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3-18 19:00

追梦网:众筹平台 Kickstarter 的中国追随者

上海是中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这里科技发达,思想前卫,科技氛围不比北京差,也诞生了很多享誉一时的科技公司。这里的创业活动每周都在上演,是一个适合创业的好地方。爱范儿在这里拜访了创业团队追梦网。

接待我的是追梦网项目总监梁立俊,还没到公司我们就聊了起来。顾名思义,“追梦”即追逐梦想,梁立俊说,追梦网是一个全新的平台,旨在帮助那些有梦想,但无力去实现的普通人,而帮助者并不是追梦网,是追梦网的注册用户,是希望看到别人实现梦想的普通人。

简单说,就是众人帮你筹钱,你来实现梦想。支持者会得到回报,但价值一般会低于支持的金额,所以,这种帮助包含了精神层面的支持。

梁立俊直白的说这种模式叫做众筹模式,复制于美国的众筹鼻祖 Kickstarter。爱范儿已经多次报道过这种商业模式,最近的一次朋克摇滚歌手 Amanda Plamer 利用 Kickstarter 颠覆人们对音乐的消费模式,实现她对音乐的追求。

在中国也有很多这样的人,他们有创意、有想法、有目标,但资金缺乏导致项目难以实施,如今可以在追梦网上去尝试实现自己的梦想。在追梦网上,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发起一个项目,只要你的创意得到大家的认可,便有可能筹得目标金额,展开自己的项目。

目前在追梦网上,资助相关的领域有设计、科技、影像、音乐、人文、出版等,甚至还有流浪儿童关爱行动。这些项目中,有失败的,也有成功的。有些项目可能几天都筹不到一分钱(比如蓝莓庄园助梦计划,数据截至今天),有些可能会超出预期。

作为一个众筹平台,最大的风险就是对于项目的控制是否得当,由于人人都能申请,这时候审核就尤为关键。一个有创意且靠谱的项目不仅更容易筹资成功,也会给追梦网带来更多收益。为此追梦网会在后台查看申请的项目,确定事情的真实性和可操作性,上传的图片是否规范,还会要求发起人的个人身份认证信息,签署承诺书,承担后续风险,这些都需要在上线前落实。

市场总监代安琪主管这一块,她介绍到:“有些项目就特别不靠谱,带有娱乐性质的,比如让大家出钱支持他去看演唱会,或者购买钓鱼岛等,这些在后台就需要过滤掉。”

一旦项目通过上线后,他们需要跟踪项目进展情况,督促发起人将承诺的回报送达支持者,整个过程用户支持与回报有较长的滞后性,和被支持者之间是一个信任与被信任的过程。

好的创意更能得到大家的共鸣,比如《706 独立青年空间》这个项目,筹集到了 12.7875 万元,是追梦网筹集资金的历史之最,团队对此也增强了不少信心。但也有一些项目上线之后,获得支持寥寥无几,面临失败的结局。

为了丰富网站内容,满足用户对于新、奇、酷的需求,追梦网上线了预售模式。用户可以上架自己 DIY 的作品,可以是硬件,也可以是音乐或者微电影等。对于这些作品,要求完成度高,不能只是一个概念,其实在 Kickstarter 上也早就有这种形式的预售。

追梦网目前上线的预售产品包括微电影、自制台灯、机器人等,比如 X-Bot 机器人项目收到了 4376 元筹款,完成度高达 168%;另一个台灯项目筹款 2659 元,完成度达 66%。

zmw2

预售的自制台灯

zmw3

预售的植物景观

有一组数据可以统计追梦网的项目进展概况,从 2011 年 9 月至今,发起项目 98 个,成功 63 个,成功率为 64%。目前注册用户大概有 5 万多人,最活跃的一个用户支持了 35 个项目,所有投入金钱的用户中,大约 20% 的人支持了 10 个以上项目。按照总人数和总金额算,平均每个人投入的金钱为 120 元,总筹资金额突破 50 万元。在第一年的起步阶段,他们还算是做的有声有色。

对于他们来说,最困难的时期在于初期阶段,追梦网刚上线的时候,由于对众筹模式知道的人不多,很少有人会去参与这种“亏本”的投入。由于资金匮乏,推广方面很难大规模展开,一开始只能依靠人人网、豆瓣网以及微博进行人工推广,他们甚至挨个加后续支持用户的 QQ,一对一和对方交流。他们很希望能引入媒体,这样才能帮助项目获得更多的支持。

不过相比于早期的艰辛,梁立俊说现在的情形好多了,现在很多项目会有人主动过来找他们,而且每周都有好几个,多的时候一天就可以上线 2 个。随着 Kickstarter 在美国的成功,他相信中国众筹模式网站在今年下半年会有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

但冷静下来,在国内这种众筹模式依旧会有很多困境。梁立俊说,目前主要有两个困难:

一个是中国的环境问题。众筹模式本身具有很高的风险,支持者和被支持者最大的维系在于梦想的实践。Kickstarter 所处的环境中,人们更热衷冒险、新奇,更加互信,更舍得在理念和精神上投资。而中国人对于这种建立在互信机制上的投入会更加谨慎,整个大环境对于冒险的鼓励也不强烈,这需要一个长期的培育过程。

二是回报的问题。一个项目上线,无论是众筹模式还是预售模式,投入和回报都会有偏差,而且经常是回报不及投入。比如投入 80 元支持一个项目,实际回报的价值可能就 60 元,多出来的 20 元是对创意的支持。除了创意本身是否精彩外,要大家接受这种对创意的投资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不过他们相信这一模式在中国的未来,代安琪觉得,随着众筹模式在中国的日渐成熟,8 月份将会是一个引爆点。挖掘引爆点的方法可以通过明星效应来带动,或者寻找更好更酷的项目。当然,除了他们自己努力,国内在众筹模式的制度和规范化上,也需要有长足的进步才行。

追梦网目前总共有 7 人,大多是刚刚毕业或者未毕业的大学生。除了技术和设计,每个人在工作职能上界限并不清晰,在人手不多的情况下,每个人都需要全能的表现。他们和追梦网的用户一样,都是为了梦想而努力。不同的是,他们在帮助别人完成梦想的同时,完成自己的梦想。

题图为追梦网创始人杜梦杰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为 iOS 打造应用的设计大师 Loren Brichter

2013-3-19 07:47下一篇

怒鸟登上“大”屏幕,Rovio 的迪士尼之路

2013-3-18 18:2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