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3-28 23:10

锤子是如何炼成的?

锤子的一生,可以敲无数钉子,一个 Smartisan OS,可以刺激无数人的唾液腺。老罗,微博上的风云人物,昨天又在微博的水面上投入一颗大石子,激起无数浪花。

你懂的,在微博上能够像老罗一样天天激起话题,有人爱有人恨的人,很少。之所以锤子 OS 如此受人关注,有一半得归功于老罗在微博上的“炒作”。

说是炒作,其实是吵架。老罗的微博名声是“吵”出来的。不过,在开通微博之前,他已经在英语教育界颇有名气,许多学生喜欢他带有少许自嘲,直言不讳,处处透着机灵劲的幽默风格。

当时,我第一次知道老罗,是在无数论坛、QQ 群里常常见到的“罗永浩段子合集”。这个里面收录了一些学生在课堂上的录音,也有崇拜他的学生,将他在课堂上说过的话记录下来,成为最早的“老罗语录”。

什么是梨型的身材?恩?你们看我干什么?我老罗是标准的桶型身材!

随后,他离开了新东方,开始无数次吵架,而每一次吵架,他的名气就增大一圈。一开始,他跟新东方吵,称“新东方制造理想主义创业的假象”,称俞敏洪对自己并无知遇之恩,个人名气纯属互联网现象,新东方是不错的平台。不管老罗背后是什么目的,但至少老罗不像大部分英语老师,离开了新东方之后,就变得默默无闻;另外,无论他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被视为“新东方系”的一份子。

后来,他与他人一起创立了牛博网,一个什么文字都敢往上面放的群体博客。由于语言大胆,针砭时弊,牛博网有多次被封,然后恢复的经历。由于牛博网当时吸引了许多精英分子注册,每一次他们抱怨牛博网如何如何的时候,都增加了牛博网的名气。也许旁人未必知道牛博网真正是干什么的,但至少听说过它。老罗也因为牛博网认识了不少在媒体、网络上有话语权的朋友。——牛博网被称为当时国内最有影响力的网站之一。

2008、2009:曾轶可

2008 年,他正式注册了“老罗和他的朋友们教育科技公司”,创办英语培训机构。那时四川“汶川”地震,他召集网友捐款,并亲自带队,到四川赈灾。随后,在大连反对 PX 项目上,也有他活跃的身影。

2009 年,老罗开始了高校巡回演讲,不少演讲视频被传到优酷上,然后以种种途径广为传播,论坛、微博都没跑。毫无疑问,和李开复一样,老罗在学生群体里面树立了自己的威望与名气。相比学校内部呆板的讲课,学生更喜欢老罗这种贱贱的幽默风格。

之后,他开通了微博。一上来,就碰上了当时火热的“快乐女声”当时曾哥遭遇家常风波,而老罗则坚定地站在曾哥的一边。天天与“曾哥黑”吵架,间或还声援高晓松。当时,老罗力挺曾哥是挺罕见的一件事,就好像一张黑色的纸上出现了白色的点,十分显眼。当时我记得,朋友在谈及超女现象的时候,老罗也顺带会提上,成为饭后闲聊的谈资。

除了社会层面引起了反响,就自己所立足的教育方面,他提出“一块钱听八节课”的做法,当时也引起了无数评论,有人觉得是营销,也有人觉得是这件事不靠谱,毕竟老罗的英语培训机构也是商业机构。但考虑到当时老罗创办的英语培训机构成立也就短短一年的时间,“赔本赚吆喝”其实是常用的商业手法。另外,在微博上,老罗开始关注和自己事业相关的用户细节:

其实我起初的方案是这样的:交还试听证加讲义的,我们就退还十块钱(讲义的成本就是十块),这能最大程度的避免纸张浪费,因为怕没打算考试只想凑个热闹的同学会出门后就把讲义扔掉。但这个提议被同事们否决了,理由是担心有些自学的同学可能不想再来了但想保留讲义。这就不利于确认下一次上课的人数。

