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特稿 2012-12-04 15:30

专访有道云笔记蒋炜航:打造数字化生活中心

何宗丞 何宗丞 主编
-

蒋炜航是典型的技术从业者,博士出身、略带羞涩、对技术敏感。作为网易有道的云存储项目总监、有道云笔记负责人,他将自己的团队定义为“内部创业团队”。在回国加入网易创业之前,他曾加入博士生导师在硅谷创立的创业公司 Pattern Insight,这家公司专注于代码和机器日志分析,今年 8 月被 VMware 收购。这些从业经历使他在大数据处理、云计算以及分布式系统等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早年在美国读书的时候,蒋炜航就在一个技术论坛里认识了丁磊。据说两人的交情不错,在蒋炜航选择博士方向时,丁磊甚至给予他建议。后来,丁磊把有道的负责人周枫介绍给蒋炜航认识。回国后,蒋炜航加入了网易有道。

当云计算、云存储、云服务等概念开始在国内炒得火热时,做邮箱出身的丁磊对云存储产生了兴趣。通过调查,蒋炜航决定结合网易的特点,开发针对个人用户的云服务。当时,网盘这一形态产品创业最为火热,而蒋炜航认为这一市场竞争同质化很严重、难以产生差异化,最终他选择了市场较小但发展空间较大的云笔记为切入点。“它应该是个人数字化生活的中心。”蒋炜航这样描述他们当初对产品的愿景。

在云笔记的项目中,丁磊的角色像是一名导师,大到产品的发展方向,小到用户体验细节,丁磊都会亲自过问。不过更多时候,丁磊和周枫都赋予了蒋炜航自由,这让蒋炜航拥有足够多的发挥空间,也正是因为这种开放、扁平的环境,蒋炜航将团队喻为“内部创业团队”。

ifanr:正如你提到的“差异化”,有道云笔记有哪些差异化?

蒋炜航:我们发现了很多本地的使用场景,比如中国人喜欢手写,我们就增加了手写功能。根据我们的调查,40% 的用户在新建笔记时会选择手写的方式。此外,我们发现不少用户喜欢用照片记录生活点滴,于是我们增加了照片中转站的功能,目前超过四分之一的用户开启了这个功能,这些用户平均每人每天上传 14 张照片。此外,我们发现用户会使用笔记记录待办事项,他们会希望这种形式具有可操作性,比如具备标注功能,进一步可以提醒。这的确是个需求,而且这个功能也与我们打造个人数字化生活的愿景相关,于是我们在刚刚发布的 3.0 版本实现了“待办笔记”这个功能。还有“阅读模式”,中国用户常常会在地铁上阅读,于是我们对移动端的排版进行了优化。当然,还包括第三方平台的登陆。

技术方面,值得一提的是垂直化整合。一个个人云产品通常包括存储层、云服务层以及客户端。比如 Evernote 的存储层是标准的 MySQL,它定义了一个标准的接口,也有服务使用的是亚马逊的 S3,还有一些轻量的应用甚至连云服务层都是第三方的,而我们将这三个都抓在自己手上。举个例子,3.0 版本有个“查看历史版本”的功能,这个功能在许多云服务上都是收费的,因为使用第三方服务会产生大量的成本。

ifanr:在做产品时,你们如何做加法和减法?比如待办事项这个很多独立应用实现的功能,用户是否真的有这种需求?

蒋炜航:首先我们会做大量的用户调研。然后我并不认为诸如 Evernote、Onenote 就是云笔记的终极形态,它们只是其中的一种。Evernote 进入中国半年了,用户量也只有 260 万,应该说它仍然是一个非常小众的应用。而整个云笔记市场仍然是一个新兴市场,用户过去没有概念去搜索“云笔记”这几个字。因此,产品不应该以 Evernote 为标准,应该从市场出发。事实上,从去年 6 月的第一个版本开始,我们每一个功能的增加都是极其小心谨慎的。

ifanr:正如你提到的,包括云笔记这种云存储服务事实上在国内用户中的渗透率非常低,大多数人仍然停留在纸笔阶段,你们是如何培养用户的认知?

蒋炜航:这是一个新兴的市场,整个云笔记的厂商做的都是变革式的创新。我想,明年应该会是一个快速发展的阶段。从我们自身的数据来看,过去三个月,我们增长了 300 万,而我们第一个 300 万的花了12 个月。

我们觉得云笔记产品形式并没有确定下来,所以我们会去做一些新的尝试,只要它符合场景以及我们打造数字化生活中心的理念。

另一方面就是市场推广,社会化媒体的推广已经很常见了,我们也做过几个轻松有趣的视频来传播云笔记的使用场景。

ifanr:我们注意到,照片中转站的存储的照片只能保存一个月,这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蒋炜航:照片是一个“强需求”,我们当然可以集成相机、滤镜,还可以加入照片分享的功能,但目前我们希望做一个“最小可用”的功能。我们定义照片“最小可用”的功能就是中转,中转的核心就是将手机端的照片同步到 PC 端,它是一个最简单的功能,当然我们可以继续延伸,但我们不会一下子把一个特别复杂的东西扔出来。

ifanr:要做用户的第二大脑,迅速调用“记忆”是关键,您之前提到的手写笔记和涂鸦笔记,用户如何快速搜索到这类笔记呢?

