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3-02 17:54

爱范聚的科技硬件畅想曲

刘文慧 刘文慧
-

珠江新城,曼索蒂咖啡馆,ifanr 爱范聚在这里进行着。聚在一起的,不一定非是昔日好友,志同道合,更可以借一杯咖啡,分享下彼此对科技硬件的理解。

Raspberry Pi 的成功和火爆已引起国内市场注意。蒋嘉之就带来两部 Raspberry Pi,这可是他二岁儿子的图片浏览器:“我 load 了一个 Chrome 浏览器,接上电视机,搜索动物的图片,我儿子特别喜欢,可以认识新的事物。”

这款开源的硬件在人们充满想象力的创意下,得到无限的发挥。其形式也引起凌宇辉对未来物联网的联想:

“未来如果实现接口无线,体积越来越小,就像插座一样,成为一个通用标准,那么它就可以像移动 CPU 一样,无需另配。”

蒋嘉之就表示在珠江新城就有一位硬件创业者,其想法就是关于可插拔物联网模块,不过目前只是一个 idea,他正在探寻国内的硬件厂商,看能否完成。

大家都谈到 DIY 网站 instructable 所分享的教程。一旦如 Raspberry Pi 受众越来越广,使用广泛,产品实现质的飞跃,成为一个标准,用户便可通过这些网站分享自己的组装心得。

凌宇辉专注的领域是 3D 打印。他可不认为 3D 打印是一个产业,相反,3D 打印所做的正是打破产业。他介绍道,其实 3D 打印技术 20 年前已经存在,就是工业上的“快速成型”,以前用以做模具,只是因为现在其价位亦可以被家庭所接受,因而又火起来。3D 打印可以打破工业化,在家中做生产。不过工业上,3D 打印的瓶颈则在于其堆砌出来的精度仍不够。

王敬博就提出媒体对于 3D 打印的评价,称其将“变更美国制造业”。凌宇辉的看法是如果技术成熟,中国也变成世界工厂的工厂,因为有些东西是无法改变的,比如产业链。中国的供应商数量多,充分竞争,充分低廉,因而整个产业链难以转移。如果要转移,有两个方向,一个是欠发达国家,另一个就是朝鲜。

对于硬件创业和软件创业,哪个更容易这个问题,大家意见不一。凌宇辉认为硬件更新比软件慢,基础难以改变,更单纯。王敬博则觉得硬件更新换代更快。蒋嘉之的看法是软件创业灵活性大,同时他认为以后的硬件最小的单元应该是模组,实现组装。

说到这,话题一转,大家开始聊起了传感设备。黄昱钊就说起一个同事前几天去拔牙,大家就想象未来有芯片可以植入牙齿,你舔一下就开始拨打电话。凌宇辉不禁打趣道:“那打个 kiss 不拨出好几个电话?”

王敬博谈到可穿戴跟踪“硬币”——Shine

“Shine 的使用方法很简单,每次你运动完之后,只要点一下它,它就会开始计算运动量,在计算的时候,设备边缘会亮起一个个橘黄色的小灯。最酷的是,如果你想知道运动结果如何,无需借助蓝牙、数据线等手段,只要把它放在手机屏幕上,配套应用就能够自动得到运动结果——Vu 还没透露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他就分析这应该是靠电容变化实现信息传输的,里面有一套协议,改变串口数据,实现传输。而他也认为微观变化逻辑是硬件创业一个重要的切入点。

王敬博此番带来了 E ink 手机。它具备电话、短信、网络等基本功能,但最大的特点是优化电子阅读。界面很像老人手机,续航可达一个月。在上手机器的过程中,大家探讨了定价、用户体验、渠道等问题。特别是用户体验,用过 Kindle 的人就知道 E ink 屏幕刷新需要“黑”一下,这对于手机用户来说并不熟悉,可能会以为机器坏了, 但如果不刷新,则会留下残影,两者之间该如何取舍,是公司目前思考的重点。

渠道方面,广州日报新媒体的王云龙则认为与广州日报合作也是不错的机会,如订报等方式。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