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9-25 10:00

【iShout】iOS 7 的时间感——数字时代如何慢慢变老

怀旧的设计师 Brendon Dawes 曾在他那本探讨交互设计创造力的《Analog In, Digital Out》一书中感伤地提到他的一本小册子上的茶渍。那种偶然翻到,令人唏嘘片刻,感慨时光流逝的怀旧情怀在数字时代成为绝唱。数字化的文件总是欢欣鼓舞地常看常新,不会折角、泛黄、浸满灰尘的古旧味道。

不会变老确实是种进步,却又无形中剥夺了人类伤春悲秋的一大乐趣。同样怀旧的设计师 Robert Hoekman 在《瞬间之美》中小小地借题发挥一把,探讨如何在数字化的网页上展现实体化世界才拥有的岁月流逝感。他通过借鉴 Google Reader 的标签云做出一个尝试,借用字体的大小和颜色来表现列表中文章的新旧关系。

11

Robert Hoekman 对这种环境提示而显示的时间感也仅仅浅尝辄止,也对于这种这种设计所产生的明显作用也表示了质疑。说实话,这其实算一个相对优美而无用的设计。因此,也难怪几乎没有网站和数字产品为人类优美而无用的怀旧情绪做出实质性的努力。特别是在目的性强如现代人的今天,怀旧这事奢侈地都有点多余了。

突变发生在我更新 iOS 7 之后,发出的第一条短信。

12

短信的颜色随着时间的久远慢慢由深蓝变为浅蓝,如回音一般,随着在两个墙壁之间来来往往而逐渐消逝。虽然这也对区分重要性上有帮助,但有意或无意中(我倾向于有意)制造的时间感于我的价值已远远超过它微小的功能性。管它有没有用呢,I feel good。

以这个角度来看,整个 iOS 7,就像是人们成长过程中有一个时刻,忽然结束了漫长的童年,时间开始转瞬即逝,回忆这个动作也开始变得寻常。

首先时间的代言人时钟发生了变化。iOS 7 的时钟不再永恒地静止在一代iPhone的发布时间 10:20,开始不加停顿的转动。

接着,在日历和相簿的环节,iOS 7 赋予了使用者追溯和回忆的机会。

QQ20130925-1

iOS 7 之前的相簿已经对地点有明确的标识,但对时间维度却一直处理地很潦草,照片只存在先后顺序,照片在导入电脑之前,都无从获得其拍摄的准确时间。与 iOS 6 相比,iOS 7 的相簿可谓是大显身手。时间维度分为三级瞬间-精选-年度,并与空间维度地理位置紧密整合。对时间维度的展现,iOS 7 借鉴了空间定位的方式,就好像从俯视的角度,在 Google 卫星图上,从一个完整的地球定位到你居住的小区一般。这也是贯穿 iOS 7 的设计逻辑。

而这种宏观视角的提供,加上宏观与微观视角之间切换过程,有意或者无意地会触发人们回忆的闸门,何况照片本身就是回忆的载体,就像年终总结的时候才发现时间过得格外快一样,每一次年度与瞬间之间的切换,都在强调这些照片是时间经过的证据,同时也渲染了回忆和怀旧的情绪。

为了保留这一过程的完整性,iOS 7 甚至牺牲了一些任务完成的捷径。这也是有些使用者颇有微辞的地方。比如相册中年度-精选-时刻-精选-年度的切换必须逐级进行。而类似的,打开文件夹中的应用后按 Home 键,仍旧需要先返回文件夹界面,再通过点击空白处或按 Home 键返回主界面。

刘易斯·芒福德在《技术与文明》里说,“现代工业时代的关键机器不是蒸汽机,而是时钟”。时钟帮助确立了机械时间的存在,机械时间“展开来是一连串数学上孤立的时刻,”“可以像时钟的指针或动画的一个个画面那样,向前或向后走”。而属于人类的,有机体的时间则不同,它“只能朝一个方向运动,经历出生、生长、发育、衰老、死亡这样一个周期。已经死亡的过去,是对于尚未出生的将来而言的,我们面对的永远是现在。”

在我们现在所处的数字时代里,机械时间仍然存在,而有机体的时间却被淡化了 。iOS7 在营造时间感上的努力,为复苏数字时代的有机体时间提供了一种可能。它想要唤醒我们那根怀旧的神经。虽然目前还有点像没有心脏的机器人费尽心机地学说我爱你--生硬归生硬,还是蛮感人的。

 

题图来自 redorbit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IHS 报告显示,iPhone 5s 制造成本 199 美元

2013-9-25 10:16下一篇

独家采访微信团队:谁在用人工智能武装微信?

2013-9-25 06:0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