不过,老罗仅仅短暂的提到了“一块钱八节课”,之后,开始了“小时候”系列微博连载,以回忆自己的小时候的趣事、相关的书摘为主。

整个 2009 年,老罗的微博主题就是曾轶可,偶尔抒发情怀,偶尔与旁人插科打诨,偶尔评论一下突然冒出来的热点事件,热点人物。

2010:《我的奋斗》、方舟子

时间来到 2010 年,老罗将自己过往写的博客重新整理了一下,加上个人经历回顾,配上录有大学演讲视频的 DVD,出版了《我的奋斗》。在微博上,老罗为了配合出新书,在微博上刷屏,常常一天能发二三十条和《我的奋斗》有关的微博。

当时老罗宣传《我的奋斗》的方式是比较别致的,他会说自己的书是轻质纸,印刷比较淡。直到现在,极少人在卖自己的东西时,还会说自己的东西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他只说印刷可能不够好,但没说内容不好,所以老罗用了一种很聪明的方式在微博上宣传,既达到了宣传的目的,又不会让人看着觉得像是广告,同时还秀出了自己的卖点“内容好”。等《我的奋斗》真正发售之后,他开始不断转发别人对这本书的评价——当然,不管正面和负面他都会转。对于负面的言论,他会这么处理,“你不知道你错过了什么。”

而除了出书以外,2010 年的世界杯,突然爆出的唐骏学历造假事件也成为老罗当年主要讨论的主题,有趣的是,当时他和方舟子的关系一般,但他仍然转发了多条方舟子所撰写的打假微博,还因为力挺方舟子,跟和菜头、宁财神等人在微博上吵架。后来,方舟子遇袭,还可看见他在微博上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

还有一件事,2010 年,老罗用上了 iPhone、iPad、iMac。当时他表示,iPhone 是一部很好的手机,除了输入法不行以外;觉得 iPad 拿来看书,感觉已经做得不错,但还不够舒服;至于 iMac,他则吐槽苹果的鼠标、键盘手感太烂。“很难相信苹果这么重视用户体验的公司,多年以来一直把鼠标、键盘做得这么烂。”但对于苹果公司本身,他仍然是崇敬的:

收拾旧东西的时候翻出一个落满了灰的华硕 PDA,突然想起,其实 iPod Touch 就是一个 PDA。从这个意义上,苹果真是牛逼啊,全世界一起做也做不活的产品(业界一般认为是手机产品的逐渐智能化使得 PDA 没有了单独存在的必要),它接过来自己一家做就卖出了几千万台。

他还用上了 Android 手机,在微博里直接吐槽,劝人“选购时一定要慎重”。

和去年一样,老罗短暂地宣传了“一块钱八节课”。但这一次不光是微博上打情骂俏,而是直接放上了宣传画,文案中以“一块钱能够买什么”来吸引眼球。跟教育能够有一点关系的,就是他自己的演讲视频——到了 2010 年底,微博爆发式增长,为老罗带来不少人气。至少,他在海淀区剧院演讲的微博,足足有 4100 条转发,可见——演讲,是老罗最为核心的资产以及招牌。

除了《我的奋斗》,关注了苹果的产品,老罗也找到新的话题资源,就是流行的电影,比如《老男孩》、《岁月神偷》,这些大众文化产品,因为普及度广,总能找到意见不合的人。另外,老罗开始炮轰中医,一个永远扯不完的话题。

老罗的微博一共有 404 页,话说翻完 2010 年的微博,才翻到 334 页。2011 年和 2012 年,是老罗水量凶猛的两年。

不过 2011 年一开始,他仍然与“曾哥黑”对骂——一个走红,或者逐渐走红的公众人物,是多么宝贵的话题资源。一些不喜欢老罗的人,开始用他喜欢说“傻逼”这两个字,攻击他说粗话。让一个人在道德,或者公众标准上站不住脚,是吵架中常见的手段。不过,老罗的回应则占据着道理上的三点,一、新浪微博是他个人的地盘,喜欢则来,不喜则去,没人强迫,二、个人表达是个人的权利,他人无权干涉,三、凭啥说说脏话的人,就非得是流氓。这么一看,骂他的人就显得有种强加到他人的价值判断,老罗于是在吵架中站稳了脚跟。

