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2-10 16:55

解剖 Facebook 【9】读解电影 “社交网络” 对 Facebook 的读解

邓侃 邓侃
-

哈佛大学有很多学生团体,这些团体实际上是半公开的等级社会 [1]。其中最精英的团体叫 Porcellian Club [2],它的很多成员是世家子弟,是美国社会财富和权力的接班人。老罗斯福当年就是这个团体的成员。

美国其它大学也有类似团体,例如耶鲁大学的骷髅会。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学生时代是骷髅会的成员 [3]。学生们千方百计想挤进这些团体,因为一旦加入这些小圈子,就有机会走向财富和权力的顶峰。

图一。耶鲁大学学生团体,骷髅会。后排中间,立钟左侧站立者为小布什。

电影 “社交网络” 一开头,通过 Mark Zuckerberg 与他的前女友的谈话,交代了 Zuckerberg 创办 Facebook 的动机。

出身平民的 Zuckerberg,在哈佛大学学生群体中,处于社会等级的底层。他想做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引起精英们的注意,借此加入 Porcellian,爬上哈佛学生等级社会的顶峰。前女友无法容忍他的狂妄,当即离他而去。

Zuckerberg 的同学,前 Facebook 的 CFO,Eduardo Saverin,也想加入 Porcellian。但是他选择了渐进的道路,先加入次一等的精英团队,Phoenix SK [4],以此为垫脚石,迈向最终目标。但是即便想进次一等的 Phoenix SK,也得经受一定的考验。

考验之一是七天之内,与一只鸡形影不离。Saverin 去食堂吃饭,也得带着这只鸡。在食堂里,Saverin 随手拿了一点鸡肉,喂这只鸡。结果被人告发,说他强迫鸡吃自己的同类,虐待动物。

Phoenix SK 之所以要通过这些无聊的行为来挑选成员,无非是想考验成员的忠诚,对权威无条件服从。

此事遭到 Zuckerberg 的嘲笑,他认为与鸡为伴,与真才实学无关,是无意义的精神折磨。至于对权威的无条件服从和效忠,更是无稽之谈。Zuckerberg 最初的追求,是权威对真才实学的认同和尊重。

这样的心理,是 Zuckerberg 种种古怪行为的潜在动机。

在开办 Facebook 以前,Zuckerberg 从哈佛大学资料库里,下载哈佛女生的照片,放在网上,让学生们评比谁是最性感的女生。此事造成网络流量暴增,导致哈佛校园网络瘫痪。事后,校方举办听证 会,给 Zuckerberg 留校察看的处分。Zuckerberg 却认为,校方应该表达对自己的尊敬,因为自己发现了哈佛网络的薄弱之处。

电影结尾处,Zuckerberg 坐在新建的 Facebook 办公室里,他的助理拿来一盒新印的名片,名片上印着 “I am CEO, bitch!” … 以这种粗野的方式,Zuckerberg 宣泄着他的复仇快感,不仅仅是针对甩过他的女生,而且更是把矛头指向现行等级体系。因为在现行等级体制内,Zuckerberg 得不到权贵的认同与尊重,所以他就在体制外,靠自己的个人能力,另行建立一套组织体制。

所以,Zuckerberg 在创建 Facebook 过程中,从早期渴望得到权贵认同,走向了对等级社会的反叛。

农民造反,结果往往是改朝换代,皇帝换人而体制依旧。Facebook 让 Zuckerberg 成为新贵。但是问题是,Facebook 的新的体系,是否能够实现 Zuckerberg 的理想?

美国独立宣言,标榜人人平等是与生俱来的天然权利 [5]。但是现实生活中,财富和权力的分配,不均衡是必然的。不仅绝对平等不存在,而且连所谓 “机会平等” 也不存在。体制的优劣,体现在能否让社会成员,根据对社会的贡献大小,从相对低的社会地位,“爬上” 相对高的社会地位。

诺贝尔经济奖获得者,科斯 (Ronald Coase) 用 “交易成本” 来分析体制的优劣 [6]。用 “交易成本” 的语汇来说,“爬” 社会台阶,是有成本的。靠真才实学,努力为社会多做贡献,是成本。委曲求全,巴结权贵,想方设法化解上流社会的傲慢与偏见,也是成本。

每个人 “爬” 社会台阶的成本的总和,就是体制的社会成本。体制的社会成本中,“真才实学” 占的比例越大,社会越公平。“巴结权贵” 占的比例越大,社会越不公平。

Zuckerberg 之所以嘲笑 Saverin 养鸡,并不是反对 Saverin 向上爬,而是反对浪费精力去巴结权贵,而不是把时间花在真才实学上。从 “交易成本” 角度看,Zuckerberg 反对的是,现行等级体制的成本构成。

纵观历史,社会体制的成本构成,经历过几番转变,而转变的动力,在于人才的评价标准发生变化。以中国为例,

1. 隋唐以前,选拔官员的评判标准,是基层的推荐。这个评价标准的必然后果,是豪门世袭。平民子弟,纵然满腹经纶,也很难爬上社会台阶。

2. 采用科举制度以后,评判标准变成八股文写作水平。以文量才,虽然问题多多,但是平民子弟总算能够靠努力治学,爬上社会上层。与推荐制度相比较,科举是一个更公平的制度。

3. 科举制度的出路很有限,做官,而国家不需要这么多官员,所以 “爬” 社会台阶的竞争压力太大。而且,以文量才,扭曲了人才的评价标准。事实证明,对社会有实际贡献的人,往往八股文写不好。而八股文高分考生,往往纸上谈兵,书生误国。

4. 当代社会的人才评判标准多元化,可以考公务员做官,可以治学做教授,可以创业做企业家。这个评价标准比科举制度又进了一步。

5. 按电影 “社交网络” 的诠释,Facebook 这种 “体制外”的新的组织体系,核心价值在于人才的评判标准的不同。Facebook 用群众的人气,取代权威的任命。换句话说,用自下而上的评判,取代自上而下的评判。

评价标准不同,导致社会体制的成本构成不同。Facebook 作为一种新的组织体系,试图削弱权贵的话语权,从而让大家把精力集中在,靠真才实学,为广大群众服务,而不是巴结少数权贵。

Facebook 的组织体系,会不会成为历史的再一次进步?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或许要经过几代人的实践以后,才能有共识。

Reference,

[1] Harvard University student clubs.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nal_club
[2] Harvard Porcellian Club.
http://en.wikipedia.org/wiki/Porcellian_Club
[3] Yale Skull and Bones Club.
http://en.wikipedia.org/wiki/Skull_and_Bones
[4] Harvard Phoenix SK Club.
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Phoenix_%E2%80%93_S_K_Club
[5] 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http://en.wikipedia.org/wiki/United_States_Declaration_of_Independence
[6] Introduction to economist Ronald Coase.
http://en.wikipedia.org/wiki/Ronald_Coase

Courtesy http://i879.photobucket.com/albums/ab351/kan_deng/Economics/Skull_and_CrossbonesClub.jpg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