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2-12-03 21:00

三星:独财阀抑或众财阀?

刘文慧 刘文慧
-

1987 年 12 月 1 日,在父亲李秉哲逝世两周后,李健熙接任三星董事长。而今,三星盈利为 1987 年的 39 倍。历时 25 年,从一家韩国企业成长为一个国际性大公司。

The Verge 撰文《King of Samsung: a chairman’s reign of cunning and corruption(三星的国王:一个主席的狡猾和腐败的统治)》,指出尽管李健熙对公司做出一定改革,促进公司发展,但并未改变三星本身财阀制度,而这导致三星在产品创新上难以突破,也使得公司腐败丑闻不断,却同时狡猾地逃过法律惩罚。

李健熙上任时,三星处于平稳发展的状态,国内市场根基牢固。要寻求国际发展,李健熙第一步是改变三星的 logo,使它从汉语字义的“三颗星星”转为现在蓝底的 SAMSUNG。

80 年代末 90 年代初,制造工业巨头非日本莫属。然而李健熙发现日本企业开始涉足电子科技行业,这为韩国公司在原有领域中提供了喘息的机会和改良的时间。

如何平衡原有儒家文化和日本影响,以及西方新模式,李健熙进行一系列调整。他逐步建立绩效评估标准,同时又保留资历提拔制度。1993 年,李健熙第一次告诉员工:“改变一切,除了老婆和孩子。”言行一致,他开始改良三星中阻碍发展的韩国文化,比如引进大批外国员工,而本土员工被派往海外,拓展视野。90 年代的三星看起来具有日本公司风格,更有着日本式的成功和质量。

然而同时,财阀制度的弊端显露出来。

财阀内部通常交叉持股严重,财务不透明,而其经常通过政治献金、参选等方式维护与政府的关系,以求获得更多特权。

1997 年,记者爆出三星贿赂韩国总统候选人的消息,李健熙被判处缓刑两年。2010 年三星前首席法律顾问金勇哲出书,揭露李健熙本人的贪污行径:通过三星子公司贪污约 100 亿美元,毁灭证据,贿赂政府官员,确保权力顺利过渡给儿子。2008 年由于被起诉并发现挪用公款和逃税,李健熙辞职,尽管惩罚应为监禁 7 年并罚款 3.5 亿美元,李健熙仍通过贿赂,仅获刑 3 年,罚款 1 亿美元。

外部斗争下是财阀内部争斗。李健熙的儿子李在镕目前已是三星的总裁兼 COO,然而李健熙的哥哥和姐姐则质疑其所继承遗产。而年轻的李在镕又如何能顺利掌权,不受李健熙的影响呢?

在继承制度的隐患背后,财阀的重点在于其社会延伸性。这已不单单是三星的财阀,而是整个社会的财阀。韩国人一生不可避免的三样东西:死亡、税收、三星。这绝不仅仅讲的是三星的产品,而是三星的文化,以及其成功所带来的民族象征。

金勇哲的书出版后,令人惊讶的是人们并非质疑、谴责三星,而是反过来认为金勇哲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甚至连媒体都不愿意进行报道。三星在韩国已不止是单纯的企业,由于其成功和宣传,它已然成为国家文化的标杆。可以说,质疑三星,就像质疑民众自己。

政府正是其背后的推动力,只是在推动之后,政府发现进行控制已不可能,从而不得不进行妥协。利益也是政府考量的因素,三星为韩国贡献了 20% 的 GDP。此时,政府也与整个企业的财阀制度产生交集。

1938 年三星以货运生意生意起家,在日本占领和朝鲜战争中保留下来,在 60 年代踏足电子产业前,三星已是韩国成功的企业。而这得益于李承晚独裁政府的辅助。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上台后,希望韩国能转变为制造业强国,与朝鲜和日本竞争,因而选择了一些企业进行重点扶持。三星与前任政府的关系被原谅,再次得到政府扶持。

2008 年李健熙因罪辞职后,李明博给予其个人赦免,以确保李健熙能继续留在国际奥组委,随后他带领韩国获得 2018 年冬奥会的主办权。罪行再次被忽略,李健熙安然回到主席的位子上。

在三星发展中,李健熙的改革是肯定的,公司一站到世界舞台,其发展就绝不是一个家族或者一个政府所能决定的,管理层的决策才是关键。财阀制度除了本身企业内部管理的缺陷,对于社会价值观也有着冲击。我认为,正是政府的参与使它扩大化,最终渗透到民众的集体意识中。

当人生病时,体内的免疫细胞会与病毒进行斗争,因而人会出现呕吐等病症,感到难受。如果人说算了,呕吐太难受,不如不斗争了,就让病毒呆着吧。免疫力的主动放弃跟免疫力的被动丧失结果是一样的,尽管后者通常由免疫缺陷病毒(HIV)引起的,学名为 AIDS。对于三星企业内部,财阀制度就是病毒,而对于整个韩国社会,面对三星的罪,反抗,还是妥协,则是同一问题的另一范畴。

如果三星自己不动手,那么主动权就落到社会手中,特别是政府。在即将到来的韩国总统选举中,计算机病毒专家安哲秀呼声很高,而他曾多次呼吁韩国社会进行深刻变革,曾抗议大财阀对中小企业的不公平交易以及政府政策的不公正,并主张进行财阀改革。

如何防范制度内部缺陷所带来社会危害,这绝不只是三星问题、韩国问题。

 

题图来自:The Verge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