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9-10 07:13

互联网时代:我们需要谈谈孩子

积木 积木 编辑
-

Beeban Kidron 的纪录片 InRealLife 是这样开场的:导演 Kidron 走在伦敦的街道上,向孩子们询问这样一个问题,“互联网最好的方面是什么?” 这时候,一位名为 Ryan 的 15 岁少年毫不犹豫地回答说,“色情。”

在随后的交流中,导演得以参观了 Ryan 的卧室。在那里,Ryan 随时可以从各种屏幕上观看成人色情片。他对于女性的认识,对于两性关系的认识,多数来自各种成人视频。所有这些都使他的好奇心不再。他承认这是一种悲哀。但是,他对此已经上瘾了。当 Kidron 跟随他回到街道,走进地铁的时候,他说,“我已经毁掉了爱的感觉”。

Ryan 的故事并不是最难以下咽的。在这部探讨互联网对青少年影响的纪录片中,Kidron 拍摄了许多令人震惊的故事:一位少女为了拿回自己的黑莓,宁愿被一群少年性侵;一位年轻人因为痴迷游戏,被牛津大学逐出校门;一位少年因为聊天室里的威胁而自杀;两位 15 岁的同性恋人互相发送了上千条信息,但是从未谋面。通过这些极端的故事,Kidron 想要激发成年人对网络文化的探讨。

“我觉得自己最大的恐惧是,人们将这些孩子看做‘有问题的’,但实际上,这是一代人受到了各种方式的影响。Ryan 的人生并不特别”,在接受卫报采访的时候,Beeban Kidron 这样说。

在对青少年生活的了解中,她的自由观念遭到了挑战。

“我来自一所将互联网视为强大民主力量的学校,”她说,“消灭守门人是一个积极的行为。但是,我同样相信,我们不应该逃避问题。我逐渐发现一件令人震惊的事情是,来自所有政治层面的人都说互联网是自由言论和自由的模范。我怀疑的是,孩子们所面对的自由是否还存在于其他地方?为什么是互联网,而且只是在互联网上?”

在这部纪录片中,Kidron 还采访了业界的名人,包括维基创始人 Jimmy Wales,MIT 大学教授、《一起孤独》的作者 Sherry Turkle、维基解密的创始人 Julian Assange。她发现,第一代的布道者们,对于科技的看法也在发生改变。Jimmy Wales 不用智能手机,而纽约大学研究新媒体的教授 Clay Shirly 对智能手机有恐惧感,他将其视为一种以各种方式入侵生活的设备。

CAPTCHA 的创始人 Luis Von Ahn 说,互联网的一切都被设计为令人上瘾的,吸引人们点击、查看更新,刺激我们触摸、回应、感受的高级欲望,最终为了商业目的。

如何避免互联网对孩子们的负面影响?

“当政治家们说‘父母应该监控孩子使用互联网’的时候,这让我发疯。这就像是一种新的世界秩序。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而孩子们在口袋中带着它们。父母们不可能总是和孩子在一起。我们必须有一个大家共享的政策。”

制定规则可能是部分答案,但是她相信,文化态度上的转变也很有必要。比如不能在孩子面前频繁查看手机,某些场合不允许使用手机等等。另外,她认为,人们应该对互联网公司提出更多要求,“有观点认为,这些人无法投入资源来揭露儿童色情的源头,或者没有办法追踪那些发出死亡威胁的恶棍。这是极为荒唐的。他们能负担起,我们应该向他们提出要求。”

在拍摄过程中,Kidron 花费了大量时间研究“拥护厌食症”和“自我伤害”的网站,不过,她认为,即使是不极端的社交媒体也存在问题。她读到的各种研究表明,作为一个年轻女人,使用社交网络越多,感觉越不幸福。“原因似乎是,人们永远在发布幸福的图片。当你孤独的时候,看到舞会上所有人在镜头前摆姿势,你会想:所有的人都幸福,我为什么不能?在这种感觉与其它压抑行为、厌食症之间有着清晰的关联。”

InRealLife 还讨论了互联网时代专注力的丧失。从 2006 年起,Kidron 就发起了 FilmClub 计划,目前已经有 7000 个学校参加,其目的是提高孩子们把握长度叙事的能力。

“你知道吗,”她说,“我在 16 岁的时候离开学校。我不理解学校,它也不理解我。但是我成长于书的世界里,故事的世界里,在餐桌上会有许多谈话。在我看来,我们在育儿上是失败的,因为在目前的文化中,我们甚至不给他们讲故事了。我们不去教堂或者集会。在日常的每天中,我们甚至不会坐下来谈话。无论何种文化,总是会口述自己的故事。这就是 FilmClub 诞生的原因,孩子们可以坐在一起,分享一个两小时的故事,然后交流。他们经常说,他们会以从未想过的方式看到自己的影子……”

 

图片来自 curzoncinemas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