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新创 2013-3-04 17:41

东行采访记(三):“中国变得很酷只是时间问题”

陈一斌 陈一斌 社区负责人
-

在某些外国人看来,中国是一个发生奇迹的地方,深圳也是。Cyril Ebersweiler 十二年前来到中国,他见证了中国跨入 21 世纪后所迎来的快速变化,就拿深圳来说吧——“以前,我觉得深圳‘很糟糕’了,现在则是‘太神奇’了。”

我能理解为什么他从前觉得深圳可怕,人群四处拥挤,空气污浊刺鼻,地板邋里邋遢,踩上去甚至能感到黏脚,交通横冲直撞等等,这些都影响了一座城市的“仪容”。不过,我也能理解他如今为什么觉得深圳“神奇”,因为他创办了一家硬件创业孵化器 HAXLR8R,就在华强北。

HAXLR8R 的办公室拥有上下两层楼,下一层的一角放着几部 Makerbot 3D 打印机,还放着两张贴着 HAXLR8R LOGO 的桌子。Yeelink 的姜兆宁告诉我,办公室里所有的桌子,都是 Ebersweiler 从华强北找人定做的。这些桌子都宽大、坚固、风格简洁,初看之下,还以为是从宜家购买的。

DSC_0339

三名创业者在一层的办公桌上即兴讨论

从 HAXLR8R 的办公室往外望,就能够看到华强北路上熙熙攘攘的人群。而办公室里,创业团队非常国际化,有来自美国的,有来自新加坡的,有中国本土的。这些创业团队中,最有名的是之前在 Kickstarter 筹资,并引起一定讨论的智能开源灯具团队 Spark

HAXLR8R 每期都将孵化一定数量的团队,孵化周期只有 111 天。去年他们开始孵化第一期,有九个初创团队,其中四到五个现在已经拿到种子投资,40 万到 60 万美元不等。由于第一期的表现不错,HAXLR8R 现在提供给初创公司的资金,从 6000 美元提升到 25000 美元。

之前报道过的 Makeblock 属于 HAXLR8R 第一期里的孵化项目。当时王建军只拿到 6000 美元,但事后还是向我感慨,“当时参加 HAXLR8R 最重要的影响是,拿到了一笔资金吧。”

不过,Ebersweiler 说,25000 美元的初始资金,已经非常足够,以后都不会再增加。他宁愿初创公司时间有限、资金有限。这意味着初创团队在创业的时候,选择余地不多。在重重限制的条件下,初创公司才有可能集中方向,集中精力,直接创造出抓住市场要害的产品:

钱会让初创公司们分心,你给他们越多的钱,他们就变得越笨。

111 天,也就是三个半月,如此有限的时间,HAXLR8R 是如何规划的?Ebersweiler 说,“第一个月是让他们正在做正确的事情,评估他们产品的潜在市场,产品的功能等等。有时候他们想的太小了,产品的功能也不够齐全,我们都会给以一些指导和长谈,希望他们的产品有个正确的市场走向。下一阶段就是修正之前的方向正式开始做自己的产品,我们会给以设计和生产方面的指导。最后一阶段,主要是让他们更清楚推广和品牌的建立。最后两天,他们将会进行产品的展示。”

在 Ebersweiler 看来,三个月已经足够孵化一个硬件初创公司,他认为:

如果一个创业公司并没有能力去完成短时间内的任务,他们就必定要消亡。……而如果一个初创的点子并不合适,我们会宁愿让他们早点停止,而不是等到六个月。说实在话,其实这很残忍,也很艰难。而去年我们收到的反馈也是说项目非常难。

在这三个月里,HAXLR8R 将为初创公司提供关键资源,厂家、设计师、人脉等等。HAXLR8R 目前拥有 15 名导师,此前采访的潘昊,还有新车间的创始人李大维,Makerbot 的创始人之一 Zach Smith 以及以破解 Xbox 而闻名的 Bunnie Huang。

1

在 HAXLR8R 发现了一个制作到一半,打算放在手柄里的 N64

Ebersweiler 不仅一年多前创办了硬件创业孵化机构的 HAXLR8R,在四年前他还创办了初创企业孵化器中国加速。

让人惊讶的是,Ebersweiler 最初是一名律师,后来在北京家乐福工作一段时间。2001 年,他希望在互联网上销售在实体店内的东西,就开设一个电商平台。不过当时中国互联网才刚刚萌芽的状态,绝大多数人还不习惯在网络购买东西。

最初,他将商店里面东西价格都放进一份 PDF 里,然后将 PDF 发到消费者的邮箱之中。后来,他直接做了一个 exe 文件,放在版面的附件里面——“这个想法太疯狂了,没人敢下载 exe 文件,担心是病毒之类的东西。”不过后来,他所制作的在线销售系统,成为了家乐福的线上零售系统,被其他的一些实体店采用。

