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订阅我们

爱范消息
Newsletter

报道未来, 服务新生活引领者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11-01 09:30

“荒岛耳机”:《城市画报》嬗变缩影

如果一本杂志推出一款耳机,你会感兴趣吗?昨天《城市画报》打算用另外一种方式来为自己下一个项目筹备资金。他们推出“荒岛耳机”这个产品,希望粉丝购买这个产品,为“荒岛音乐基金”提供一笔初始资金。

荒岛耳机限量 1000 副,每副定价人民币 99 元,每售出一副杂志会将收入中的人民币 20 元用于创立荒岛音乐基金。而粉丝除了拥有一副音质优秀,定价相对低廉的耳机外,还拥有投票“荒岛音乐奖”的权利。

荒岛音乐基金是《城市画报》旗下的一个新项目,它的目的是为已经捧红多名独立音乐人的荒岛音乐会,未来即将开展的一系列音乐交流、创作教育活动,以及“荒岛音乐奖”提供资金支持。

耳机与纸媒创新

一副小小的耳机,却可以折射出《城市画报》最近静极思动的现状。去年我在网络上搜索,甚至找不到杂志的网站,而今年开始杂志不但上线了官网,而且大力进行新媒体实验,创造了“微信拍卖”这一机制。而现在,过去将力量集中于线下推广的“荒岛”品牌,则开始利用线上、新媒体渠道,以众筹与粉丝理念,来一场新的实验。

杂志前执行主编,现新媒体实验室创意总监黎文为这场活动已经做了许多铺垫——今年 6 月,他以荒岛电台的身份,与国内新锐音乐产业创业团队,包括音乐天堂全媒体、乐童音乐、NOVA娱乐等数十家音乐媒体一起创立了“音雄会”,初步形成产业同盟。这一次荒岛耳机也通过“音雄会”成员的媒体渠道进行推广,知名的迷笛音乐已经在微信微博等渠道帮忙宣传。

其实《城市画报》很早就开始尝试网络的力量,比如说从 2003 年开始就运营线上社区——但一直来《城市画报》对待网络的态度是暧昧不清,带有犹疑的。过去杂志的线上社区一般依托第三方社区,而且多年来转换多个社区,从西祠胡同到新浪博客,后来又到豆瓣,再转到微博、微信……每一次都损失一大批线上用户,而让人心痛的是,那些有价值的讨论也随着时间流逝灰飞烟灭。

谈到这里,黎文略带后悔,“如果当年那些帖子都能保留下来,现在回头来看,那一定相当有感觉。”当然,现在的《城市画报》比过去更加重视网络的力量。

“荒岛”与社会创新

1383141356

2009 年,以第一期荒岛图书馆为始,“荒岛”成为《城市画报》独特的品牌。

现任执行主编刘琼雄在《与荒岛图书馆有关的现实与梦想》一文中解释,荒岛图书馆是以社会创新、社会公益的方式“收藏有价值的闲书”——而社会创新、社会公益就是“荒岛”品牌的价值核心。

后来在前执行主编黎文的推动下,“荒岛”品牌从图书馆延伸到音乐会。黎文曾经在大学时期参加过乐队,报道校园音乐文化,觉得应当帮助真正懂得唱歌的独立歌手,传达他们的音乐理念与歌声。于是,他创办了“荒岛音乐会”,每一期都请不为大众所知,但又有实力的歌手,为 1000 多名观众演唱。

hd2而在这个过程中,荒岛音乐会的确为独立歌手提供了成长的空间,走红的机会。比如说现已成名的陈绮贞,在荒岛音乐会上大放异彩后,才被主流媒体所知。而一些台湾香港已经成名的歌手,例如陈升、何韵诗和卢广仲,出于对荒岛音乐会价值观的赞赏,多次登上荒岛音乐会的舞台,与台下观众亲切交流。

不过在努力举办音乐会的同时,黎文发现台湾独立音乐文化的兴盛,与大陆这边的构成强烈的对比。他说,“就台北市这个一个地方,就生存着 1000 多支乐队。而且每一支乐队的素质都很不错,拿得出手。”而大陆这边,独立音乐人不论生存状况,还是音乐素质,都相差甚远。他总结,这是因为台湾当局在文化方面的扶持较为给力,乐队与乐队之间的交流也较为频繁,在保障生存以及沟通空间的前提下,独立音乐自然能够得到健康发展的土壤。

但在大陆,独立音乐人当下连版税都无法保证,又遇到网络“免费下载”的冲击,收入更是艰难。连生存都难以保证,他们更难拿出精力去提升自己的音乐水平。而没有好的独立音乐人,没有好的独立音乐作品,整个独立音乐生态不免逐步萎缩。尤其是在中国岭南地区,当八、九十年代辉煌时期过去后,独立音乐人更难发掘,看到这样的现状,黎文内心不安。

于是,他开始寄希望于有一个社会创新的机制,能够更好地帮助国内、岭南地区的独立音乐人。于是,他想到创立荒岛音乐基金会,除了荒岛音乐节外,还为未来更多音乐交流、创作教育活动,以及“荒岛音乐奖”提供资金支持。换言之,《城市画报》所经营的独立音乐生态变得更加丰富完整,除了为独立音乐人提供难得的登台演唱的机会外,还为他们搭建交流平台。

更难得的是,通过荒岛音乐基金,《城市画报》为独立音乐人带来资金支持。黎文说,“荒岛音乐奖”不是一个噱头而已,而是会将真金白银送到独立音乐人的手上,让他们有一笔启动资金,出唱片或办巡演等等;奖金金额大约为 10 万,“足够出一张唱片了”。

不过,为何不学习国外的 Kickstarter,通过众筹的方式直接为音乐人提供资金呢?黎文解释,出场费是独立音乐人收入的主要来源,如果众筹金额达不到预定目标,那么就会影响独立音乐人的出场价。黎文说,他已经跟许多音乐人讨论过这种方式,但都没有几个能够接受,“风险太高了。”

我的一个朋友接触国内音乐人,他回来跟我们说,“国内做音乐的,真是伟大。”他去看过那些独立歌手的生存环境,“非常恶劣,能坚持下去真的不容易”。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论“中国好声音”还是“荒岛音乐会”,“荒岛音乐基金”,都很有存在的必要。

现在荒岛耳机已经售罄,不过黎文说,荒岛耳机仅仅是一个开始,为了筹集创办基金的资金,他还会推出更多好玩的东西,让大家拥有支持的理由。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微软年轻设计师 Andrew Kim 的故事

2013-11-01 10:00下一篇

IDs:从书友会到澳洲互联网俱乐部

2013-11-01 07:49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