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产品 2013-02-24 12:57

我体验了 Google Glass:它是“未来”,每月更新

By Joshua Topolsky from The Verge ,ifanr Team 译校,转载请注明译文链接

这篇文章是 The Verge 作者 Joshua Topolsky 体验 Google Glass 之后所作文章。文中详细地描述了 Google Glass 实际使用的各种细节、Glass 这个项目背后的理念和设计原理等。

Google 纽约总部大楼第 11 层上的磨砂玻璃门开了,一个女人走向前来迎接我。她像是一个正常的人类。正常高度,体型瘦削;她的目光明亮、好奇。她靠过来和我握手,这时候我敏锐地意识到她戴着的那个设备,就在你通常期望会是眼镜的地方:在她额头下方,有一个铝合金与塑料的细条,以及奇特的棱镜片。Google Glass。

一年前它是一个完全的怪胎,18月前它不过是一场试验,如今它看起来像是一个真正的产品。一个可以在年末到达消费者手中(或者说是头上)的东西。一个全新类型的计算设备:可穿戴,为减少干扰而设计。创造它的目的就是让你以一种完全自然的方式去捕捉和交流。它是反智能手机的,明显是要打破我们在科技交互方面的旧想法。握手结束后,我开始研究迎接者额上的怪异设备。我的思维开始纠结于一个简单的问题:谁会想要在公共场合戴着这个东西?

找到 Glass

Glass 计划大约开始于”三年前“,发起人是名为 Babak Parviz 的工程师。它是 Google X 实验室项目的一部分。这个实验室也研究自动驾驶汽车和神经网络,以及其它东西。与 Google 那些史诗般的、科幻般的科研计划不同,Glass 成为现实比任何人想象的都要快。在去年的 I/O 大会上,公司提供给开发者提前使用的机会,叫做“探索者项目”( Explorer Program)。就在本周,它将有机会提供给美国民众。通过 Twitter 营销,公司让潜在的用户解释他们将如何使用这种新科技。可以把这看做是一个真正前沿的 beta 测试——我们都知道 Google 喜欢这么做。 

我就要对 Glass 进行 beta 测试。但首先,我有些问题。

坐在一个平淡到令人惊讶的房间——以 Google 怪诞的办公室标准来看——我发现自己对面是 Glass 开发中最重要的两位人物,产品主管 Steve Lee 和首席工业设计师 Isabell Olsson。Steve 和 Isabelle 在讲述这个产品的时候,显得非常有说服力。他兴奋,甚至有些欢快,当他讲到与 Glass 相关的观点时,明亮的大眼睛闪着光芒。Isabelle 更矜持,但言语中充斥着对产品不可思议的热情。而且她有着异常红的头发。甚至在我们开始谈论 Glass 之前,Isabelle 和我就海军蓝颜色的定义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她对设计充满激情——目前这种状态似乎在 Google 传播甚广,已经显效了。

尽管设计的问题是我首要关心的,但随着谈话的进行,Glass 为何会存在的话题开始出现。这显然不是为了制造新的时尚佩戴品。Steve 试图向我解释这个问题。

“我们为什么要开发 Glass?我们都知道,人们喜欢联系的状态。家庭成员总是在彼此发信息,体育爱好者查询自己所爱团队的分数。如果你经常旅行,你必须了解航班的实时情况,或者登机门是否变更。科技可以让我们联系起来。现在的一个很大问题是,科技带来了干扰。如果你为人父母——让我们谈谈你孩子的表现,看他们玩足球或者演音乐剧。通常,朋友们会举着摄像机捕捉那样的时刻。猜猜怎样?它消失了。你错过了一场出色的比赛。”Isabelle 插话说,“你看过 Louis C.K 站起来告诉父母们说,‘现实中你孩子们的分辨率更高。’每个人都笑了,但是她表明了观点。

