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新创 2012-12-18 08:55

葡萄社交助手:不只是做熟人社交

黄龙中 黄龙中
-

我们将持续进行国内创业团队的报道,这个板块我们命名为 iSeed。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创新的种子,如果你希望在 ifanr 展示你的创业理念和有趣之处,欢迎联系我们:info@ifanr.com

第一次打开葡萄社交,我就知道他们想做什么事情:熟人社交。但试用一个星期后,我马上发现他们的问题:如何锻造一个经得起洗练的熟人圈子。在跟创始人杨维全聊过后,他们想的比这两个问题还要更远。

打造熟人社交平台

所谓熟人社交,是指打通手机通讯录和社交平台之间的关系。杨维全的想法是默认通讯录是你的“熟人”,你希望了解这些熟人在社交网络上的生存状态;而另一个维度,葡萄社交助手不想帮助你扩大社交圈,因为这意味着你需要认识陌生人,它只想帮你维护已经认识的熟人。

我第一次注册打开葡萄社交后,得到 56 个自动推荐的关联人。杨维全说这个数字不小了,新浪平台平均的关联人是 30 人,人人网更高一些,平均可以到达 40 人。我之所以能够得到较高的推荐,是因为我的“六度”人脉圈里使用葡萄助手的人比较多。

这些推荐人是怎么生成的?杨维全说通过统计实现,比如假如有 10 个人认为通讯录里的“黄龙中”即为微博上的@黄龙中,那么这个真实性就会比较高。这个方法需要比较多的用户数据,数据越多,推荐越多,匹配度越高;但它也容易掉入“鸡生蛋蛋生鸡”的陷阱。所幸的是,葡萄社交从今年 7 月份 Android 版上线,到目前为止已经积累了 15 万用户,累计有 500 万左右关联数据。当然,采用统计的方法,完全依赖于用户,也会发生一些比较有趣的匹配,比如近百人将“雷军”匹配为“苹果中国”,最终被推送到自动推荐关联中。

葡萄社交助手在今年 1 月获得了连接手机通讯录和社交平台的专利。在专利描述中,提到葡萄助手的作用是“使用户能够在不改变移动终端通讯录使用习惯的前提下,即时、方便的获取联系人在不同社交网络平台上的动态信息”。实现的方法是一端上传用户通讯录以进行账号匹配,一端获取社交平台动态信息,并将这些信息推送给移动终端。关于上传通讯录可能引起侵犯用户隐私的质疑,杨维全的回答是“我们通过四位数‘摘要’上传,云端无法看到手机号码明码,不侵犯隐私”。

比较有意思的是,10 月 31 日更新的 QQ 通讯录 5.0 也加入了“关注人列表”,其功能与葡萄社交助手一致,只是展现内容方面略有差异。另外由于 QQ 通讯录可以从腾讯微博获得更高的权限,它与手机通讯录的匹配精准度更高——葡萄社交助手无论是从新浪微博还是腾讯微博获取更高的权限,都存在困难,目前依然在沟通。

杨维全向我控诉腾讯产品的抄袭。我问他原因何在。他说两点:一是他们推出类似功能时间晚于葡萄社交助手,“他们一直想做通讯录社交,但在我们之前没有想到怎么做”;二是 QQ 通讯录及腾讯无线的高管在较早时期就开始使用葡萄社交用手,“我们从后台能看到来自腾讯内部使用者的情况”(依据 ID)。但由于目前创业公司进行法律诉讼的成本高,杨维全说自己现在束手无策,只能专注于把自己产品做好。

除了“连接通讯录和社交平台”专利外,杨维全还在申请“微博来电秀”专利。这一功能率先在 Android 版本中实现,iOS 版也在上周五(12 月 14 日)的更新中得到实现。这一功能的原理是:Android 版通过监听呼叫来实现,iOS 版则通过图片来实现。由于专利还未公示,这里不作详解。据说为了设计“微博来电秀”中的字数和停留时长,葡萄团队颇费脑筋,最终确定为来电/去电停留 15 秒(Android 版),微博内容显示 36 字——因为人们恰好可以用 15 秒看完这些字。

如何洗练熟人圈子?

