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7-09 09:30

硬件是搭了软件革命的顺风车

近来,各种可穿戴设备的出现让硅谷的硬件创业潮看着越来越有意思。在可穿戴设备领域的胜者出现之前,我们不妨从 IP 摄像头领域的佼佼者 Dropcam 那里取取经。

近日连线(WIRED)网站采访了 Dropcam 的联合创始人 Greg Duffy。在这次访谈中,除了另一个联合创始人 Aamir Virani 在去年八月已经给爱范儿讲过的 Dropcam 创业故事之外,Greg Duffy 还分享了一些非常不错的观点。

大多数的投资人都是墙头草

放在五年前,如果你是一个硬件创业者,几乎所有的投资人都会跟你说:“你做硬件?硬件不好做,我不会投你。”

Greg Duffy 说在创业之初,大多数的风险投资人“连大堂都不让进”。在他眼里,最好的投资人能清楚地看到怎样的项目最终能够成功,但大多数的投资人都是墙头草。当 Dropcam、Fitbit 和 Roku 这些软件(内容)平台与硬件相结合的公司开始取得成就时,“墙头草”们就开始改口了。

硬件复兴?不,硬件只是搭了软件的顺风车

近两年有越来越多的硬件创业公司开始冒尖,大有形成风潮之势。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其中的纯硬件公司少之又少,获得市场青睐的都是懂得“软硬兼施”的公司。

那么这是不是硬件公司的一次复兴革命呢?在 Greg Duffy 看来,这只是“软件吞噬世界”的下一步。软件正在革硬件的命,硬件只是搭了软件的顺风车。很多公司开始做硬件,是因为它们想解决的问题或将提供的服务需要硬件。

难道以前就不需要硬件吗?当然不是。现在的硬件风潮有两个原因:一是如今做硬件的成本已经大大降低。现在做自己的硬件已经不像过去那么费钱、困难以及要承担巨大风险了,开源硬件、3D 打印、以及深圳因素都是其中的原因;二是硬件已经不是服务的核心。以前需要花费很多资金去开发及测试硬件,但现在当软件成为服务核心,测试的成本已经非常非常低。

Kickstarter 们很傻很天真,做硬件最难是量产

Dropcam 起初用的摄像头,是从亚马逊采购 Axis IP 摄像头再贴牌出售的。不过由于 279 美元的售价太高,Axis 摄像头的硬件指标也逐渐无法满足需求,他们决定做自己的摄像头。

做原型是关键一步。Greg Duffy 说现在做摄像头原型的成本,已经从过去的千万级(美元)降低到现在的十万级(美元)。他还提到 Kickstarter 上的一些硬件项目很天真,筹集十万美元其实只够做出原型。Kickstarter 们低估了量产环节所需的资源,将硬件产品做十万件、百万件很困难,这需要一队人员直接跟工厂(即深圳元素)合作,从中获取足够的支持来保证大厂质量。

 

题图来自 wonderfulengineer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Windows 的快节奏

2013-7-09 11:13下一篇

微软主管的相册里,Lumia 1020 的照片在“偷跑”

2013-7-09 09:18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