蒋炜航:这其实也是垂直整合的工作,我们已经实现了这样的技术,能够在端上将手写的笔顺笔画存储到云服务,然后云服务通过索引的算法让用户搜索到。手写索引、OCR 的功能会在近期上线。

ifanr:我们看到一个数据说,有道云笔记的移动端用户中从移动平台迁移到桌面平台的比例为 13.25%,这个数字高于反向的迁移方向(7.3%)。你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蒋炜航:这个我不会过度解读。虽然现在流行说“mobile first”,但是我觉得这依赖具体的使用场景。从笔记的实用角度,两个端都非常重要,PC 是常见的办公环境,因此它对内容编辑能力要求很高,因此 PC 版的编辑器功能比较强大。而手机的移动性很强,因此对阅读更为重要。我们两手都在抓,但是根据具体的场景的不同两者会有所差异,比如照片中转站的功能,就是从手机端发起,需要 PC 端参与。还有手写、录音都是针对手机的特性设计的。

ifanr:为什么从一开始就选择免费?因为网易的背景吗?未来是否考虑赢利?

蒋炜航:整个云笔记市场仍然很小,产品形态究竟是什么样子我们也在摸索。所以,我们希望先做出一个用户能够自如流畅使用的免费产品,并被市场所验证。积累了足够多的活跃用户,我们才会考虑某些功能是否有一些额外的附加价值。

至于赢利模式,我觉得现在谈还为时尚早,在成为大众化的产品之前,我们还是立足于完善产品。

ifanr:Wired 主编曾说过“增值付费”是新媒体的商业模式,Evernote CEO Phil Libin 则更具体地提到“长期贪婪”(long-term greedy)的商业模式。他认为让用户长期停留在 Evernote 上更为重要,因为“在客户长期的使用时间里我们都有机会从他身上赚钱”。你觉得产品应该怎样让用户“贪婪”,也就是增强用户黏性?

蒋炜航:我觉得云存储和核心还是稳定、安全,还有个点就是坚持做长期的产品。Evernote 这点就很聪明,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它们把打造百年公司作为口号,打消用户创业公司不稳定的想法。就像网易邮箱,我们已经做了 15 年。

我们是反对锁定用户的数据的,比如在 2.0 版本,我们就提供了导入导出的功能。

ifanr:如何看待云存储服务“1% 的付费用户可以支撑 99% 的免费用户”的理念?

蒋炜航:Freemium 是一个蛮常见的商业模式,包括 Dropbox、Evernote 都采用这种模式。我觉得这种模式的出发点在于不能把核心的功能从免费版中去掉。而我们产品中包括加锁、查看历史版本并不对我们的运营成本造成多大的负担。

ifanr:那么,免费基础上功能的完善会不会导致未来收费空间的困扰,正如你所说,选择增值服务时就不能把核心的功能从免费版去掉了。

蒋炜航:我觉得不会。我们要做的是一个巨大的产品,它是一个人数字生活的中心。现在我们做的都是最基础的功能,在不增加我们运营成本的情况下,我觉得没有理由不赋予用户查看笔记历史版本的权利。

ifanr:你们如何保证用户的信息安全?作为用户的第二大脑,你们如何让用户觉得这个平台值得托付?

蒋炜航:先说信息安全,我们的分布式系统是“3+1”的,即三重备份加一个离线备份。另外,客户端中包括加锁的功能。

隐私方面我们采用技术加隐私的方式,比如我们的机房是网易专用的机房,物理安全性很高,机房内外 24 小时无死角监控。网络方面,包括前台和后台,后台是真正保存用户数据的,只有几名运维人员通过特殊登录机才可以登录,通过密钥加密的方式进行通信。核心的开发人员可以查看前台用于排查问题的日志,但也仅有只读权限。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员在进行产品测试时,我们都是访问另外一套测试环境,物理上与线上环境完全无关。人员职责上,我们也很明确,开发人员对线上系统做任何变更需要线上流程的,需要经过经理书面批准后才能操作,每次操作都是记录在案的。 而且,他们均签署了具有法律效应的保密协议。

应该说,网易做了这么多年的邮箱,我们积累下很完整的数据安全和隐私的经验。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