陪伴家人。

下面,就让我们进入访谈,认识这个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社区和狂热的玩家们。

ifanr:我们看到你对“家酿”的一些理解,很喜欢那种感觉,还有更多的想法吗?圈子内有哪些出名的社区和玩家呢?

孔巢光:现在其实不敢有更多想法,呵呵。最早是在大学看过一本叫《硅谷之火》的书,从此喜欢上硅谷文化,喜欢上那帮嬉皮士作风的hacker,他们在计算机历史上面绝对是举足轻重的角色。现在机器人的发展,我感觉很像早期的计算机发展历史,锁在实验室的大型机,和那些穿着白大褂的操作员…… 所以我取名为家酿,也希望有一帮爱好者能聚集起来,大家为了爱好做点事情吧。在这个网站之前,其实国内最早的一个机器人网站我记得是 robotdiy ,当然在这个网站上认识了一个朋友,叫 eric ,他在英国留学,后来做网站的时候,认识了 roboticfan 的站长,r2d2,还有很多介于机器人和单片机电子的朋友,挺多,比如果子,还有david,矩阵,这个学生已经毕业开始创业了,做的也是机器人。比较知名的,估计就是 r2d2 吧,他这个机器人网站我觉得是目前做得最好的,他本人也是在从事机器人方面的工作。

ifanr:有些什么有趣和独特的故事吗?

孔巢光:最有趣的应该是群里面大家一块头脑风暴,讨论人工智能,讨论仿生机器人,外骨骼,各种各样,天马行空。真正做起来,很难让人觉得有趣,如果只是满足于用各种自欺欺人的“ AI ”算法,控制一下机械手臂或者智能小车。这的确不是一个忠实的机器人爱好者想要的。但是我可以幻想一下如下场景会让所有爱好者都会兴奋:市面上已经开始出售人工智能芯片,就像 intel 的 8086 开始在杂志上登广告,爱好者们兴奋的挥舞着手中的封面对朋友说,“看吧,我早说了。”在 AI 缓慢的走过了半个世纪的今天,依然毫无头绪,所以原谅我将提供有趣故事供大家消遣的责任推究给科幻文学家。

ifanr:社区制造和接触的机器人产品基本分那些类别?

孔巢光:基本上是“智能”小车,双轮平衡之类,也有一些爱好者喜欢做多足机器人,比较高端的是做仿生双足。 当然,这里说的双足,不是那种单靠一个大脚掌就能支撑的玩具。参照系是:本田的 asimo ,美国波士顿动力公司的 petman 和 bigdog 。

梁明亮:机器人分类的方法有很多种,我只是一个爱好者,很难用学术上的概念进行分类。 以我自己的想法来说, 比较多碰到的可能有几类:

  • 以研究和突破,完善某些技术为目的的试验型机器人,比如参加各种机器人比赛的足球机器人,循线小车,灭火机器人之类。
  • 工业上应用的有一定通用性的机器人。比如自动化汽车生产流水线上的焊接机器人。
  • 为了某种实用目的而专门设计的行业应用机器人。比如拆弹,清障之类。
  • 带有玩具和教育性质的商品机器人

ifanr:做一个完整的机器人一般需要那些部分,难度最大的是什么部分,一般需要多少时间?

孔巢光:一个完整的机器人——通常是“控制单元”-“执行单元”-“反馈单元”,我比较倾向于把难度最大是什么部分这句问话,改成什么地方不难?这里面每个部分都是综合学科,要做好,都是比较有难度。一定要做最难的部分,当然是“大脑”。需要多少时间,取决于工作是否繁忙,最近是否处于情绪低谷期(哈哈),以及目标机器人难易程度。

梁明亮:我自己会把它划分成软件,电路,机械 三个部分。哪部分难度最大,得看具体的 case。 比如一个自动焊接机器人,按我理解其中他的机械精度是最难实现的。如果你想做一个带盲人上街 shopping 的机器人,软件部分则是最困难的。 但总体来说,大部分的机器人主要还是软件上难度最大,最糟糕的是暂时还看不到有什么革命性的进展…。至于时间,具体到设计者的水平,拥有的资源,和他想实现的目标都有关系。但我想一个能引起别人兴趣的机器人项目, 投入的时间在几个月以上是必须的吧。

ifanr:对玩家的要求是什么,控制单元和材料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

孔巢光:普遍来说,会单片机,会编程,懂数字电路,就可以玩了。其实最麻烦的还是机械部分。一般都需要 cnc 加工。控制单元从低端的 avr,microchip 的单片机到 FPGA 的都有,材料根据用途吧,铝合金需要 cnc 加工,如果只是塑料板或者很薄的金属板,可以拿到市面上的雕刻店切割,机械图纸我通常是用 solidworks 设计出来,然后导出工程图纸,拿到激光切割店或者普通的 cnc 雕刻店加工。 激光一般都是切割塑料之类的材料,精度会比较高,当然这里面还是有公差需要考虑进去。

梁明亮:我觉得要求是有很强的综合能力,动手能力, 对软件,电子,机械都要有一定的了解。 对玩家来说,常见的控制单元从简单的 8 位机到 32 位的高性能处理器都有人选择。材料方面我觉得普遍以塑料和铝为主,兼顾了重量和强度的要求。

ifanr:我们曾经报道过一些有趣的机器人资讯,比如通过 Twitter 控制 N900 驱动的乐高机器人,还有 G1 机器人继续进化——仅用内置电池、语音识别、远程控制这才是真正的 Android ,你们有做过相应的利用智能手机来进行运算的机器人吗?