1

自从 iPhone 降临,以及接下来的移动革命后,人类面临着一个新问题:没有人关心自己真正在做的事情。每个人似乎都在低头看某些东西,或者透过某种东西来看。观看你所爱的乐队表演,或者孩子的朗诵,这些完美的时刻或者通过设备的摄像头捕捉——设备挡在了你和真实体验的中间,或者被不断地通知打扰。来自外部世界的呼叫,闯进了那些本应完整的私人时刻。

Steve 接着说。“我们在想,如果我们使科技更接近于你的感觉,会怎样?这是不是会让你更快获取信息,与其他人联系,但是它所采取的方式——通过一种设计——却能够在你不与科技交互的时候毫无干扰?这使我们想到了 Glass。”我的目光无法离开他右眼上方的镜片。“这是一种新的可穿戴科技。这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非常有野心的方式,但这正是我们开发 Glass 的基础。”

我理解。我们都容易分心。无人集中注意力。我们错过了生命中所有的时刻。确实,这是一个问题,但这不是一个新问题,这也不是我们首次被新技术分心。天,他们过去认为汽车收音机会让司机开出高速路。我们都会想办法如何处理我们的分心,不是吗?

或许的确如此,但 Glass 团队显然不想等待答案出现。Isabelle 告诉我她想到这个概念的时刻。“有一天,我去上班——我住在旧金山,但必须去 Mountain View 上班,路上有好多公车 。我去了一个公车站,然后我看见一排人这样站着,不是 10 个,而是 15 个人,“她低下头,模仿低头看智能手机的人。”我不想那样做,你懂吗?我不想成为那样的人。正是这个时候,我突然醒悟了。OK,我们必须要做成这件事。它是大胆的,它是疯狂的。但我们觉得可以用它做些酷的事情。”

大胆和疯狂听起来很合理,特别是在 Steve 向我透露公司希望 Glass 在今年年底作为消费品上市之后。

Google 级的设计

暂时忘记普通的眼镜。忘记笨重的时髦眼镜。忘记约翰列侬的圆形太阳镜。忘记“夏季的男孩们”;忘记她头发后梳、戴着 Wayfarer 眼镜的模样。(译注:“夏季的男孩们”是老鹰乐队的一首歌。)假装那些东西从未存在过。迁就一下我吧。Glass 的设计实际上非常漂亮。优雅、成熟。它们看起来是人类的东西,同时有那么一点怪异。有未来感,但并不脱离时代——就像是 60 年代的工艺品,就像有人试图去想象 2013 年的模样。这是苹果级的设计。从某种方面来说,它超越了苹果最近所做的东西。它大胆、有创造性、俏皮, 但仍能极致简单。当拿在手中或戴在头上,材料给人的感觉很好,坚固,但令人惊讶地轻、舒服。如果 Google 能够保持这种水平,很快我们会说这样的话,”这是 Google 级的设计。

即使是包装好像也经过考量。这个系统由基本的部件构成。Glass 的主体是触感柔软的塑料,包裹着处理器、电池和平衡物(它的位置是你的耳后)。构成 Glass 弧形框架的是薄薄的金属条,很特别的镜腿和鼻托,使设备可以放置于脸部之上。Google 制造的第一款设备拥有不同的颜色。如果你不想显得有创造性,这些颜色是:灰色,桔色,黑色,白色和浅蓝色。我和 Steve 还有 Isabelle 开起了玩笑,聊起了自己所想到的更有创造性的名字。“灰色的是石墨色?等等,不要告诉我。我要猜下”。我开始列出名单。“番茄色?玛瑙色?香粉——不,是雪崩,和海风。”Steve 和 Isabelle 笑了。“很好,”Isabelle 说。正经来说吧。页岩。橘红。木炭。棉花。天空。非常接近吧。

00

谈话开始转向对每天佩戴产品的颜色重要性的讨论。Isabelle 跟我说:“颜色是很多因素中的其中一个,也许你会想‘好吧,无所谓,这很重要’,但是毕竟是第二位。然而我们开始意识到人们是如何爱上这个设备的。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颜色。”

另外颜色还有其它效果。当我看到不同颜色的设备时,当我试戴橘色和天蓝色的时候,我开始对哪个更加“自我”而斤斤计较。这并不像你看待最喜欢的一副太阳镜时的感受,但这激起了相似的反应。它们应该让你感觉像是自己的东西。

