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3-20 14:05

Andy Rubin 在苹果时的外号:Android

去年 6 月,美国著名的科技博客、技术传播者罗伯特·斯科布(Robert Scoble)爆料称安迪·鲁宾即将离开 Google,去一个名为 CloudCar 的创业团队。但很快鲁宾就回应,CloudCar 是朋友的创业项目,他不过是提供了免费的办公空间。鲁宾说,“我没有任何离开 Google 的打算。”

如今鲁宾没有离开 Google,但不再负责 Android 的发展。未来还会发生什么,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更多:The Verge 爆料,因为太痴迷机器人,Android 其实是鲁宾在苹果工作期间,同事们给他取的外号。那已经是 1989 年时的事情。

鲁宾看起来也十分喜欢这个外号。他后来购买了 Android.com 作为个人网站的域名,从 2004 年一直沿用到 2008 年。随着鲁宾加入 Google,Android.com 变为 Android 的大本营。

如果通过 Google 网页快照,还能够看到 Andorid.com 当年的情形,以下图片来自 Stray Pixels 的整理——

tumblr_lj7rbshfJe1qc7osm

2004 年,鲁宾将域名买下,此时 Android.com 是他的个人网站。页面上的第一条链接与 Danger 的主页相连。当时,鲁宾是 Danger 的 CEO。

tumblr_lj7rpdwAN71qc7osm

2004 年 5 月,Android.com 突然出现了一个金属人像,看起来深具科幻感。 也许当时 Android 已经是一家公司了,只不过处于不公开的状态。此后,这个金属人像时而出现,时而不出现。

tumblr_lj8pclfjdJ1qc7osm

2004 年 6 月,金属人像回归,点击之后,会出现一幅漫画,描述蚂蚁吵架的故事,结尾还幽默了一把“一只懒散的蚂蚁,摧毁了整个地球生态。”。

tumblr_lj7tc7OMt51qc7osm

2005 年 4 月 11 日,Android.com 出现了三张标记了地点的地图,一个是西雅图,一个是波士顿,一个是 Palo Alto。这张图意义不明。

后来有人猜测这张图背后的含义:Danger 的公司总部在 Palo Alto,公司后来与 T-Mobile 合作。后者的公司在 Bellevue,距离西雅图十公里远。而 Android 另外一名创始人 Rich Minner 当时在波士顿。

而回顾 Android 的历史,这张图也许还有另外一个含义。Android 的成立地点在 Palo Alto,联合创办人包括了 Rich Minner、以及来自 T-Mobile 的 Nick Sears,以及 Chris White。

tumblr_lj7u7buJhl1qc7osm

2005 年 12 月 10 日,神秘的地图不见了,Android.com 回复正常。有所变化的是,网页的顶部出现了 arubin@robot.net 的邮箱地址。但在网络上,找不到 robot.net 的资料。也可能是烟雾弹,后来我们都知道,Google 2005 年的时候,收购 Android。

2008 年,Android.com 变为 OHA(手机开放联盟)的官方网站。以开放的战略,对抗 iOS。现在,有 7.5 亿部手机采用 Android 的系统,还有 250 亿次应用下载量,这些都说明了鲁宾的功绩。

提起这些往事,Google 的基础设施副总裁 Urs Hölzle 说,“我喜欢与安迪共事,因为他有本事双眼看似无法完成的目标,然后鼓动小团队去达成它。他很有才,很积极。我不敢保证其他人也能做出 Android 这样的事。”

但问题在于,对于 Google 而言 Android 能挣脸面,但没办法带来更多实惠。有的人说,因为专利费的缘故,微软可能在 Android 上赚的都比 Google 多。去年新闻则爆出 Google 在 iOS 平台上的收入超过自己在 Android 平台上的收入。

“安迪是一个独唱艺人,他喜欢朝着一个方向前进而不理会其他人的眼色。”一名与鲁宾共事的移动产业高官说,“当 Android 成长到某个阶段,无论是对内对外,它都需要更多的互通有无、 合作,但管理这样的事业,他开始变得挫折重重,无能为力。Android 已经成长到安迪无法掌控的地步了,而且老实说,我不认为他知道下一个前进方向。”

鲁宾是一个适合打江山,但不适合守江山的人吗?

鲁宾与同伴们创办了 Danger 四年后,董事会任命 Hank Nothhaft 来担任公司的 CEO。他当时口头说认同董事会的安排,但很快就离开了公司,再度创业。旁人都看得出来,鲁宾心怀不满。

“那时他经常累得筋疲力尽,但不知不觉中做了许多工作。”从前在 Danger 与鲁宾一同共事的人说,“我曾经见过他彻夜工作,看上去濒临崩溃边缘,但第二天早上,他又穿上干净的白衬衫,准备迎接采访或是商业会晤。”

Danger 所生产的 SideKick 风靡硅谷,这是一个超越了时代的产品,但在商业上,却是失败的。董事会希望另找他人来担任 CEO 的理由也十分充分。Danger 早期投资人 Joanna Rees 说,“我们有一个十分明确的计划,安迪在落地方面十分有帮助。当时处于执行的阶段。产品方面已经有所创新。也因此我们引进了 Hank——因为他知道如何达成较大的交易,以及争取较大的合作伙伴。作为 CEO,Hank 让公司向前踏实地前进了一步。”

不久后,鲁宾离开公司,再度创业。Rees 说,“我记得自己曾说,‘他不会在这里呆多久。’”

2005 年,Google 悄悄买下 Andorid。当时 Google 的“三驾马车”中,只有拉里·佩奇欣赏鲁宾的构想:由 Google 领导的开放手机操作系统,以及全球兴起的运动,将赋予手机创新的力量,不再是平庸无聊的事物。

鲁宾初来乍到,为 Google 内部宽松的氛围吃惊,他对《In The Plex》的作者 Steve Levy 说,他“发现 Google 很疯狂”。而他限量版的德国车,以 Google 的标准来看,又显得过于招摇。

在 Google 这些年,Android 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但鲁宾所看重的 OHA(开放手机联盟)一开始声势浩大,打算整合厂商、运营商的力量,推广 Android 手机,但很快它成为“幕后的东西”,各怀鬼胎的手机厂商将 Android 变得碎片化。另外一个 Andorid Update Alliance 的成绩也十分一般。

离开 Android 后,鲁宾接下来要干什么?佩奇希望他带来“升月”般的成绩,结合他喜欢自己动手发明东西的个性,Google X 或许是一很不错的地方。

另外一个可能:鲁宾会压抑不住冲动,再次创业。

 

题图来自 androidheadlines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小额捐助能改变互联网生态吗?

2013-3-20 15:36下一篇

“社交是需求”,废话!

2013-3-20 12:54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