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9-01 17:32

Hugo Barra 离去,Android 还有什么面孔?

刘学文 刘学文 运营主编
-

因为扑朔迷离的原因,Android 产品管理主管 Hugo Barra 突然宣布加入小米。这对于小米来说当然是喜事一件,但是对于大洋彼岸的 Google,尤其是 Android 部门来说,却是个不小的损失。

而在此之前,Android 创始元老 Andy Rubin 离任调往谷歌内部的其它项目。对于外界来说,Rubin 和 Barra 就是 Android 的脸面,尤其是 Barra,我们经常可以在关于 Android 的活动上看到他登台讲解宣传。Rubin,Barra 和工程副总裁 Hiroshi Lockheimer 曾被视作是Android产品决策的三驾马车。

目前,Android 是由 Sundar Pichai 来领导的,这位才华横溢的高管同时还负责 Chrome 和 Google Apps 部门。Google 称,Barra 是 Android 领导团队中重要的一员,Android 也被 Google 寄予厚望,定位于成为无处不在承载 Google 服务的渠道,那么在 Barra 和 Rubin 相继离开的情况下,Android 部门又该何去何从呢?

为此,The Verge 采访了 Google 的一些员工,以了解 Android 目前的领导团队和发展要务。虽然目前还不清楚 Google 会怎样去填补 Barra 留下的空缺,但是经过采访,我们大体会知道 Android 团队会有何种损失,今后的继任者会如何带领 Android 前行。

Barra 是个怎样的人

曾经,Android 部门跟 Google 其他部门格格不入,有员工认为 Android 部门的排外文化要归罪于 Rubin,虽然他有着远见卓识的领导力,但也对外部世界没什么兴趣,与其他部门的合作也仅仅是技术上的,也就是代码文件的交换协作。

Barra 在 Android 团队中是一个聪明机智且有着非凡设计天分的经理,此外,现场演示产品和演讲也是他的长处。这个巴西人曾在 Nuance Communications 任职,从事了 5 年的移动语音搜索和通讯工作。随后于 2008 年加入 Google,两年后接任 Android 产品管理工作。

huge-barra-theverge-1_560

而 Barra 则是另外一张面孔了,相比于 Rubin,Barra 是 Android 部门为数不多的友好面孔。他可以跟 Android 部门以外的人谈笑风生,而且还掌握着企业技能中非常重要的一项–演讲。来自其他部门的一位员工说:

“如果你想找一个人来一次精彩的演示,特别是关于 Android 方面的演示,那么Barra 就是你第一个应该想到的,因为你肯定无法说动 Rubin 去做那些事情。”

对于产品,Barra 也有自己很深刻的见解。一位同事说,在 Android 团队里,人们经常把“Barra 不会喜欢那种的”和“这根本行不通,因为 Barra 会有很大意见”挂在嘴边。

当然,在人才济济的 Google,Barra 肯定不会是唯一的人才,对于有着深厚人才储备的 Google 来讲,一些聪明优秀的员工已经做好了上位的准备了。

Google 深厚的板凳席

Sundar Pichai 也经常活跃在 Google 的各种大会上,在 Barra 离开后,Google 希望其他团队领导成员能继续推动 Android 前进,而 Pichai 无疑是关键人物。他正在把 Google 的其他服务于 Android 整合在一起。跟 Barra 很像的,Pichai 口碑也很好,他正带领着 Android 走向开放,相比于 Rubin 治下的前代而言。

Pichai 负责了 Google 的 Android,Chrome 和 Apps 部门,这都是 Google 至关重要的部门,人们很好奇他是否能专注于 Android 部门呢?事实证明,自今年 3 月接手 Android 部门以来,他都深入参与了 Android 的每一个重大决策。

sundar-pichai-theverge-1_560

Android 的工程副总裁  Hiroshi Lockheimer 没有 Rubin 和 Barra 那样的曝光度,但是位置显要,Rubin 和 Barra 在离职信中都有提到他的名字。在 Pichai 掌管 Android 之后,Lockheimer 的显得更重要了,常常在公司每周的内部问答中作为代表回答 Android 方面的问题。

Matias Duarte 是 Android 的设计主管,也曾在 Palm 的 webOS 中参与设计工作。他从 Android 4.0 时代开始着重加强系统的设计。Duarte 联合其他团地合作开发了一种新的设计语言,在公司广泛传播。因此,他也被认为是 Android 设计复兴的功勋,一位 Google 员工说:

“Android 之前没有什么设计规则或者设计风格作为指引,但是 Duarte 到来之后,我们在设计方面取得了很快进展。”

matias-duarte-crowd-theverge-1_560

Dave Burke 是 Android 部门的工程主管,对于 Android 面临的的问题有着深刻的认识,被认作是团队“极为重要”的一部分,从事的也是 Android 核心所在的平台工程。去年的 Google I/O 大会上,他介绍了让 Android 系统的动画帧数达到 60 FPS 的“黄油计划”。在工程方面,Burke 是 Google 需要提拔的不二人选。

此外,Google Now 负责人 Johanna Wright,数字内容副总裁和 Google Play 负责人  Jamie Rosenberg,还有 Google+ 负责人 Vic Gundotra 也有能力和机会被调往 Android 部门。

可以说,Google 就像一只有着深厚板凳深度的球队,在主力球员不能上场的情况下,替补队员们也可以很好的完成任务。

挑战依旧

上文列出的 Android 团队的领导者们面临的挑战依旧不小,虽然目前 Android 的在智能手机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 79.5 %,但生态系统碎片化分裂化的问题依旧。Android 开发者也很难吸引到付费用户。

另外,可穿戴设备蓄势待发,怎么把 Android 推向并适配智能手表等设备也是问题,智能电视也有着一样的状况。因而,这些产品需要一个像 Barra 一样上能引导开发工作,下能向大众推广解释的产品主管经理,而现在,这样一个被团队信任而又台风甚佳的人物已经投向小米了。

Android 新一代领导者面临着诸多挑战,包括诸如生态系统碎片化的老问题,当下开发者也对难以吸引 Android 用户在 Google Play 应用上付费感到沮丧。较新的挑战包括将 Android 推向新设备品类,如可穿戴设备和电视相关配件。那些产品将需要一个专门的经理,一个既能引导它们的开发工作,又能向大众解释成品的经理。本周以前谷歌就有这么一位合适人选——Barra。而现在,谷歌将面临着为 Android 品牌寻找为团队信任而又不失台风气质的新大使的压力。

对于这几年的手机产业来说,Android 系统地出现是划时代意义的。而这半年间,Rubin 从事秘密项目去了,Barra 奔向中国,Pichai 肩上的担子一点儿也不轻,其最大挑战在于,能否带领团队实现 Android  系统的允诺。他做出的决定将会深深影响 Android 系统乃至 Google 的前景。

谷歌有最聪明的一些人才开发新一代 Android 系统,而突然之间,Barra 三年来将第一次不会参与其中。Rubin 还留在谷歌从事秘密项目,他的继任者皮查伊则致力于将 Android 王国与公司的其余服务整合起来。Pichai 最大的挑战在于,确保其余的领导团队成员能够践行Android 的愿景。他现在所做的决策会改变 Android 乃至谷歌未来几年的面貌。

 

题图,文内配图来自:The Verge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