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订阅我们

爱范消息
Newsletter

报道未来, 服务新生活引领者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1-29 10:30

将艺术的权力放给民众

陈一斌 陈一斌 社区负责人
-

如果人脑是智慧的,那么何以机器计算得到的东西,有时候反而让我们惊叹不已呢?

《失控》记录许多计算机发展早期珍贵的资料,比如说生态学家汤姆·雷(Tom Ray)编写出“Tierra”的计算机人工生命模型,将实验性的计算机病毒放在一个有限空间里相互竞争,看会发生怎样的结果。

雷在设计的时候,规定 10% 的病毒在自我复制的时候,会发生微小的变异——不出几小时,这些病毒频繁更新换代,彼此争夺生存的空间,一些病毒濒临灭绝,然后又死灰复燃,逐渐壮大,而另外一些则永远的消失了。

ray_tierra_almondd3

汤姆・雷的 Tierra

完全设定好 Tierra 的进化机制后,雷就完全放手不管了。他的任务就是观测 Tierra 里面诞生的新病毒,监控病毒里面的进化路径。这种“放权”的方法,让计算机病毒的进化充满了偶然性。有一次,雷在睡醒后,发现一种长度为 22 字节的病毒,但别人用 Tierra,采用同样的进化路径,但最终得到病毒的长度为 31 字节。——即便是计算机所模拟的进化,其过程再也不可重现。

上世纪 60 年代,作为一种尝试,一些人也打算机器的自发地进行艺术创作。来自曼彻斯特大学的德斯蒙德·保罗·亨利(Desmond Paul Henry)用轰炸机上使用的“投弹瞄准器”制造了世界上第一个自我绘画的机器。“投弹瞄准器”实际上也是计算机的一种,它们通常装备在战斗机上,通过陀螺仪、电机、齿轮、望远镜,综合风向、距地面高度、航偏角、炸弹重量等复杂因素,来计算出准确的投弹点。

desmond-paul-henry-machine-three

与当时的计算机有所区分的是,“投弹瞄准器”不能按照预定的程序运行,也无法储存信息。因此亨利每次都必须重新“教育”机器画图。然后“画画机器”就拿起了笔,然后就不断画出一条条线条,当一幅画作完成时,这些精细的线条就会组成复杂度惊人的艺术作品,展现了多重维度的曲线变化。

过程不可重现,亨利的“画画机器”(The drawing machines)所绘制的作品具备独一无二的特性。亨利一共制作了三部“画画机器”——由于这些机器,他被人视为数字艺术领域的先锋。

如果仔细观察艺术家与科学家利用计算机所做的事情,那就是让赋予计算机自主性,设计了一定的规则让它们自由发挥,从而得到了无法复制、美丽的结果。最终,这种艺术创作方式被称为“自动生成艺术”(Generative Art)。这一分类下的艺术品,都是集合了人类智慧,以及机器劳动的成果。

Galanter-Philip_mug按照纽约大学菲利普·加兰特尔(Philip Galanter) 2003 年发表论文《什么是“自动生成艺术”?》里解释,自动生成艺术是“艺术家应用计算机程序,或一系列自然语言规则,或一个机器,或其它发明物,产生出一个具有一定自控性的过程,该过程的直接或间接结果是一个完整的艺术品”。

另外一篇论文里,加兰特尔总结了自动生成艺术的四大特征:

  • 自动生成艺术涉及使用“随机化”来打造组合;
  • 自动生成艺术包含利用“遗传系统”来产生形式上的进化;
  • 自动生成艺术是一种随着时间而变化的不间断变化的艺术;
  • 自动生成艺术由电脑上运行的代码所创建。

不仅如此,他还探寻了复杂理论与该艺术形式之间的联系——一般认为,复杂系统的“复杂”并非人们通常所指的复杂程度,而是指一个由多个简单单元所组成的结构,经过非线性交互作用,产生集体的行为。在加兰特尔看来,自动生成艺术本身就处于复杂理论的语境当中。艺术家们探索了高度有序的自动生成方式,以及完全无序的自动生成方式——这里包括遗传算法、常用于自动分形艺术的 L-System、涌现现象等等。

QQ20130128-1

自动生成艺术已经深刻影响了许多数字产品的思路。

其中,2008 年发行的电脑游戏《孢子》体现了自动生成艺术的观点——游戏将玩家置于一个系统之中,顺应系统里的规则,让里面的生物产生进化,并进而产生高度复杂的文明;每一次玩家都能够随机地创造游戏中的角色,并自由搭配种族特性,玩家的每一个动作,都将影响自己所控制种族后续的发展;每一次重头开始玩《孢子》,都会发生游戏世界里的生物发生了变化。——如果《孢子》是可以自动运行的,那么它本身就是自动生成艺术的作品了。

spore-normal

《孢子》的游戏设计师正是传奇的威尔・莱特(Will Wright),他所设计的模拟城市系列,让玩家不知不觉地认识到复杂理论。无论是玩家如何去规划道路、建筑、住宿区还有商业区、供水系统、电力系统等相对独立的子系统,都会影响一个系统的整体表现——也就是玩家在游戏中的表现。

在移动应用中,一些开发者与设计师也通过“自动生成艺术”的思路来开发软件。上周我们介绍的,由 Jaakko Tuomivaara 和约翰·哈林(Johan Halin)开发的 Deko,利用几种特定的组合随机生成壁纸——理论上看,Deko 可以绘制出无限张不同的壁纸。哈林还专门搭建了一个网站,用于收集用户所生成的,符合人类美学观点的壁纸。

从我上手 Deko 的体验来看,这款表现了自动生成艺术的应用,给予我自己设计壁纸的权力。只要产生结果是不可重复的,那么它就能够满足我们“个性化”的需求。当自动生成艺术从艺术形式变为具体产品,那么它所给予普通消费者的,是一种艺术创作的权力。

当艺术能够通过机器的方式生成,那么艺术品的产生,则不是个人经验、运气,更多是一个人品味的体现了。

 

题图同样是一幅自动生成艺术的作品,来自 watz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