此外,“肥罗”罗纳尔多退休,震撼了球迷一把。老罗也不忘评论——但没过几天,就传来乔布斯病重的小道消息,已经成为果粉的老罗,对乔布斯进行了点评,还不忘记附上自己在海淀区剧院演讲的视频,优质资源要多次重复利用。

2011:IBM 歧视门、哄抢食盐、真维斯楼、方舟子

2011 年 2 月,老罗开始讨论“IBM 歧视门”。员工与企业主的冲突,是中国白领极为看重的话题,“IBM 歧视门”主角袁毅鹏 2006 年患有抑郁症,后被雇主 IBM 解雇,袁无法理解企业的所作所为,开始维权。然而,这个过程中,他曾多次试图自杀,自己的母亲曾在 IBM 门前下跪一个月,被媒体报道,成为一起事件。老罗当时主要以探讨法律上的依据为主,讨论之后则倾向于 IBM 一方。

当然,因为人气渐长,和他吵架的人越来越多,涉及中医、曾哥等等。他将许多人称之为“傻逼”,必然会得罪一批人。很快日本地震之后,老罗就发了一条微博,说“一口气拉黑几十个挺中医的笨蛋”,很快这条微博得到 719 条转发。此后,老罗陆续转发了多条与别人辩论的微博。

3 月,日本东京大地震,福田核电站爆炸,是众人皆知的事情。老罗首先转发了几条和该新闻有关的报道,后来因为国内恐慌情绪,开始有人哄抢食盐,老罗即刻发布了许多条和“哄抢食盐”有关的微博。除了日本地震以外,3 月还有利比亚卡扎菲事件,老罗一条反对卡扎菲的微博得到了 7000 以上的转发。

4 月,老罗开始注意到姚晨,偶尔转发这位女明星的微博,也继续就姚晨离婚的话题炒作,发布了相关的微博“我看着公车上的广告说,怎么姚晨最近好像越来越好看了。李丰说,当然,离婚了嘛,雌性动物重新回到了求偶状态就会这样。”

5 月,清华大学的第四教学楼改名为“真维斯楼”,当时微博许多人狠批这个决定,老罗开始唱反调,觉得改名不无不可,又与别人吵架。 本月还有另外一件事,老罗开始与方舟子对着干,“方粉儿都说老方只讲原则,不讲情面。但我看他跟司马南这样的投机分子和何祚庥这样的伪科学分子也打得火热,所以我也试试,看看是什么感觉。”随后,他开始发了多条质疑何祚庥的微博,以及质疑方舟子的微博。

有进攻,就有反击,“方粉”开始找他了理论,方舟子也开始攻击老罗。而老罗的对于这些回应的基本态度是:“老方写学术打假、伪科学批判、被下黑手后的指控,我也都频繁转发和支持了啊,现在我批评他跟叫嚣三千万人头的反人类的家伙交往,就因为反人类的家伙‘真诚地’请他吃过很多次饭他就讲交情不讲原则了,有什么不对吗?怎么就不要脸了?”

后来,他也表示,自己跟方舟子吵架不是第一次,之前在牛博上的那一次吵架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想让大家“歇歇”。不过,方舟子此时将炮口瞄准了他,翻出了当年老罗请客,说是为了“讨好”自己。在微博上,老罗开始与方舟子争论不休。

老罗的一个基本立场是,“我对老方,一直都是该夸就夸,该讽刺就讽刺,我错了的时候,也大大方方道过谦。”而当时的微博,他仍然在转发方舟子批判伪科学的微博。当然,方舟子揪住当年请客吃饭的小事不放,而且后来放出力挺司马南的根据是因为“有几个能让我在遇袭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打电话给他”,让人感到方舟子对人不对事。而老罗一再强调“就事论事”的立场,一直抓住司马南等人“三千万人头”有问题的言论不放,显得有理有据,让人抓不到把柄。

5 月、6 月、7 月老罗的微博主题是“舟子”。期间还插入了许多其它,比如因为网友称他自我膨胀,于是开始转发别人微博,评点“xxx,你膨胀了”的系列。中间,还插入对数码产品、电脑软件、设计产品的看法。

而 7 月,老罗还自己拍电影,开始第一次跨界的尝试。 而到 7 月 23 日,高铁追尾事故,同样牵动大众神经当时老罗一天可以发二十多条和追尾事故有关的新闻,可见对该事件的关注,不过对于范围过广的公众事件,他只转发,不评论。