Isabelle 从 Yves Behar 的设计室来到这个项目,来到 Google。她加入 Glass 团队的时候,他们的产品只是一副怪异的白色眼镜架,眼镜架两端都粘着可笑的大块电路板。或许略带讽刺地,她给我看了一个香奈儿盒子,里面装着最初的原型设备,它的棱形镜头软绵绵地悬挂在右眼,一个灰色的细条电线从一端延伸至另一端。这是电路实验板版本。

Isabelle 的工作就是将 Glass 变成你可以佩戴的产品,即使你可能还不确定是否要佩戴它。她知道这依旧还有一些挑战。

公司将出货的探索者版本将有一个可替换的太阳镜配件,可以很方便地拧上或者拿下。我必须承认这让 Glass 看起来更加正常。我还知道了 Glass 其实可以拆分,可以将右边的处理器及镜头与中间的金属边框分开来。这让你可以将另一个适合 Glass 的框架接上去,这样将完全转变设备的外观但同时保持其头戴式的功能。

Steve 和 Isabelle 不愿透露他们是否有跟雷朋或者 Tom Ford 眼镜(生产我眼镜的公司)合作,但是纽约时报才报道了 Google 正在跟 Warby Parker 商谈相关事宜。我则倾向于相信这个谣言。很显然,Google 意识到这个产品的需求不只是要看上去可佩戴,还需要让人们有欲望去佩戴。是的,对我而言,Glass 看上去很漂亮,但是我还是不想戴着它。

镜面反光中的 Topolsky

终于,我有了佩戴这个设备的机会,并且知道了在现实生活中使用 Glass 的感觉。这一刻我已经等了一整天了,如今终于实现了。当你启动 Glass 的时候,应该会有一个小型窗口漂浮在视野的右上角,但是我没有立刻看到全部的东西。相反,我能看到上面部分的重影,而底部一半像在我眼角处消失了。Steve 和 Isabelle 调整了鼻托后,我突然看到了发光的盒子。成功了。

要适应你视野中的亮光屏幕需要一段时间,当你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尤其奇怪。它消失后,你想使其重现但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实现。幸运的是,这种情况只出现了一次,至少对我而言。

000

你看到的东西是这样的:显示了时间,底下还有一小段文字是“ok glass”。这是你激活 Glass 听从语音指令的方法。事实上,这是两个步骤。首先,你必须触摸设备的一边(它真的是一个触控板),或者慢慢地将头向上倾斜,那是一个叫醒 Glass 的动作。一旦做完上述动作,你需要先说“ok glass”才可以开始其他的语音指令,或者用手指在设备右边滑动浏览选项。你可以通过手指在眼镜架上前移或者后退来滚动选项。通过点击进行选择以及向下滑动来“返回”。然而,很大部分的交互是通过语音进行。

设备可通过 Wi-Fi 获取数据,它也可以通过蓝牙连接到 Android 设备或者 iPhone ,在外时可以使用 3G 或者 4G 数据。Glass 里面没有蜂窝式无线电,但是有 GPS 芯片。

让我首先这样说吧,实际使用 Glass 跟 Google 在其最新的演示视频中展示的几近一致。那不是 CGI,是 Glass 实际使用的情况。它很整洁,典雅而且相对合理。屏幕并不会造成干扰,也不会让人感到有压力。它在那里,然后很快就会消失。Glass 并不骇人听闻,也没有不和谐。它只不过是你视野中的新东西,而且真的很酷。

在你说完“ok glass”之后,Glass 就可以做所有的基本任务,就是那些你想要通过面前摄像头所做的事情。说完“照相”就开始拍照,“录像”则摄录 10 秒钟的视频。如果你想要做更多,你只需轻敲设备的一边。说“ok glass,Google”的话,你就可以开始搜索,而这很依赖于 Google 正在做的 Google Now 及其知识图谱。很多时候你通过 Glass 提问的时候,你得到的是高度风格化的、充满信息的卡片,就像你在 Android 系统上使用 Google Now 一样。

