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2-12-02 09:45

独家专访 Evernote COO:如何全球化与“长期贪婪”

王崇旭 王崇旭 AppSo 主编
-

Evernote 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公司。它精耕细作,它“长期贪婪”,它拥抱全球。

在昨天举行的创业邦年会上,Evernote 的 COO Ken Gullicksen 到场宣布了印象笔记(Evernote)百宝箱的正式发布,这也是 Evernote 五月份进入中国之后的大动作之一。会后,我们专访了 Ken Gullicksen,谈及了 Everonte 全球化、长期贪婪以及付费增值模式、中国市场等有趣而值得思考的话题。

全球化公司,和全球化产品

Get off the patch. Get on the plane. And the world can be yours.

这是 Ken 会上演讲 PPT 最后一张幻灯片上的一句话。离开小土地,搭上飞机,然后拥抱世界。

会后专访上,我一开场就饶有兴致地问起了这句有趣的话具体想表达些什么。Ken Gullicksen 说作为一个公司的高层领导,必须要有全球视角。了解消费者如何评价产品,以及产品的最优先级需求是什么,你都必须深入本地,将时间用在关键人物,重要市场和重量级企业上。

一个真正全球化的公司,并不是仅仅在自己领土上“运筹帷幄”就可以做到。如今,Evernote 已经在包括中国、日本、瑞士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成立办公室,力求在全球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全球化的传统定义是在全球范围内发布产品。但现代定义应该是在全球范围内发布和打造产品。

这是 Ken Gullicksen 在演讲上提到的另外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话。 “那么,如何去打造一个全球化的产品?” 我问道。

Ken Gullicksen 认为应该招募靠谱的开发者,不管是独立开发者、第三方开发者还是公司自家的开发者。这些开发者要从世界各地去找,因为他们能带来不一样的视角。

引人深思的是,Ken Gullicksen 说他们不会只为开发一款专门为中国设计的产品而去寻找中国开发者。相反,他们会汲取各地的精华,以求改进 Evernote 的“全球化”产品,让世界各地的 Evernote 用户都能受益。举个例子,Evernote 在北京的 R&D 部门就专注于改进 Evernote 的搜索功能。搜索是 Evernote 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让内容“易进易出”是 Evernote 的核心价值之一。相比起英文,中文的搜索(识别)功能要困难得多,所以 Evernote 希望能够让北京团队来改进这方面的体验,并造福所有的中文用户。

长期贪婪与付费增值是一个哲学问题

详解“长期贪婪

Evernote 的 CEO Phil Libin 曾在接受华尔街日报的时候提到“长期贪婪”(long-term greedy)的商业模式。他认为让用户长期停留在 Evernote 上更为重要,因为“在客户长期的使用时间里我们都有机会从他身上赚钱”。尝试给用户施加付费压力,这固然促进了短期营收,但更严重的是它会赶跑客户。

Ken Gullicksen 对此的理解是什么?

忠实用户离开的可能性很小。因此,Ken Gullicksen 认为对 Evernote 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让用户“跨过那道坎”,成为忠实用户。在此之后,忠实用户付费的意愿就取决于使用频率,以及 Evernote 所创造的价值。这也正是为什么 Evernote 要开放,并大力支持开发者的原因。为此,Ken Gullicksen 还给了我们一份很有说服力的数据:

一个只是在手机上记记笔记的用户,和一个同时使用笔记本电脑以及 Evernote 相关产品的用户,后者付费的意几率是前者的三倍。而一个还同时使用多个整合 Evernote 服务的应用的用户,他的付费几率是第一种用户的十倍。

当 Evernote 做出越来越好的产品,并提供越来越多你所需要的服务时,“付费用户”的转换就水到渠成了。

如何执行“付费增值”是一个哲学问题

谈到“长期贪婪”与“付费增值”(Freemium)的关系,Ken Gullicksen 觉得这是一个如何去执行模式以及发展产品的哲学问题。长期贪婪显然是付费增值模式的一种。

而“长期贪婪”模式的美妙之处在于:Evernote 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免费产品,并且用户可以在没有付费压力的情况下长期使用。当你选择付费的时候,你不是被迫,而是自愿。但有些执行付费增值模式的产品,当你使用到一定的阶段时,它们可能就不再提供服务,这就强迫着你必须去付费。

关于中国和硅谷、开发者社区以及硬件

  • 中国和硅谷应该相互学习。Ken Gullicksen 认为各个国家在创新方面都有很多的不同。中国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有很多很多高质量以及设计上佳的应用。他认为硅谷应该向中国学习精益求精的品质,以做出更好的产品。而中国应该向硅谷学习的地方应该集中在“全球化”上,因为中国的公司更倾向专注本土,而 Ken Gullicksen 觉得他们应该学习硅谷的公司“抬头看世界”。
  • 对中国开发者社区的形成有很大期待。关于 Evernote 在中国构建生态圈的期望,Ken Gullicksen 希望在中国发展尽可能多的开发者,激发中国地区的潜能,并形成开发者社区。他同时认为这对中国开发者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机会,让他们开始接触国际市场,这既是 Evernote 的独特优势,也是中国开发者的动力。日本东京有两三千个开发者正在开发与 Evernote 相整合的应用,而中国重点地区的开发者数量要远远大于东京,所以当 Evernote 中国开发者社区形成之后,中国地区的发展机遇非常非常大。
  • 硬件方面的合作和讨论一直在进行。Evenote 内部一直有很多关于硬件的讨论。并且,事实上 Evernote 也已经跟一些公司比如 Livescribe 和 Moleskine 展开合作。硬件的范围不会仅仅局限于智能手机,只要能提供更好的体验,Evernote 都很乐意与硬件厂商进行合作。不过由于某些原因,Ken Gullicksen 表示无法透露详细的合作细节。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