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2-12-11 09:00

你好,“程序媛”!

2012 年 12 月 10 日是世界上第一个“程序媛”——伯爵夫人 Ada Lovelace 诞辰 197 周年。虽说第一个程序员是女性,但现在,这行业早已被男性所“主宰”。Bloomberg 今年三月给男程序员创造了一个很有男子气概的词语“ Brogrammer ”(“bro”意为“兄弟”“男人”),一改程序员呆板的极客形象,将他们描述得又酷又时尚。

但同时,这也凸显了 IT 行业以男性为主导的发展方式,女程序员们都被忽略了。Datamation 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只有 1.5% 的开源项目开发者是女性,女程序员的数量有如“稀有动物”(纯粹比喻,无意冒犯)。

问题:恶性循环的环境

从编程技术习得来讲,“程序媛”们其实并不差,通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实践,掌握编程技术并不是不可能之事。专门给女性提供编程培训学校 Hackbright 的创始人 Phillip 认为,大家都在编程的领域不断学习,女性也可以像男性那样拥有竞争力。只是,她们还受到其他智力之外因素的干扰。

首要原因,极客文化是一种“男性文化”。华盛顿大学早前的一份科学研究认为,当人们想到计算机科学,脑海中马上浮现的形象是男性极客被电脑游戏,科幻系小说还有垃圾食品所环绕。这种刻板印象并不吸引女性,也让她们不想成为画面当中的很男性化的形象。

女性倾向于选择男性化程度更低的工作,以规避这种刻板印象。这也导致女性工程师以及程序员比例无法提高的原因。但这种约定俗成的范式并非只影响女性的参与意欲,还会影响着行业文化,导致女性编程工作机会更少,职业地位更低。因此恶性循环就形成了。

另外,根据 Jennifer Hunt 的研究,60% 的女性退出 IT 行业是与工作时间,薪水以及人员管理有关。同时,也暗示了缺少指导,交流,以及同事的性别歧视是让其无法坚持这个职业的关键。

难道,就没有人试图改善这个阳盛阴衰的业态环境?当然,还是有一部分人有此愿景的:

专门培养的“程序媛”的学校

据 Techcrunch 的消息, Hackbright 最近开始招收其第三期的学员了,它们的愿景是通过 10 周的短期培训,将没有编程基础的女性培养成专业的程序员,让她们可以通过编程工作谋生。

第一期的 12 名学员里面,有 8 位当时正在找工作,而现在她们都已经全部进入行业内开始自己的程序员生涯了,公司如 Cisco, Bump 和 New Relic 都给她们提供了岗位。

尽管 Hackbright 是第一家只培养女程序员的学校,但其实培训女性成为从业者这个尝试并不新鲜:Etsy 给参加 Hacker School 培训的女性程序员 5000 美金的奖学金; Rail Girls 也为“程序媛”们建立了一个社区,并且提供工具,鼓励女性走入 IT 行业;类似的组织还有 Girls Who Code 还有Ladies Learning Code。

从女娃娃抓起

还有公司致力于为女童提供工程玩具,来激发其对数学和科技的兴趣。Goldieblox 的创始人 Debbie Sterling 在今年的 SOCAP 会议中有段很有意思的发言,

研究表明,女童从 8 岁开始就会失去对科技的兴趣。试试通过一个 8 岁女童的眼睛看看她的世界?都充斥着娃娃和公主,而男生在玩乐高模型……我们花了很大力气研究女童的特点,而不是把一个给男生玩的玩具涂成粉色。通过这个计划,我希望可以告诉孩子们,她们可以做到她们想做的事情。

而 Goldieblox 也成功地在 Kickstarter 上融资超过 20 万美金,开始她们的新征程。

 

附:那些犀利的“程序媛”们

除了Ada Lovelace之外,还有一些IT行业内叱咤风云的“程序媛”,她们是……

Marissa Mayer,雅虎 CEO,曾是 Google 首位女工程师,Google 第 20 号员工。

 Kimber Lockhart,Box 工程总监。

Ruchi Sanghvi,Dropbox 运营总监,曾是 Facebook 首位女工程师。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专访金山网络 CEO 傅盛(下):商业模式、竞争策略和创业寄语

2012-12-11 11:03下一篇

莫森伯格:从时政记者到科技评测

2012-12-11 08:12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