大部分时候,自然语音搜索都会正常工作,但是当它不正常的时候,会很困扰,给你的只是一堆像会通向死胡同的文字结果。另外,Glass 并不总能准确听见你所说的话,或者它期待你说话的语速跟实际情况不一致。当发出的语音指令对设备来说太快以致难以理解的时候,我不得不多次重复。但是当它正常使用的时候,Glass 的反应速度通常很快,像预想中一样提供信息以及开始运作。

一些状况源于一个更加常见的问题:没有数据。Glass 要想正常运作的一个关键因素就是良好的数据连接。当戴着 Glass 在外闲逛时,丢失数据或者手机上数据运行很慢的话将让 Glass 进入一个几近无法使用的状态。

Steve 和 Isabelle 知道体验并不完美。实际上,他们告诉我,在探索者项目开始运行后,团队计划每月进行一次更新。很大程度上说,这是仍在进行的工作。

但是对于很多人来说,Glass 最有趣的部分将不是它的搜索功能,至少不是提供数据这一基本功能。是的,它能告诉你布拉德皮特多大了(49岁),但是 Google 更注重的是实时,它能为你做些什么。想了解天气情况?它可以做。想获取导航?它也可以,并实现 turn-by-turn 导航。想要和某人 Google Hangout 并让他们看到你正看到的?没错,它可以实现。

但是让每个人都将为之疯狂的功能,而你也可能最想使用的功能则是, Glass 有能力通过“你在那里”的视角照相和录影。我没有撒谎,这个功能极其强大(甚至有一点吓人),可以通过你手指的滑动或者简单的语音指令就可以开始录影或者拍照。当我使用 Glass 的时候,我们在附近的星巴克操作使用。和我一起的摄影师也一同参与了。

当我们进到里面的时候,星巴克的雇员让我们停止录像。当然,没问题。但是我让 Glass 的录像一直运作,从我开始发布指令直到拿到咖啡。是的,当设备在录像的时候,你可以看到镜片上的一束光,但是我感觉很多人都不知道他们当时正在看着什么。收银员好像很想问我脸上戴着的是什么,却始终没有开口,而且也没有要求我停止录像。

一旦“探索版”(Explorer)问世,你将会看到人们会在这方面十分频繁地使用(或者说滥用)它,也许“滥用”这个词用得有些偏激。Steve 告诉我“探索者”计划的其中一个部分就是弄清人们希望(而且将会)怎样使用 Google Glass。“这一点非常重要,”他表示,“我们试图为使用者进一步扩展产品的生态圈。目前只有团队成员和其他少数 Google 同事在进行测试。我们还想让公司以外的人参与进来。事实上,对开发者而言这种想法至关重要,因为 Glass 是一款全新的产品,而且它不仅仅是一款软件。我们希望能够从其他人那里了解到如何让这款产品真正融入进他们的生活。我认为这对其他参与者而言是个十分难得的机会,他们不仅仅是通过反馈的方式帮助我们完善 Google Glass,而是在和我们一同建立一套新的‘社会规则’。”

111

我问他们是不是在试图以此定义一套“Glass 规范”,是否出现 Twitter RT 的 Glass 版?“这就是“探索者”计划想达到的目的,”Steve 如是回答。但这并没有回答如下问题:使用这种不需要举起就可拍照,并且经常会被拍摄者的目标人群所“忽略”的相机,什么是正确的做法,什么是错误的做法。人们会对这种设备安心吗?或者说,他们应该安心吗?