孔巢光:嗯,这类其实算不上什么机器人,用智能手机或者pc控制小车或者机器人是很简单的事情,如果你是圈内人士,除非是真的出于兴趣,一般很不削于做这类事吧,乐高之类,当然有他们的商业上的考虑,以及产品宣传。

梁明亮:你说的那几个作品都挺有趣。用智能手机作控制单元的机器人看来是一股热潮。但每个玩家都有心目中机器人应该有的样子,对我来说,很多难点不是智能手机平台能帮我克服的,瓶颈不在这里。 当然,如果我们在推进一个大家都能参与的好玩项目。用流行的智能手机作控制单元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 idea。因为你可以使用更高层的脚本语言,和很多已经存在的高级通讯,软件功能以及内置的传感器,但目前我更倾向用智能手机作一个控制的终端而不是直接去驱动机器人。

ifanr:有没有一些成熟的产品?是否想过其中的商机?

孔巢光:没有太成熟的产品,玩票性质的居多,也有努力想尝试的项目,因为投入和现实关系,也最终放弃。现在的商机,普遍应该是玩具性质,因为机器人这方面的真正爱好者是很少的,他对爱好者的要求比大众要高,不是说用个语音 ic 识别几句话就可以拿到市面当智能机器人卖。

梁明亮:目前没有。自己做过一些东西并且也在逐渐卖给一些爱好者,比如自动跟踪云台。这个云台能跟踪飞机模型,并自动调整天线的角度——保证永远以最佳的角度和方向面对飞机模型,这样可以接收到飞机摄像头传回的足够清晰的图像。它已经被卖到了欧洲和美国,但和我心目中机器人的概念还是相去甚远.缺乏足够的自由度,智能。

aat3aat

ifanr:社区中,或者你的朋友们做过最酷的机器人是什么样的?它主要取决于想象力吗?

孔巢光:这个问题的确让我有些不好意思回答,我看过很酷的机器人,但是都是老外做的,他主要取决于不是想象力,因为这个不是静态模型( 艺术创作)有了想象力就足够了。这个需要一个土壤,这个土壤,我觉得比较理想的国度应该是美国,他们有那种冒险精神和文化,当然,最主要物质上能不用考虑生存和过多生活俗务。

梁明亮:所看到的 COOL 的作品基本都来自日本和欧美… 想象力很重要,但更多时候我的理解是工程和技能更重要。 比如我们目前甚至无法实现一个很轻易就可以构思出来的做家务的机器人。理想和现实之间总是存在巨大的鸿沟。

ifanr:你们对 Geek 的理解是什么样的?

孔巢光:Geek这个词我觉得是与时俱进的,在个人电脑的发展初期,会摆弄电脑和攒机,这些酷爱技术,缺乏与人沟通的爱好者们都可以说是。但是现在geek更加宽泛,因为时代的进步,数码产品和各种科技商品层出不穷,总之,对技术热衷,对人类缺乏同情心的人,应该都算吧?哈哈。

梁明亮:我觉得 Geek 除了对技术够狂热,还需要对周围足够冷漠,哈哈。开个玩笑。Geek 觉得技术的进步将来可以达成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举个例子,假如已知发展人工智能将来可能导致毁灭全人类,高级 Geek 依然会为这个目标而奋斗。这是普通人无法理解的。

ifanr:如何看待目前的智能产品?能否展望一下国内机器人的发展?

孔巢光:目前所谓的智能产品,很难说是智能。除非 AI 真的能取得重大突破,国内的机器人发展主要还是各种竞赛,看上去挺快的,其实日本在中学已经开始涉及到机器人的制作了。说日本是个机器人国度,一点都不过份,不好意思扯远了。我比较喜欢关注双足,北理工和清华之前也出过,但是资料太少。没法判断,而且很多学生是为竞赛而竞赛。

ifanr:你希望自己拥有一个什么样的机器人?

孔巢光:我能有一个综合了ASIMO的外观,PETMAN的大腿,AI里面的智能的机器人,就足够了。哈哈。

梁明亮:叮当,哈哈。我希望我拥有一个别人看不出他是机器人的机器人。

Asimo

ifanr:说说在这个过程中的乐趣和沮丧吧。

孔巢光:技术人的乐趣总是雷同的,在解决一个技术难题,在搞定某个电路时序时的快感、反复多次后布好一块零件繁多线路密集的电路板、用软件实现一个很 smart 的功能,这些都能归结到乐趣,而且比物质上面来得强烈(当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亿,请交国库),沮丧就是电路板上面某根引脚虚汗,某块芯片 N 多引脚刚焊接完成发现被烫坏了,还有各种沮丧,基本都是硬件上得挫折会更多。这就是通常说的,思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梁明亮:乐趣很短暂,沮丧很持久。做得出来的东西自己都看不上眼,但激动人心的东西自己又做不出来。毕竟这只是一个爱好,而且只是爱好之一。打造一个作品中间会遇到很多困难,你的设计会作一些妥协,过多的妥协会让你沮丧,再没有了启动时的热情万丈。偶尔有一些细节让你兴奋,但接着又是更多的问题需要你去解决。但你依然会乐此不疲。也许无惧失败地挑战自己,本身就是乐趣吧。

后记:做完这次机器人社区的访谈,说实话很累,因为玩家们的思维跳跃很快,稍不留神就跟不上节奏。例如一个“机器手臂下象棋”的创想,能用好几种别人想不到的方法来实现。但回过头来看看访谈的内容,又能得到很多启发。“谁能想到若干年后的机器人是什么样子呢?也许只有机器人自己才知道吧!”

【iSeed】是 ifanr 持续关注和报道创业团队和个人的项目,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有价值的闪光,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自己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 info@ifanr.com。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