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订阅我们

爱范消息
Newsletter

报道未来, 服务新生活引领者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新创 2013-11-05 07:54

Cubieboard:享誉国外 Linux 圈子的中国产品

陈一斌 陈一斌 社区负责人
-

我们一直在说“国货当自强”,却很难找到更多成功进军国际的公司。说不定这是信息不对称的错,因为那些已经在国际某个圈子里拥有一定声誉的公司,很可能会将精力更多放在国际市场。毕竟市场在哪儿,营销在哪儿。

最近我在珠海发现了一个国际上认可,但国内却默默无闻的团队,他们叫 Cubieboard,产品是基于 Linux 的开发板。别小看这个开发板,国际上主流的 Linux 发行版都推出了兼容它的版本。比如 Ubuntu、Debian、Fedora、OpenSUSE、ArchLinux 等等。这表明,至少在 Linux 这个圈子里,Cubieboard 已经得到极高的关注以及认可。

媲美“树莓派”的 Cubieboard

其实谈到 Cubieboard,很容易会让人想起另一个有名的产品,那就是被亲切称为“树莓派”的 Raspberry Pi。从表面看,两个产品都差不多,在一块 PCB 板上集成了处理器、内存,又有丰富的接口,可以接硬盘、SD 卡、显示器、音箱/耳机等等。换言之,Cubieboard 和 Raspberry Pi 都是卡片式的超小型电脑,而且两者在硬件上都留有许多丰富的扩展接口,方便他们自己动手添加自己想要的功能。

那么,Cubieborad 和 Raspberry Pi 有什么不同?前者走的道路是产品创新,后者走的道路是渠道创新。从今年年初到年末,Cubieboard 已经迭代了 3 代产品,年中时团队推出了 Cubieboard 2,这几天又推出 CubieTruck。而 Raspberry Pi 则依托媒体的报道,从各个渠道方面向各国市场渗透。据 Cubieboard 联合创始人黄祖奔了解,对方已经与国内的教育机构接触。然而, Raspberry Pi 仍然是当初的产品,基本没有太大的变化。

除了公司所看重的价值点不一样外,双方产品的性能也有差异,Cubieboard 第一代产品的性能各方面要比 Raspberry Pi 强。这里是详细的性能对比,评测项目包括了 CPU 的性能、磁盘读写性能、内存性能测试、GPU 图形性能测试等子项。换言之,Cubieboard 能够承担更重的计算任务——这也是主要 Linux 发行版基本都推出了兼容 Cubieboard 的版本的原因。

hadoop-IMG_0716

开源硬件的产品很多时候是要靠社区说话,如果有一个足够健壮的社区,那么它的发展前景就更加看好。而 Raspberry Pi 的社区要比 Cubieboard 更加健壮,除了常常能看到某人用 Raspberry Pi 做了些什么奇特事情的报道外,前者论坛的帖子数量就是后者的几倍。

不过,今年才开始启动的 Cubieboard 的社区发展速度已经很快至今官方论坛累计流量已近突破 200 万人次,其中中文论坛的访问量在第三季度也首次突破1万人次。此外社区里的讨论氛围也越来越浓厚,比如说用 Cubieboard 组建服务器,是社区的用户主动提供健全的方案,而且是基于 Hadoop 的。而除了服务器、家庭影音服务器等常见的用户实践外,还有人为 Cubieboard 开发了高保真音频转换拓展卡——换言之,可以把 Cubieboard 当作高保真音频系统来用了。

半推半就走上创业道路

lubuntu-default-wallpaper

今年 6 月,新车间的李大维就向我推荐 Cubieboard 这个位于珠海的团队。当时他对我说,像国内其它做开源硬件的团队,他们都是自动自发去创业的,而 Cubieboard 则是在用户的要求下才从原来的单位跳出来。他觉得,Cubieboard 的故事更加贴近现实。毕竟不是所有人一开始就会想到要创业,而更可能是因为自己、因为环境的因素,半推半就地走上创业这条路。

