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7-15 09:45

专访湖南卫视刘琛良:聊聊传统电视台与移动互联网

王崇旭 王崇旭 AppSo 主编
-

将近一半的智能手机用户(46%)和平板电脑用户(43%)会在看电视时使用第二屏。 ——尼尔森报告

移动互联网正在开疆拓土,客厅或许就是下一个战场。App、电视盒、智能电视是开发者、硬件厂商甚至传统电视台的武器。而 App 作为门槛相对较低的形式,已经涌入不少“玩家”。

App 的玩法也各有不同。现在我们已知的有查看电视节目表的电视搜索引擎服务、类似 LBS 的电视 Check-in 服务、类似 Shazam 原理的电视或广告识别应用。国外的 IntoNow 算是其中的优等生代表,它通过语音识别电视节目,提供节目信息以及互动社交平台。

反观国内,有一个背景雄厚、玩法特殊的玩家值得注意,那就是湖南卫视的“呼啦”。今日湖南卫视联合爱范儿及 AppSolution 首发呼啦 II 的 Android 版本,借此机会,我们也想知道:一家传统电视台借助一个 App 切入移动互联网领域的背后,是怎样的思考?

我们专访了呼啦项目的负责人,湖南卫视总编室副主任刘琛良先生,他与我们分享了呼啦背后的有趣故事和未来计划,以及关于传统电视台拥抱移动互联网的观点探讨。

ifanr: 呼啦这个点子最初是如何产生的?其中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刘琛良:呼啦的诞生过程还蛮有趣的,其实就是一种在保持对新老媒体交错发展持续观察后的直觉反应:2012 年年初我们认识到互联网行业或许会进入一个新的时期——智能手机应用成为我周围大多数人的必需品,移动互联成为普遍用户的习惯。

而传统电视媒体甚至电视机制造企业之前基于第三方平台和电视机本身的大量探索似乎尚未形成普适模式,如果能让电视屏幕成为“触媒”跳过所有既定模式或许能做点有别于当前模式但也很好玩的事情。

我印象比较深的两个好玩的情节:

  • 大家在上海谈合作,聊得开心了,突然发现讲的都是湖南话——原来宏蝠团队里多数核心骨干都是湖南人,即使有些不是湖南人也能听懂湖南话,都还喜欢吃槟榔;
  • 为产品取名字开脑力激荡会的时候,有人提出说“湖闹”,在稿纸上写了“who?now!”于是我们有了英文名字“whonow”,刚好是产品想表达的意思“谁与你同在”。

ifanr: 相比 1.0 版本,呼啦 II 对用户的主要意义在于?呼啦 3.0 有什么计划?

刘琛良:呼啦 II 和 1.x 在产品模式和商业模式上并没有完全颠覆,更多的是一种基于底层的革新与优化:1.x 其实产品运行都挺稳定的了,但是我们数据挖掘过程中发现,不少用户的产品内行为反应了产品的易用性不够,而 1.x 的产品结构有些先天缺陷,小的技术改良已经难以满足呼啦最初的设计目标,于是决定进行底层改造。

从用户角度而言,主要的意义应该在于体验的提升:“活动”组织的一站式规划、二维码扫描和“AR 任务”的窗口合并、“公会”的全貌框架、任何时候都可完成的任务体系、整合所有产品内社交行为的“呼啦圈”的全新设计、“全局导航键”的设置以及有别于普遍游戏概念的“孵化”等等这些,其实都是在深度挖掘和了解用户需求的基础上作出的创新开发。

我相信用户的行为会给我们肯定。呼啦 3.0 目前我还真不能讲太多,无意外的话按照规划应该在 2013 年 12 月 31 日跨年当晚推出。

ifanr: 您认为像湖南卫视这样的传统电视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什么机遇和挑战?

刘琛良:移动互联网对所有人都是机会,无论对用户还是对开发者。传统电视台的生产逻辑和思维逻辑是相对感性和相对经验化的,更象是艺术创作领域的模式,互联网传统更加技术化和逻辑化。移动互联让技术和艺术的结合门槛变低,小团队、轻资产、快速迭代、创意实现成本变低等特质会带来更多机会。正因为这些特质,让互联网的下一个蓝海变得清晰,这个蓝海或许就是传统行业的创新和 IT 改造,这个领域的深度广度或许会远远大于创造新的用户需求。

近年来,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各类媒体行业一直在唱衰电视媒体,从内容到渠道声音都不绝于耳,电视媒体自身的自信心多少有些影响,但也不断有各类传统媒体在探索互联网媒体上试错。互联网技术本身并不是封闭的,电视媒体的内容生产也不是封闭的,只是因为行业逻辑行业模式差异大变得似乎难以融合。

我们做“呼啦”更多是希望突破某些“音障”,让互联网行业的“用户”概念与传统电视的“观众”概念在移动端得到身份上的统一。

ifanr: 我们刚刚在周末举行了智能电视峰会,请问您对“智能电视”这个概念有什么看法?传统电视台是否也应该做点什么来迎接这股大潮?

刘琛良:或许“智能电视”需要归类到“物联网”的范畴去考虑会比较有趣。

互联网的思路是观众的收看行为模式决定内容的生产模式,但同时需要考虑的是内容的传播模式也在引导观众的收看行为模式。所以,如果智能电视只是提供一种新的传播内容渠道、在这个基础上提供丰富内容和互动可能的话,成本有些过高,不管是对用户而言还是机构而言。

在移动互联时期,轻量化的产品(如 apps)是更加开放和低成本的,也能提供更大的包容性和便利性,尤其是智能移动设备具备极强的“入口”特质前提下,而且“入口”往往是有互斥性的。另一个需要考虑的是,农村市场远远没有普及到人人或者户户互联,而这一块市场占比也更大。因此,个人认为从传统媒体角度考虑,目前谈“智能电视”有些早。

 

任何一个行业,“新”与“旧”的碰撞和融合,总是值得探讨和玩味。客厅这个移动互联的新战场,才刚刚拉开帷幕。我们期待更多的参与者、竞争者、破局者、搅局者,看到更多的创新和突破。

呼啦,或许不能单单从产品的角度来看,我们更想越过产品本身,去看看湖南卫视这样的传统电视台如何看待移动互联网大潮,以及他们背后的思考。

在智能手机行业已经逐渐无法带来惊喜的今天,客厅这个领域会成为人们新的关注点,而且,它肯定会越来越有意思。让我们继续期盼。

 

题图来自 readwrite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