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3-28 10:41

“做移动广告,根本就没那么简单。”

朱晨旭 朱晨旭
-

什么不是广告?

“这一行不像大家想象得那么简单,说所谓广告、营销行业经营的就是我给你下 5 万的单子,你给我多少次展示、多少个点击,根本就不是这么简单,这么简单就好干了。”

这句话,来自于艾德无线副总裁魏洪蕊女士。艾德思奇(adSage)成立于 2007 年,为客户提供在线广告尖端软件和服务,业务遍及世界各地。

从开始拓展无线互联网广告业务到现在,大概过去了有三年的时间,这三年时间给了艾德思奇不少收获。“今年较去年一个特别大的变化是:我们大概一季度的任务完成率是去年全年的一半,也许还要超过一些。”

“两股势力”

2013 年整个无线互联网广告市场发展速度奇快,魏洪蕊通过分析去年的行业走势,向我介绍了广告主的大致分层:

第一类的广告主本就在互联网上拥有一定的市场地位,随着无线互联网技术的加速发展,“无线化”成为了新的的战略,这些客户大概占到整体流量的 40 到 50%。“这一部分客户会迅速进入无线互联网市场抢夺市场份额,这一仗不能输,输了以后就很恐怖了。”

第二类则是应用开发者人群,他们开发的应用需要被推广,于是就构成了相当有分量的一块业务,而这一部分开发者也理所当然的变成了广告主。而第三类指的是那些在传统互联网领域发展的不错,并且想要试水移动广告领域的公司。

“从市场预估上来看,我们认为这两年是无线互联网广告平台的分水岭。前年,圈里面人告诉我有 40 到 50 个无线互联网广告平台,还挺吓人的。到了去年形势就有了挺明显的转变,包括互联网广告商也好,还是开发商也好,最后能坐在一块聊天能数得出来的不超过 5 家了,因为马太效应将这些玩家分得越来越清楚。”

魏洪蕊预言今年将会出现一次剧变。

她认为去年多数公司的整体业务范围并不算广阔,盘子做得都不是很大,到了今年排前三的无线互联网广告平台流水过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确实,如果行内多数公司都能拿一个亿打底,对于如此年轻的一块业务来说实属难得,从趋势上看也正是快速扩张的黄金时期。

“2013 年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状态好了,大公司也都开始进入了,所以新的战争开始了。”魏洪蕊把原来的几家“元老”公司称为“垂直进入无线互联网广告行业”的公司,面对老牌互联网巨头的强势入侵,对艾德思奇来说,也正是一个重新打底,重新认识广告市场的过程。

FQI[4SL[`4WHU@Y204BUK]K

排除市场的“杂音”

我们对应用市场曾经的混乱状态心有余悸,其实在多数人看来,移动广告就是“没有节操”地强行植入各种广告。针对这种质疑,魏洪蕊告诉我其实是个误会。

“生命总会找到出路的。”

Google 自己无法管理应用生态,但是市场却在自己调节。无论环境如何”嘈杂“,好的应用就会自己跳出来。而对那些不好的应用来说,越是用各种各样的滥招,自己越发展不起来。“我们有一个应用审核机制,我们会跟客户约定,一旦上线我们的广告,就不能把这些广告放在容易误点的位置,你不能干扰到用户的行为,因为那些数据对我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我们会不断地跟开发者重申说:这个对你也是没有意义的。”

这些数据不仅没价值,还会占用服务器资源。因此许多因误点而产生的数据最后都会被扣除掉,这些数据只会干扰对用户行为的统计。从广告平台的角度上看,特别是对一家技术型的广告平台来说,如何排除干扰是一件十分重要、也十分令人恼火的事。

“我怎么把这些数据干扰排除,拿到实的数据,才能积累下来‘真正’的用户行为,这个对我们非常地重要。这些人工干扰,有恶意的,也有善意的,当然,还有被迫的。”

和去年相比,今年的应用市场已经“干净”了许多,那些需要下载其他应用获取积分的应用现在也消失的差不多了。“很明显,这就是市场在自发地进化,这些垃圾应用活不下去了。”

“用户无法察觉”的优化

作为一个资深消费者,我想我能代表广大用户表达对“广告”这种东西的厌恶感。当然,也不是全部广告。怎么解决这个“顽疾”?魏洪蕊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不让用户感知。

“细节的优化我们做了很多,可能用户感觉不出来。比如说当这条广告给你展示了三次,你一次都不点击,我就不要展示了,因为你可能对这个广告不感兴趣。比如说图书类的应用,我们会建议客户说可以在翻篇的时候展现一两次,而不要在用户看书的时候一直都出现。”

她表示他们会经常建议客户如何保证用户体验,如何获得更大的收益,而不是盲目地乱投广告。魏洪蕊将这种方式称之为“顾问式销售状态”。

“我一头拉广告主,一头拉开发者。其实面临的一个比较核心的问题就是开发者怎么活得更好。于是,我们就做了我们的聚合平台。”

魏洪蕊主要负责聚合平台的运作。可以将聚合平台理解为一种平台推广工具,直接在开发者和用户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

“比如说我开发了一款应用,我选了一家广告平台,那这么一个工具就能帮助我多选几家广告平台,这是基础的概念。再上一层的,我们会对开发者说各家广告平台的特点不一样,时段不一样,获得的反馈也都不一样。所以说我们是在帮开发者做营收优化。当开发者营收做得更好的时候,就会跟我们绑定得更紧密。”

在移动互联网的大行业背景下,务实的做法尤其稀有,相应的,干起来也尤其困难。

相比“巨头掌局说”,我更看好去联盟化的前景。相比渠道和所谓的技术积淀,更为重要的是与平台的相容性,以及不断地迎合用户需求,不断去尝试更为丰富的搭配。在用户需求变化速度堪比小孩脸蛋的现状下,也许我们可以期待没有广告的明天,因为处处都将成为广告。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