黄祖奔告诉我,Cubieboard 是一个比较意外的产品。常常在 Linux 开源社区厮混的他,看到社区里的人需要一个价格便宜、能够兼容各个 Linux 发行版的开发板,于是想着“自己也试着做做看”,然后在召集人手利用业余时间松散开发,而当产品原型做了出来并分享给社区的时候,意外受到了社区用户的欢迎。黄祖奔说,“我们当时抱着玩乐的心态去做,完全没有想到这块板子会那么地受欢迎。”

后来,在社区成员的主动推荐之下,Cubieboard 开始拥有自己的用户以及产品口碑,用户的需求量越来越高。于是,在已经有了一款相对成熟的产品下,黄祖奔和其他团队成员开始商量是否应该成立一家公司。但现在,方糖科技虽然已经成立了,当初的 5 人却只剩下黄祖奔继续坚持。

其实,去年加入珠海全志的黄祖奔,到年底已经萌生出自己创业的念头,他和黎佐廷都觉得“电子行业太累”——以黄祖奔的亲身经历举个例子来说,他在芯邦微电子工作的时候,为了保证项目进度,公司把他和项目组从深圳搬到珠海,进行半军事化的封闭式开发,只允许每人每天只睡 4、5 个小时,一直持续 8、9 个月。由于电子行业竞争激烈,公司为了保证新产品按期出现,就不得不压榨人力。在这样的气氛下工作,就让人感觉自己好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人,没有什么自由。

现在黄祖奔为在 Cubieboard 工作的北理工大学珠海校区的学生而自豪。他认为,这些大学生能够在团队里学习到课堂上老师所教不到的东西,无论是技术、待人接物还是其它方面,参与工作之后的学生都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么看来,Cubieboard 做了一些教育上的有意义的事情。黄祖奔还希望产品能够被更多学生所了解和认识,他相信这块开发板能够更好地激发学生主动思考,提高动手能力。

今年 10 月,黄祖奔沿着川藏线入藏,远离城市的喧嚣,整日与悬崖峭壁相伴。刚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看了一出讨论人是如何老死的节目,心灵受到触动。他说,“后来我觉得,人活着赚再多的钱又怎么样呢,最终不过是一杯黄土。人生应该做一些更有价值的事情。”我想,这是他能够坚持下来的原因。

Mini PC 与 Cubieboard 未来

从今年年初到现在,Cubieboard 产品发展了 3 代,产品销往国外 100 多个国家。那么关于未来,黄祖奔和黎佐廷又是怎么想的呢?

他们觉得现在 ARM 与 x86 的性能差距已经不像以前的差距那么大了,可以满足普通的使用需求,比如说播放电影、听歌、浏览网页等等。曾经有客户希望订购几十块 Cubieboard,用于替换公司里的充当瘦客户端的 Raspberry Pi——他觉得 Cubieboard 的性能更好,系统运行更加流畅,有助于提高员工的办公效率,同样能节约公司成本。

未来当 Cubieboard 采用八核处理器,2 GB 的内存,与桌面机的性能差距就更小了。这意味着它能够更好地运行桌面环境——一种价格低廉,功能也差不多的小型 PC。不管是验证想法,还是取代 PC,小型 PC 能为人提供更加灵活的方案。

不过由于国内开源社区仍不够兴旺,黄祖奔对国内市场的看法较为悲观。此外,国内用户对待新产品的态度也较为严苛,摆脱不了“月亮是国外的圆”、“鸡蛋里挑骨头”心态,创业者吃力不讨好。黄祖奔觉得,在国内做开发板生意,遭受的挑战要比在国外大得多。但作为一个有价值的事业,他和团队会坚持下去。

关于未来,黄祖奔希望启动一个类似深圳柴火这样的社区,让更多学生、爱好者感受开源硬件、开源社区的文化与氛围,切磋交流;另外,他还有一些产品的规划,尚在酝酿当中。他说,只要 Cubieboard 团队战斗力强,那么他就什么都不怕。

注:一家芯片公司,所生产的 ARM 芯片普遍用于平板上。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