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订阅我们

爱范消息
Newsletter

报道未来, 服务新生活引领者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2-28 09:08

东行采访记(一):铝合金开源机器人 Makeblock

陈一斌 陈一斌 社区负责人
-

在深圳,“创客”不是空洞的符号,而是实实在在对一群人的称呼。他们在分布在创业路、华侨城、华强北,精通英语,痴迷开源硬件,其中不乏工程师、设计师、程序员——在深圳,他们如鱼得水,再也找不到比这儿更好的地方。

我从广州出发来到深圳,进行密集采访,了解“创客”,了解“创客”在深圳的生存状态,以及他们不约而同选择深圳的原因。我的第一个采访对象,就是之前在 Kickstarter 上成功募集资金的 Makeblock。

makeblock1这是一个利用铝合金打造的机器人积木平台。王建军去年独自在家绞尽脑汁想了两个月,后来搬到柴火创客空间,与深圳当地、国外的创客一同交流,终于确定了既提供了足够灵活度、又有强大扩展性、同时还能提供足够结构强度的方案——他在铝型材中间挖了特别的凹槽,配套三种长度的 M4 螺丝。通过不同长短铝型材的拼接,可以用来搭建各式各样的机器人框架,加上提供动力的电机,以及为控制机器人行动的开源单片机 Arduino,再上一点简单的代码,一个开源机器人便可搭建完成。

深圳“关内”创客团队的平台梦

当我走进王建军的办公室,地面上、椅子上、桌子上都堆放着大大小小的纸箱。而靠近窗口那边,Makeblock 的刘鹏还有另外一位成员正在打包行李,整个团队都将迁往“关外”。

“关内”“关外”是深圳当地人对经济特区,以及经济特区以外地区的称呼。在深圳,由宝安区和龙岗区进入深圳经济特区的行为被称作“入关”,反之为“出关”。王建军搬办公室最大的原因是地租太贵。在“关外”,同等价格能够租得起三倍面积大的房子。不过,真正原因是团队即将招揽更多员工,进行快速扩张。现在,王建军注册的葫芦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只有四名正式员工。

“创客”是 Makeblock 第一批用户群。不过,项目在 Kickstarter 上线之前,Makeblock 的销售额已达一个月一万美元,到 12 月份,销售额达到一万五美元。不过,在王建军看来,这还很不够。Arduino 还存在门槛,他希望把这个门槛降低到“每个人都能玩”,扩大开源机器所面对的用户群体。

Makeblock 正在开发新的产品,降低 Arduino 的入手难度——实际上 Arduino 就是一块电路板,上面有各种各样的接口,但这些接口的用途并没有在外表标明,必须让用户自己去查阅多次说明书,也无法让消费者群体直观地了解到 Arduino 的作用与用途。而王建军和团队成员所作的,在 Arduino 上添加一块扩展板,将 Arduino 原有的接口引出来,并用颜色注明用途。

elec-banner

通过这样的改造,消费者能够明确了解 Arduino 上面接口的定义,以正确的方式跟各种各样的模块相连,如果想添加蓝牙模块、速度计等等,都会变得简单。在王建军的计划中,各种模块将通过普通的电话线与 Arduino 相连。

未来,他希望 Makeblock 会是一个平台,不光只有铝材质的机械部分,还要有电子控制电路板部分,还要有相关的软件开发平台——从这三方面来着手降低“创客”圈子的入门门槛,让没有专业知识基础的人也能接受。在采访中,我们也谈起了国外入门门槛很低的机器人模块 Cubelets,它基本上“拿来就可以用”,不过未来的扩展性就有所降低。换言之,他希望 Makeblock 既能面向初级用户,也能面向高级用户。

目前 Makeblock 只面向国外市场,特别是美国。之所以避开中国市场,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王建军说,目前团队还比较小,订单数量太大,会应付不过来,因此将精力集中在利润率比较高的市场。另外,他也担心“在中国声响搞得太大,一被抄袭,我们就变得很被动。”但最终,他还是希望回到中国市场,“等我们有那个实力之后。”

应用

期待国内类 Kickstarter 的平台

今年 1 月,Makeblock 在 Kickstarter 上线,募资成功,不但收获关注的目光,也收获了一批乐意实验、乐意支持的用户。这番经历让他有一些感触——为什么 Kickstarter 如此受欢迎呢?因为用户“为了个性化,为了一定的参与”,“为了市场上买不到的价值”,他们乐意为产品买单,即使这件东西外观不够好看,存在一些小 Bug。

Kickstarter 为硬件创业者提供了一个很不错的平台,不但为项目募集一批资金,而且收获了一批用户群体。王建军认为,“中国需要 Kickstarter 这样的平台。”然而国内类似的平台,筹资额度上和 Kickstarter 有相当大的差距,尚不能成为为创业者提供服务。

王建军认为有三方面的原因,发起者、支持者、运营者这三个关节都有原因。发起者方面,国内具备冒险精神的人依然比较少,他们会有许多想法,但总是“晚上想想千条路,早上起来走原路”,不愿意迈出实现自己想法的第一步。支持者方面,国内的民众显得没有美国民众那么热情。此外,运营者没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也让人失望。

从去年 11 年 5 月离职,全身心投入到 Makeblock 以来,王建军就开始尝试联系厂房,为他制造产品。但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

一方面如果订单量较小,工厂方面会报高价,让创业者承受不起,而且如果订单量小,工厂甚至可能直接拒绝;另一方面,创业者可能自己本身更加喜欢研发和设计,但与工厂打交道,却不那么擅长,这相当于让创业者被迫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

谈起过去自己寻找工厂的经历,“痛苦”这个字眼出现了三次,可见寻找工厂的经历给他带来多么深刻的印象。也许你会问,“不是有阿里巴巴吗?”实际上,阿里巴巴更像是企业黄页,上面有联系方式,能够让创业者与生产者联系,但后续沟通的成本依然很高。

王建军希望国内类 Kickstarter 的平台能够在生产组织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这些平台能够挑选一部分工厂出来,签订协议,形成一个比较稳固的关系。届时创业者只要通过平台询问,就能够知道他们所需要的材料哪个厂家能够生产,而且工厂不会因为订单量较小而不做,要价不会太高。实际上,广东佛山有相当多的小车间,平时没有什么订单。整合工厂资源,对于硬件创业者来说,是能够提供相当大的便利的。

——不仅国内团队需要,实际上国外团队也需要。Kickstarter 上的明星项目 Pebble 团队,即使揣着跟实际产品差不多的样品,也不得不前来中国多次,寻找厂家生产。

王建军觉得,制造是中国独有的优势,中国工厂的生产、物流都十分灵活和迅速,尤其是深圳这个地方,它辐射了东莞、佛山等地,有时候早上下单,下午就能送货过来。这种速度,造就了深圳优越的硬件创业环境,也是这种速度,构成中国硬件创业者的优势。

现在,除了 Y Combinator 的 Paul Graham 等国外的投资者开始关注硬件创业以外,国内也有一批投资者开始关注硬件创业。这能够解决硬件创业者初期资金来源的问题。关于这点,王建军也有直观的感受,“最近两个星期,已经接到不下二三十个电话,都是希望来了解项目的。”

 

文中图片由 makeblock 提供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