而到 8 月份,由于他自导自演的电影快要杀青,因此发帖量有所下降,常常发布一些和招聘相关的帖子,以及转发别人对他电影的相关的微博,为新作品上市前吹风。9 月份,老罗的精力主要放在宣传《小马》上。 但到了 9 月底,老罗买突然抱怨西门子电器的问题:

三年前买的西门子冰箱和洗衣机陆续都坏了,再也不买这个倒霉牌子了,电器还是日本人做的靠谱。

仅这一句话,引来了 3000 多转发和无数口水。老罗则站在了西门子粉丝的对立面,常出现“拉黑”、“傻逼”等攻击性的词语。他当时主要质疑西门子冰箱门的设计问题,“拿完东西随手把门甩上,十次有九次都会自动弹开。用了那么多冰箱,从来没见过这么烂的。”不光转发别人对西门子冰箱的言论,他还拍下了西门子冰箱关门的视频,所谓“有视频有真相”,引起了相当多人的关注。

由于老罗这一次“争吵”的对象是一家国际企业,而电冰箱则关乎到了民生的问题。因此,媒体也有媒体报道了老罗与西门子之间的矛盾,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吸引更多旁观者的目光——许多人怀着好奇心到商场里尝试西门子的冰箱门是否有无法自动关闭的问题,过后许多人在微博上都讨论“西门子冰箱自动摊开”的问题。但西门子一开始并不承认冰箱出现了质量的问题,而是提供了上门维修服务。

从 9 月到 12 月,老罗一直谈论西门子冰箱门的问题,不过西门子一直被动回应,也不承认问题。老罗忍无可忍,唤上自己的好朋友左小祖咒以及冯唐一起将三台有质量问题的西门子冰箱放在西门子总部的门口,用锤子砸碎。有人事后批评这是过激的行为,但很有效果,当即有许多报纸、杂志报道了老罗的“行为艺术”。后来西门子仍然拒不承认冰箱的质量有问题,老罗再度砸掉 20 部有质量问题的冰箱,这个事件有愈演愈烈,最终西门子为电冰箱的质量问题而道歉。

在这个过程中,有人质疑老罗为何不找消协以及质监部门来解决这个问题。老罗随之公布了 19 段寻求消协帮助,但被“踢皮球”的录音,证明通过正常方法无法维护自己权益。这招釜底抽薪很绝,每次祭出,都能达到老罗想要的效果。

9 月到 12 月,除了维权以外,正值乔布斯逝世,喜爱苹果的人正感到悲痛之中。老罗自然也关注到这一新闻。当时,他也点评了乔布斯,“只能称是枭雄,但不能是英雄”。不过,他当时还发布两条微博,说 Lisa 是一款失败的机型,另外乔布斯曾经拒绝抚养自己女儿,则成功引发一些人的反感。其实,老罗的立场仍然是“就事论事”,道理是没错的,因为实际上乔布斯的确犯过错误。

只不过老罗爆出这两条负面的微博,和在当时媒体哀悼、赞美乔布斯的文章相比,就好像洒在白纸上的墨汁一样显眼,自然惹来目光和口水了。不过他也承认,就是因为“大家在赞美,我才说一说(负面的)。”这又为他的行为找到了逻辑上的基础,这个逻辑不能说是错的,但放在当时的气氛下,确实有种违和感,就好像教堂里的丧礼上突然有人哈哈大笑一样,别人看着会觉得,“这人不是故意找茬的吧?”

