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9-23 07:40

I Am Here:断网一天,探索新地方

The Verge 网站的编辑  Paul Miller 曾经断网一年,以体验“失去互联网”后是什么样子,他最终还是发现自己无法摆脱网络,因为网络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Paul Miller 的实验有些行为主义的味道,不过,对于时刻在线的我们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互联网无疑使得我们的联系更加广泛,生活更加丰富,但是这种随时接受推送的状态,常常会使我们精力更加分散,难以进行深入的思考。过分沉浸于网络,也会使我们与现实脱节。断网不仅是休息头脑,也是一种新的体验。

卫报专栏作家 Jill Filipovic 并不反对技术。她认为,在现实中,多数情况下技术使她的生活更美好。不过,有时候,技术也会妨碍交流,片面地反应现实,让人在社交场合分心。于是,她参加了朋友的一个断网行动。周六,将手机放在一边,把一整天的时间用于探索新地方。

在朋友的介绍下,她参加了一对夫妻的“I Am Here”活动。规则很简单:活动发起人选择纽约的一个街区,仔细研究,安排行程。周末早晨,参与活动的人在某个特定地点见面。一起度过这一天。把手机留在口袋中。

“I Am Here”是 Priya 和 Anand 两人度蜜月的时候想出来的。他们谈论的是,从波士顿迁往纽约后如何度过婚后生活。两个人决定每周花上一天的时间,探索新街区。这项活动很快得到其他人的响应,成为一种集体活动。

Jill Filipovic 参加的是第 14 次活动,目的地是罗斯福岛。她在纽约生活了 12 年,从未去过那里。一天的活动是古怪和有趣的。不过,一开始的时候还是让人感觉困难。她意识到,自己的手机是一个社交拐杖。网上的社交和现实不同。在网上收发邮件、刷新 Twitter、发布 SnapChat 是以轻松的方式进行精神呼吸,就像是烟瘾不大的人出去抽根烟,但是在现实中维持小组交谈是劳累的,了解陌生人是有压力的,让人身体疲倦。你必须对抗交谈中的沉默和尴尬时刻。最初的套话和礼貌、刺探兴趣、探索界限之后,一种巨大的真实感缓慢袭来。

“我们是 30 岁左右的专业人士,生活在纽约这样的城市。只展示自己特定一面是很容易的,就像是我们不断被提醒着去营销一样,”Priya 说,“我们想要展示这个干净的外表。I Am Here 活动是对此进行挑战。因为,当你花费大量时间和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半数是熟人,半数是第一次相遇——很难 12 个小时内‘控制信息’。因此,结果就是更加真实和粗糙。你在放弃控制。我们的罗斯福岛一日完美展示了这一点——你永远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与小团体度过一整天,分享特定的经验,从而形成亲密的关系,这与进行一系列小型会面非常不同。

“我们这一代人最大的恐惧就是害怕错过。错过最好的夜晚,合适的工作,合适的行为,甚至合适的另一半,”Priya 说,“错过的解药是活在现在,活在这里,而且专注于你所做的任何事情,无需担忧这是否是花费时间的最好方式。”

当然,如果不是因为互联网和社交媒体,Jill Filipovic 可能永远不会知道“I Am Here”活动。通过参与线上政治活动,她认识了纽约时报畅销书作者 Baratunde,然后在 Baratunde 朋友的聚会上认识了 Priya 和 Anand。他们的 I Am Here 一天行程是通过邮件沟通的。Priya 在计划行程的时候,使用了 Google 查询,阅读了本地博客,还看了 Yelp 上的评论。当 Jill 的 iPhone 丢失后,他们使用了 Baratune 手机和 iPad 上的 Find My Phone 功能。在技术和其他人的帮助下,他们找回了手机。

在丢失手机的那家酒吧里,他们结识了酒吧主人 Salvatore,并在他公寓的屋顶上度过了夜晚时光。他们喝着酒,从一个全新的角度观赏了 Queensboro 大桥。Salvatore 的公寓里摆满了绿色植物。他说自己最喜欢的是昙花。那是来自他祖母的礼物,一天内只会开放几次。那天晚上它并未开放。不过,当昙花终于开放的时候,Salvatore 拍摄了几张照片,用邮件发给了他们。

图片来自 nydailynews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埃洛普获利 1880 万欧元,惹芬兰总理不满

2013-9-23 09:31下一篇

你期待新款 Surface 吗?

2013-9-23 01:06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