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2-22 12:45

为 Google Glass 叫好,也为它担忧

陈一斌 陈一斌 社区负责人
-

Google 为我们带来深具未来感的 Google Glass——它的形态与科幻小说、漫画、电影里面人们设想了无数遍的智能设备“几乎一致”。

昨日之科幻,可能是今日之现实。飞机、汽车、坦克、潜艇等等,不也曾经是人们想象中的事物么?只不过,当科幻变为现实,就好像一个挖到宝藏的人,既为宝藏而喜悦冲动,又为害怕这是一场梦幻而忧心忡忡。

“我究竟是醒着呢,还是在做一场梦?”

从前天晚上的兴奋的情绪冷静下来,我仍然感受到 Google Glass 的进步意义,解放双手,随时待命的它,配合 Google Now 主动推送的特性,可能是比 Siri 更加称职的语音助理。配合 Hangout,Google Glass 能随时与朋友共享当前的时刻,这给人带来的冲击可能是更强烈的——一段视频所包含的信息量,远远比声音、文字丰富——或许 Google Glass 还会改变新闻报道的方式。如今,网络上最火的帖子,当属“直播贴”。

而随时翻译的功能, 更是为 Google Glass 添加实用性与科幻感。还记得多啦 A 梦的“翻译面包”吗?那是多少年前,儿时的梦想啊!Google Glass 与现实增强技术,天生一对。诺基亚开发的“城市万花筒”,若开发出 for 智能眼镜的版本,它的交互将更加自然、顺畅。一些基于地理位置的现实增强游戏,也有了更好的游乐方式。

Google Glass 与增强现实、地理定位技术相互搭配,还可能变革广告的展示方式。去年 10 月受到关注的,利用增强现实技术来卖广告的技术团队 Candy Land 在接受 AdWeek 采访时说,“你可以打开应用,然后环视一周,距离最近的 ATM 就会显示出来,而距离你较远的,会离你更远一些。”

以上的一切,都必须构建在成熟的硬件、软件、网络之上。前天晚上发布的 Google Glass 视频里,全都是 Google 自己的服务,届时引入第三方应用后,与系统的搭配能达到怎样的程度,尚无法担保。开发者是否适应这一新形态的设备,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通过智能眼镜显示广告,会否污染视听呢?Twitter 上有人发布了一幅漫画,这或许是将来:

google glass advertising

过于前卫的概念,常常会冲击现行的社会规则。如今人们对 Google Glass 的担忧也不少。

Steve Mann 在 80 年代就开发出与眼镜形态的智能设备。为了避免别人误会,他会随身携带医师等专业人士所出具的证明文件,但在现实中依然遭到麻烦,去年 7 月,他在法国巴黎一家麦当劳就餐时,就遭到三个人的推搡、挥拳,不但毁坏眼镜、还撕掉文件。

发生在 Mann 的事情表明,社会还没准备好接纳这一新形态的事物。许多人开始担忧 Google Glass 会有意无意地侵犯他人的隐私,或者自己的隐私在不觉察的情况下,被人侵犯。但归根结底,互联网无法控制信息高速流动,换言之目前人们没有很好地控制隐私的方法,这才是深层恐惧的原因——这个问题恐怕不是当下能够解决得了的。

除了隐私之外,学生会不会利用 Google Glass 来偷窥试卷答案呢?Google Glass 的用途将如何,@chrissc921 有一句中国式的回答:

有了Google Glass,就敢在街上扶摔倒的老太太了!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