从 11 月 18 日开始,老罗关注手机的设计细节,批评 Android 手机做不出特色,认为“总往大屏幕上较劲,这是个愚蠢的方向。四寸以上的手机大屏幕(包括四寸),大都是影响操作舒适性的。”之后,老罗开始赞美 MIUI 的设计细节。最终,微博上爆出罗老打算做手机公司的消息。

12 月 18 日,老罗把玩了一部 BlackBerry 9900,觉得“完全是上世纪的产品”,“打心眼里瞧不上这样的企业。”紧接着,第二天,他又发了一条挑动神经的微博,“在拿 pushmail 说事儿的黑莓粉丝是来自清朝的穿越者吗?至于安全性……呵呵,好吧”。再之后,他开始与黑莓粉丝不断的争吵。这是他第一次拿某个手机粉丝群体开刀。

12 月月末,老罗关于手机方面的言论尚不够多。当时有两个热点时间,一个是牛奶的安全问题,另外一个是有人怀疑方舟子老婆学历造假,当时老罗主要将精力分配在这两个话题上。当时老罗称方舟子为“学术黑社会”,方舟子则写了一篇《和罗永浩算总账》,针锋相对。

结果,两人嘴仗不止,打成真架。方舟子后来质疑老罗的英语培训机构有违反《北京市民办非学历教育培训机构设置管理规定》,非法办学、超范围经营、作虚假广告欺骗学员、涉嫌偷税漏税等问题。这一次,不由得老罗不认真,他一条一条地回复方舟子的质疑,并称方舟子为“恶意监督”,又感谢后者“免费法律指导”。后来,老罗质疑方舟子为何五年不公布安保基金的账目明细。最绝的是,他直接堵住方舟子,当面提问安保基金的问题,并录制了 8 分 23 秒的录像,公布到网络上,转发次数差不多 6 万,录像的效果比录音更好。

总之,老罗与老方有许多不得不说的故事,战火一直绵延到 2013 年。

2012 年:开始手机

2012 年 4 月 8 日,老罗公布自己注册新公司做手机的消息。面对质疑的时候,他说,“不被嘲笑的愿望是不值得去实现的。”之后,就有人问老罗关于手机的问题,而他也在微博上一一解答,开始较为连贯的点评其它厂商的手机产品,包括 Windows Phone、索尼 Xperia 系列手机的外壳等等。他还说:

不过说实话,看着一群做电饭锅出身的家电厂商,不会做用户体验,只能笨笨地拼硬件……在这样的市场,我们稍一发力,就鹤立鸡群了。

他还说,手机厂商统统走错了路子,2011 年 4 月,他曾经明确提过自己的思想:用户体验优先,硬件性能其次。在微博上,老罗将其它生产手机的厂家都鄙视了一遍。

不过,他也认真地总结了一遍其它产品中的优缺点,包括 N9、魅族 MX、小米等等,都发了长微博,传播范围也挺广,至少到达了我的微博。这些长微博也引来不少的讨论。除此之外,他还比较认真地讨论了壁纸跟图标的问题。

很多人以为 iPhone 不能换主题是因为乔的控制欲,其实,允许那些审美不及格的用户随意换粗糙丑陋的主题会导致传播上的负面影响。一个完美的原厂 UI 会导致社交场合上的“咦?老王,你这是啥手机?这么漂亮?”如果允许更换,老王早就把它换成吓死人的了。

如果不妥协用户习惯,理论上壁纸都应该禁止更换。

操作系统不能做风格高度统一的图标,会导致所有装上去的第三方软件看起来象被排斥,除非他们也做成完全一样的风格。

而 5 月份,老罗忙于招聘,6 月份,忙于跟方舟子吵架, 7 月份仍然是跟方舟子吵架,以及讨论了北京出租车的问题。讨论手机产品的微博数量不多,但也有一些,基本是吐槽:

今天试玩了 Oppo 的 Finder,厚度确实让人印象深刻(不知道电池续航怎样),工业设计方面没什么其他的感觉。至于系统,和几乎所有的安卓一样,垃圾。

Meego 肯定是垃圾,还在努力寻找它值得借鉴的地方……N9 的工业设计虽然硬伤不少,但优点也同样突出,学习中。诺基亚很可能在我们发力前就倒闭,不过无所谓,反正我们的目标也不是它。

WP7 真的很像上世纪的产品,Lumia800……

老罗真正开始连贯讨论手机的时间,是从 2012 年的 8 月开始,期间碰上了左小祖咒房子被强拆,还有对国航进行维权的事件,但总体上还是持续了下来。期间,他因为公开说批评魅族黄章对网友的粗暴回应,说三星 Galaxy S3 “丑”,说黑莓“旧”,批评百度的设计主管刘超,批评华为,而与许多人吵架。另外,他也记录在设计锤子 OS 时,所萌发的想法,团队在开发产品中所遇到的一些趣事。这部分的内容也吸引了许多网友参与讨论。