对 Google 而言,隐私问题将会成为其推广 Glass 的一大障碍。想要克服这个阻力的难度和说服人们去佩戴这个看起来奇特、而且非常不时髦的设备一样困难。

 不过,戴上 Glass 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闲逛的时候用一下吗?我只能说这种感觉棒极了。

想象这样一种场景——当你在拥挤的马路上收到一封短信或者接到一通电话,而你若想查看短信或者接电话至少要经过两三个步骤,这些步骤都会把你的注意力从你正在专心面对的事情——也就是走路——上移开。如果你使用 Glass,这些信息会直接浮现在你眼前,引导你进行下一步。而下一步仅仅只是碰一下眼镜的边缘或者稍稍抬一下头——这些步骤不会干扰你行走,也不会让你碰到人。这是一个简单的概念,但是在实践中非常强大。

这种便利也体现在导航的时候。当我刚来纽约时,经常是一下火车就用 Google 地图查找路线。即便是在这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当我走出地铁站时也会迷失方向。当你需要查找路线时,你仍然需要向 Glass 询问方向,但是不再被手中的设备分散注意力,便利是十分明显的。在城市里,Glass 会让你觉得自己更加“强大”,更加趁手,而且肯定更少分心。

必须承认,戴上 Glass 让我更加有自我意识,或许那只是我的幻想(或者是因为我看起来像个怪人),不过我感觉到人们会盯着我。当我和某个人有了眼神接触之后,我总会感觉他想说“嘿,那是个什么鬼玩意?”这让我感觉不舒服。

Steve 认为当这些问题出现之后,人们会兴奋地询问 Glass 是什么。“我们戴着这玩意生活了差不多一整年,使用 Glass 让我感觉十分有趣,也让我异常兴奋。在此之前,我们对它超级兴奋,并且对 Glass 的设计抱有极大的信心,不过你只有真正戴上它之后才能知道答案。当然,我的朋友总拿我开涮‘现在没有姑娘会搭理你了,他们会认为你很怪异。’事实恰恰相反。”

我并不认为 Glass 适合所有场合。当父母记录下自己小孩的每一个可爱瞬间,而跳伞运动员和登山者们不用拿着摄像机就可记录自己难得的人生体验,显然这是多么令人兴奋。当然,当你独自去往泰国,Glass 也许可以帮助你翻译或者指引方向——但当你去参加一次晚宴,或者约会,又或者去看场电影的时候,它也许并不适合。事实上,在上述这些场合中,戴着 Glass 会带来不少尴尬,至少,它会使现场情况向着你不喜欢的方向发展。

有时候,你希望以一些老旧的方式分散注意力;而有时候,你希望人们会注视你——而不是你脸上的某个设备。在那个时刻,它可能在录制他们,也可能没有。

于是,回到了开头的问题:谁会在公众场合戴着这东西呢?

不是“如果”,而是“何时”

老实说,当我真正戴上 Glass 的时候,我变得非常喜欢它。它不会让我不适,而且能够把一些有巨大价值和潜力的新东西放进我的视线里(这是事实,也是比喻)。我觉得不戴眼镜时,脸看起来怪怪的,当然,戴上了 Google Glass 也显得怪怪的。但过了一会儿,“怪怪”的感觉越来越少。这说明了一些东西,不是吗?

Google 会和设备一起发布太阳镜配件,它也是经过好长时间才使体验正常化。与雷朋和 Warby Parker 等公司的合作关系会进一步改进体验。现在问题已经变得越来越清晰——在使用它,并且感受到公众场合使用的感觉之后——怎样使用才会使你感觉更加自然。

它已经准备好走向大众了吗?不尽然。Glass 团队离让人们将佩戴 Glass 变成一种习惯的目标还有很远的距离吗?当然。

但我离开的时候,确信这不只是 Google 的一个古怪花哨的计划。我使用 Glass 越多,它的意义就越显明,我就越想使用它。如果这个团队告诉我,我登记后可以用 Glass 技术增强自己的眼镜,我会当场签字,并把钱放到他们手中。正是这种情况,区分了这是小众极客的爱好,还是每个人都想拥有的产品。在使用 Glass 几个小时后,我已经确定的是,问题不再是“如果”,而是“何时?”。

ifanr Team 成员合作翻译,转载请注明译文链接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如何运营微信公众账号?新媒体一线的碰撞和启发

2013-02-24 13:01下一篇

挑战 iPad mini,三星发布 Galaxy Note 8.0

2013-02-24 11:31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