在舒迅一篇讲解微信产品需求设计的文章中,提到了一级需求、二级需求、三级需求等概念。葡萄社交助手的第一需求是看熟人的社交动态,第二需求是洗练熟人圈子,第三需求是社交助手,如一键同步、特别订阅、消息中心等。

葡萄助手目前基本满足了用户的主需求,iOS 版在升级之后流畅度也提升不少。但在洗练熟人圈子方面,即如何做好熟人社交工具方面,仍有提升的空间。

比如我的通讯录超过了 1000 人,我可能关注其中 200 人的动态,但算上开初 56 个自动推荐,我清理过一遍目前只获得了 77 个社交联系人。很多我关注的人,可能不太记得其微博账号,就无法实现关联。而自动关联列表,几乎没有新增的推荐。我问杨维全如何才能做得更好,他说只要获取新浪微博更高的权限就能得到更好的匹配度,但新浪方面目前没有重视起他的团队。

从试用这两周来的感受,新浪应该对葡萄助手进行收购。毫不夸张地说,葡萄大大提升了我的微博活跃度,我非常在意我的熟人,无论是转发还是评论,都比死寂的过去两个月有很大改善。新浪微博也恰在进行商业化尝试,希望做精准广告,把新浪微博平台打造为熟人平台,完全可以提高单位用户的粘性和活跃度,熟人之间互推一个促销活动、一个电影信息、一个美食店铺都比新浪官方派发要好。与其用媒体的基因蛮干私信、密友、微友之类功能,不如把新浪微博一部分用户打造为类似于人人网的熟人平台。

与新浪微博的沟通并不容易,一是他们觉得葡萄助手产品太小,二是他们自己也扔了相同的产品(密友)在市场上检验是否成功。杨维全坦言,就用户量而言,新浪官方的应用随便一推广即可到百万级的用户,但精细化程度却不如创业公司。

在与新浪微博、腾讯微博没有沟通好之前,葡萄可以在“工具”方面花费更大的力气。比如在进行手动关联的时候,查找联系人的搜索功能需要更加强大;而自动推荐列表,也应该根据新增的统计数据不断推荐新用户。

比熟人社交想得更远

杨维全做葡萄社交助手是中年创业,属于移动互联网的新兵。杨维全 1975 年生人,2000 年从成都中科院数字图像专业硕士毕业,以校招的方式进入华为。2006 年初从华为出来,开始做职业经理人,专门做中国移动的“业务运营外包”。做过的产品包括 10086.cn、中国移动 web 1.0 向 web 2.0 改革等,率领团队规模一度达百人之众,一年流水也到达过 5000 万元。

但他一直比较遗憾 2002 年的时候,在华为工作时,错过了进入腾讯公司的机会,“当时腾讯通过猎头在社会上招聘,我们看不上”。现在他不想错过移动互联网浪潮。葡萄社交助手是腾讯创始人之一曾李清投资的项目,据说投资规模在 500 万元人民币以上。“今年 3 月跟 Jason 谈过项目后,他说投,于是我就去找团队”,杨维全说,“我们的团队在今年 6 月份的时候基本成形,然后在 7 月推出了 Android 产品”。目前葡萄助手团队总共有 14 人,主要为技术人员。

关于“葡萄”的取名,杨维全解释说一是葡萄象征紧密的熟人,二是它是一种水果——向苹果致敬。选择葡萄为创业项目,他说是因为对现有的社交平台不满意。比如我们既然都是熟人了,都有手机号码,但要传照片怎么办,还是要回到网上去,要问 QQ 号码、微信号;而真实的场景是,我们在一张桌子上吃饭,当面其实就可以给你看照片。另外,也是注意到现在社交平台很割裂,葡萄希望做一个整合。

对于“社交”,杨维全也有自己的理解:

我认识社交是由不同大小的圈子组成的,比如微博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圈子,很大,边界很模糊,谁都可以看见,你也可以看任何人;Path,需要一个简单认证,你会发现你的 Path 上的好友大多数你会不认识,可能哪个模特漂亮你就关注了;朋友圈,是有限边界,但边界模糊,它是微信的通讯录,它是一个大杂烩,可能来自你的 QQ 好友,可能来自你的通讯录,也有可能来自漂、摇、地理位置的。在微信上分享有一个问题:你不知道谁能看到。EveryMe,边界非常清晰。

我们不是想做一个扩大社交圈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你又要去认识陌生人,做很多弹性的交友。EveryMe 是我们比较想做的:有效区分,有限的圈子。我确认哪些人在里面,其他人我都认识的。我们第一步补足它的资料,让它变成一个活人;第二步是做一些分享。

社交分享是葡萄社交接下来想做的事情,杨维全认为“只要是通讯录,就不需要找第二个 ID 来标识它”。人们只须在已有的平台上进行分享,比如给你的同事看演示 PPT,给你的女朋友看外出渡假的照片,你从社交网络上看你侄子最近的动态等等。为了实现精准的送达信息,葡萄未来可能会规划圈子。

至于会不会面临微信朋友圈的竞争。杨维全的想法是,如果微信的朋友圈开始做精准圈子,那他就放弃。但他对于微信的理解是,微信把朋友圈当作 Instagram(图片社区)来运营,因为 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 之后后者的流量涨了十几倍,作为腾讯的“大”布局,微信朋友圈承载 Instagram 的定位更加合适。——这恰好也是符合马化腾在今年 5 月提出的四大战略方向的。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