不过,最终引发人不断讨论的,是 2013 年 1 月 26 日老罗在微博上连续发了 9 条对 iPhone 5 的吐槽,范围包括了 iPhone 5 铝制外壳的结构强度、摄像头的位置、背部 LOGO 的表面处理、面板边缘的处理、底部麦克风和扬声器孔、iPhone 5 白色机型的金属框小倒角视觉效果刺眼又廉价、Home 键的银色漆效果比 iPhone 4 差、iPod Nano、iPod Touch 没附加充电器等等。一时间,激起了“老罗的判断是否正确”、“iPhone 5 是否还有类似的问题”等讨论。

在讨论过程当中,他回复别人的微博时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被用在发布会上:

(2013 年 1 月)我一个人站在科技和人文的十字路口,只看到老乔的墓碑孤零零地立在那里…

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老罗准备了几个哑谜,然后在国家会议中心解开了谜底,用自己的影响力,将当初的构想,变为现实。 整理老罗 2013 年 2 月份之前对手机设计等方面的微博(从 2 月份开始,因为准备发布会,老罗发布的微博不如开始的时候诚实了)——

(禁用 Widget )嗯,美感倒在其次,但占资源会导致运行不流畅,占桌面会导致效率低下,随随便便开一个 Widget 就要占用六个甚至八个图标的屏幕空间。电脑上设计 Widget 是为了更好地利用桌面剩余空间,手机上用 Widget 是浪费本已局促不堪的宝贵空间。

我想清楚了,关机闹钟功能必须拿掉。先不谈是否必要,对于习惯了智能手机没有关机闹钟的一代人来说,他们会假定机器关掉了就是关掉了(实际上他们从不关机,除非有特殊情况),一个关掉的手机居然还能闹起来,简直是闹鬼(如果不是坏了的话)。如果要照顾古代用户的陈腐习惯,我们甚至应该保留触控笔。

科技公司老板如果不是产品经理(或产品经理出身),理论上该公司是很难做出用户体验好的产品的。 “靠,这里为什么也要加动画?有啥用?”“功能不都实现了吗?那个窗口从哪儿挪过来的那么重要?” “还不流畅?再流畅点会多卖钱吗?”“你改个交互方式,知道我们需要重写多少行代码吗?”……

目前所有安卓手机厂商的 UI 都是不及格的。MIUI 除了个别图标还不错,也是一样。

你还是犯了初学者的通病。什么通病呢?就是在充分了解某产品之前,不停地给产品挑刺,这也不对,那也不行。可实际上呢,挑刺是最容易最廉价的事,任何设计都有缺点,发现这些并不困难。但你通常不会想到的是,设计是各种因素权衡妥协的结果,某处的一个小缺陷可能是为了防止更大缺陷所做的牺牲。

乔布斯说,iPod 实际上是软件,它装在一个漂亮的壳子里,但它就是个软件。Mac 就是 OS X,它装在漂亮壳子里,但它就是软件。iPhone 也是一样,是软件。乔喜欢引用阿伦. 凯的话,“那些热爱软件的人希望自己做硬件。”这解释了为什么擅长做精巧硬件的日本人在数码时代无论做手机还是随身听,全都干不过苹果。

开始做 ROM 之前,我以为手机操作系统易用性不好的原因里的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开放性导致的…… 这几个月的工作折腾下来,发现另外的百分之一也是。手机要做出接近完美的易用性,必须是一个封闭的系统。

从产品设计角度,直接秒杀 iOS 的困难在于,安卓的标准不是我们制定的,一些会导致易用性或美观度变差的地方我们没法改,否则第三方程序会出现兼容性问题。另外安卓在图形图像方面的先天不良也不是我们现阶段的实力可以解决的,所以作为一个低调的科技企业老板,我说秒杀一切安卓 ROM,但没说全面秒杀苹果。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亚马逊收购 Goodreads,如虎添翼

2013-3-29 07:30下一篇

黑莓 Q4 扭亏为盈,Z10 销量喜人

2013-3-28 22:28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