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10-30 08:00

Windy Day:Moto X 专享的交互式故事

自从 Google 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以来,人们就一直在困惑其意义所在。Moto X 虽然受到好评,但是销量一般,不禁让人怀疑摩托罗拉移动是否能够复兴。但是,复兴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对于 Google 来说,摩托罗拉移动的意义是市场份额,还是做出一些特别的创新?

摩托罗拉移动与 Phoneblok 合作,进行模块化手机探索的 Project Ara 计划,非常符合 Google 的 Moonshot 风格。莫非摩托罗拉移动是 Google 奇特想法的实验场?如果真的如此,摩托罗拉移动发布的 Windy Day 无疑是另一个例证。

要体验 Windy Day,你必须有 Moto X 才行。因为 Windy Day 需要 Motorola Spotlight Player 才能运行,而这款应用“仅适用于 Moto X”。可以说,Motorola Spotlight Player 是 Moto X 专属的交互式故事平台,而 Windy Day 则是该平台下发布的第一个故事。

Windy Day 结合了计算机动画和虚拟现实技术。在用户点击后,手机屏幕似乎变成了一面望远镜。透过它,你看到一个风格化的虚拟森林。你上下左右移动手机,就能够看到更多的风景。你会看到名为 Pepe 的老鼠追逐一顶红色帽子,而其它动物会帮助或者阻挠它。这个交互式动画的质量非常高,因为 Pixar 的设计师们参与了故事的创作。

Wired 的文章,Windy Day 出自摩托罗拉移动的 Moonshot 部门 ATAP(先进技术和产品)。该部门的主管 Regina Dugan 认为,公司应该探索“体验型设备的意义所在”,有效利用手机强大的图形处理能力。

于是,ATAP 开发了用以构建虚拟世界的图形平台。项目的代号是“Avatar”,并且很快取得了进展。但是,开发团队不知道它能够做什么,于是他们与好莱坞的创作人之间展开了合作。

他们找到了影视制作人 Jan Pinkava 和动画师 Doug Sweetland。两个人都参与过多部 Pixar 电影,Doug Sweetland 是 Presto 短片的导演。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就有了决定整个项目的想法:给观众一个摄像机。“那是突破性的时刻,” Pinkava 说,“我们不是在做游戏。我们是在叙事。然后问题转变为,我们如何才能做成它,如何让你感觉到故事在眼前展开。”

摩托罗拉移动投入了上百万的资金。它在波特兰建立了工作室,雇佣了大量的顶级人才。上杉忠弘(Tadahiro Uesugi,电影 Coraline 的概念艺术家)为 Windy Day 画出了草图,而最终将其完成的是获凯迪克奖的插图师 Jon Klassen。创作团队扩展到 40 人,多数人在硅谷、波特兰和好莱坞,其他人则分布在西班牙、丹麦、巴西、泰国等八个国家。

Windy Day 只是一个开始。摩托罗拉工程师说,以后还会有更多的短篇故事。虽然不确定现有工作室人员是否会继续参与,但是 Sweetland 表示了兴趣,“我觉得电影第一次被人从墙上摘了下来。它不再是你坐下来观赏的东西,而是你可以拿在手中的东西。这是一个巨大的模式变更,为创作带来了极大的可能性。”

所有这些都非常有趣,不过,这是否还有更深刻的意味?或许交互式故事平台也只是一个开始,更多有趣的创新会在未来出现,把 Moto X 与其他 Android 手机区分开来。这让 Google 爱好者未来选择手机的时候多了一点纠结,Nexus 和 Moto X 哪一个更值得购买呢?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亚马逊手机走的是高端硬件路线?

2013-10-30 09:58下一篇

Google 智能手表将投产,首先解决续航问题

2013-10-30 06:31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