2003 年,他来到广州为一家公司建立了销售和客服中心,主要是做客户和呼叫中心的服务,这个项目主要叫做互联网忠诚度计划。他从零开始,管理着 60-70 人。

2005 年,他去了日本,想要投身移动行业,于是加入了 TBWA 广告公司,也是从头开始,建立了一个客户系统,为公司客户做手机方面的项目,CRM,市场营销,主要还是提供服务。期间他还为日产做一些产品,在他们的总部呆了一年,主要从事新兴市场的产品创建,线上营销项目,以及 CRM,还为产品制定战略和指引。

2008 年,他回到中国大连,成为一家专注移动方面公司的合伙人,带领 50 人的团队,面向中国和日本两个地区的客户。在那里他遇到了现在的工作伙伴 Sean O’Sullivan。Sean 1986 年创建了 MapInfo,比 Google 更早进入地图领域。

2009 年,他们决定一起做一些什么。当时 Sean 那边有一家投资公司正在运营。于是我们开始做中国的创业加速器,就叫“中国加速”。所以 Ebersweiler 当时是两重身份,移动公司的合伙人,和中国加速的创始人。这是当时中国第一家加速器。

DSC_0336

从 HAXLR8R 的办公室往外看,下面就是人来人往的华强北

为了能更好地运营加速器,Ebersweiler 去了波士顿的 TechStars 学习。然后回来中国,利用 TechStars 的理念在中国实践。第一次孵化项目 6 家创业公司,其中 2 个是硬件创业公司,一家来自中国,一家来自爱尔兰。那个时候,他们就发现,许多外国人来到中国,就是为了制造硬件。

三年前,Ebersweiler 成为 Leap Motion 的第一个投资者以及顾问,结果发现在美国硬件创业很难。这是目前美国硬件创业的模式:先做出模型,然后融资,最后大规模生产。但实际上,美国硬件创业者的流程往往变成这样:做出来模型,获得风投,然后投放到别处生产,然后发现产品并不能成形上市。看一下 Kickstarter 上面有多少延期发售的硬件项目,我们就能了解,美国硬件创业者所碰到的困难。

产品最终不能成形上市的原因是,创业者对成本和生产的流程没有足够的了解。“只是做出一个模型,然后觉得点子很赞,这不现实。”

但在深圳,美国、或者其它地方的硬件创业者可以直接到工厂观察自己的产品如何生产出来,对生产流程的了解,能够让人更好地从设计层面去改进自己的产品,Ebersweiler 认为这点非常重要。实际上,所有国外的硬件创业者来到深圳后,都改变原有产品的设计。

关于在中国进行硬件创业,我们有两点看法:第一,我们认为硬件创业非常有前景,可以做大做强,甚至在硬件创业的变得火热之前我们就这么想;第二、中国是个生产大国,而深圳聚集这很多硬件的厂商,在这里创建产品原型的速度很快,在其他地方需要几个星期才能完成硬件模型,这里可能只需要几天甚至几个小时,而且花费成本也相对较低,因此我们认为环境非常合适。

每支硬件创业团队来到 HAXLR8R,Ebersweiler 都会首先带他们去认识华强北。“这是最有趣的部分,我会带他们到楼下,然后 5 分钟之后,这些家伙们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在 HAXLR8R 办公室所处大楼的 6 楼,就有一家深圳电子元件的加工厂。Ebersweiler 用实例告诉来自国外的硬件创业者,“深圳速度”是什么。

不过,虽然深圳是一个无比适合硬件创业者呆的地方,但不代表它十全十美,正视相对劣势的部分,我们才能有更清醒的认识。Ebersweiler 觉得,深圳不缺制造,但缺乏正视制造的态度。“在法国,去工厂会被人视为失败者。”而在深圳,也是如此。但只有知道产品是如何制造出来,才能真正理解产品本身。此外,深圳也需要在产品设计环节下功夫:

深圳是一座设计之城。当然不只是设计产品本身,设计是一项联合恰环节的工作。中国的创业团队有很多优势,因为制造业本来就是中国的血液。不过,这需要科技人员和策略制定者不害怕走进生产的领域,因为在中国,人们对生产的概念是与“民工”相关的。

但和所有硬件创业者一样,他深信硬件创业在深圳、在中国有着广阔的未来:

我相信下一代的巨人将会由此(硬件产业)诞生。这也是华为、小米等公司正在努力的方向。不过小的硬件创业公司也可以在此发挥,将产品做大。中国变得很酷只是时间问题。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