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董事会非执行主席谈“后乔布斯时代”

公司

2013-02-21 13:30

亚瑟·莱文森(Arthur D. Levinson)是基因技术公司(Genentech)的现任董事会主席,他于 2000 年加入苹果董事会,从 2005 年开始联合管理苹果董事会,2011 年被任命为苹果董事会非执行主席,接替乔布斯空缺。同时他也是乔布斯的好友。

CNN 消息,本周二下午莱文森在斯坦福大学的商学研究生院接受了该校学生 Vicki Slavina 的采访,畅谈乔布斯、苹果的现状以及董事会扮演的角色。

“很怪。”

这个词被莱文森用来形容乔布斯死后至今的 16 个月里,他在管理苹果公司董事会时的感受。他表示,尽管现在苹果照常做产品、搞发布会,但乔布斯的缺席依然很难被忽视。

莱文森至今没有看完乔布斯的传记,因为他比作者更了解乔布斯本人。“每当我走进会议室,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念乔布斯。公众视野中的乔布斯,和我认识的乔布斯,在许多方面并不一样。”

在和主持人以及观众的对话中,莱文森反复强调“公司的短期收益其实并不重要”。他将每季度 131 亿美金的利润和 545 亿美金的营收称为“现象级”的数字,但依然让“投资人失望”。最近一次的发布会后,苹果的盘后交易价下跌了 10% 以上,从去年 9 月达到历史最高价 705.07 美元起,到今天股价已经下跌了近 35%。

回顾一下财报:苹果 2012 财年第三季度的营收 350.23 亿美元,净利润 88 亿美元,每股收益 9.32 美元。该季度共售出 2600 万台 iPhone、1700 万台 iPad、400 万台 Mac 以及 68 万台 iPod。由于营收和净利润不及华尔街分析师预期,造成盘后股价下跌 5%。第四季度中,苹果总营收为 545 亿美元,净利润达到 131 亿美元,平均每股收益 13.81 美元,其中总营收和净利润这两个数值创下了苹果公司成立以来的最佳纪录。

财报公布后的盘后交易让苹果股价大跌 55 美元,降幅达到 10%,原因依然是“分析师预期太高”。

“后乔布斯时代症候群”

乔布斯离世后,投资人有所担忧是完全可以被理解的,苹果地图和 Tim Cook 的道歉等事件愈发加重了这种疑虑,也迫使所有人接受“后乔布斯时代”已经到来的事实。尽管如此,莱文森对苹果的长远发展充满了信心:“我们应该讲目光放长远,至于公司的近期走势如何,或者究竟有没有卖到 4700 万到 4800 万台等问题,让其他人去琢磨吧。”

谈及董事会的作用,莱文森表示尽管董事会可以优先拿到样机,提出自己的专业意见,但当长期规划的任务压下来时,个别的产品问题就不再具有优先级了。

“董事会不会去研究产品规格,”莱文森强调,“董事会的作用相当于‘出气筒’和‘钱包’的结合物,当然,我们还可以任免 CEO。”因此,一个“高质量”的董事会,也是十分稀有的董事会,自然不会向 CEO 和行政管理团队那样做事。

莱文森的技术背景决定了他“另类”的处事态度和钻研的精神,无论是在科技领域里还是在商业潮流中,他都对科技抱有深入骨髓的信仰。而正是这种信仰,让他带领基因科技走出阴霾,也是因为信仰,他能够在苹果公司站稳脚跟。

当高层变成公关

最近苹果的高层们(或前高层)都开始纷纷对外发声了。

日前 Tim Cook 在出席高盛科技互联网会议时就否认了有关廉价版 iPhone 的谣言。

Cook 表示,“其它公司会经常推出的一些低价且低质、甚至低能的产品,而苹果的目标始终是推出最优秀的产品。”

本周三,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周三对 Tim Cook 和其他苹果高管发出警告称,认为苹果必须“酷”,还得保持“酷下去”,否则就将陷入困境。

他认为虽然苹果已经开始失去“最酷的公司”的地位,而且认为苹果的产品已不再能够“轻松超越” Amazon 和 Google 的竞争性产品,原因是那些公司“都拥有伟大的想法”。“我们过去会有这样的广告:‘我是Mac,我是PC’,而Mac一直都是更酷的那个。但我现在感到很痛苦,原因是我们正在一定程度上地失去这一切。”

发声如此频繁,目测这就是心虚的表现了。如果对产品失去的信心,这种心虚应该是必然会出现的,自然话也就变多了。当董事会主席的非执行主席都出来发言,无论是自捧还是自黑,无论是借着什么名号,起码对苹果高层而言,心里揣着的还将会是恐惧。

是的,苹果害怕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