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莓新 CEO 程守宗是谁?

公司

2013-11-05 10:22

传言了半年的黑莓收购事件终于落下帷幕,由于 Fairfax 无法拉拢银行,之前签署好的收购意向最终也随之流产,黑莓则以另外一种方式得到了融资,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融资 10 亿美元,其中 Firefax 金融控股将认购 2.5 亿美元,剩余的其他投资者瓜分。

随着事情的转折,原黑莓 CEO Thorsten Heins 结束了他在黑莓不足两年的 CEO 生涯,虽然在他的带领下,黑莓处境每况愈下,但是他仍有望获得数千万美元的离职补偿。Heins 离职之后,接替他的则是一位华裔,程守宗(John S .Chen)。

年近六旬的程守宗并不算是耀眼的商业明星,但是履历单上的功绩并不少。

救火队长

程守宗在多家公司担任过高管职位,不过让他一战成名的是在企业服务公司 Sybase 担任 CEO 的时候。在上世纪 90 年代,由于受到了科技巨头甲骨文公司的竞争压力,Sybase 处境十分艰难。在 1998 年程守宗进入董事会的时候,研究公司 Gartner 表示 Sybase 将有 70% 的几率破产,当时公司的市值仅为 3.62 亿美元,但是经过程守宗 13 年的经营,Sybase 被 SAP 收购的时候,市值已经达到了 58 亿美元。

John-S-Chen-BlackBerry

1998 年的 Sybase 已经连续四年亏损,程守宗进入 Sybase 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召集员工,给予他们信心,然后才能给予消费信心,进而股东才有信心。在 2005 年接受《Computer Business Review 》 采访时,程守宗表示:

“我需要重振信心,确定一个可以执行的主题方向,我一点儿也不想丧失我们的核心竞争力。”

在经营策略上,程守宗不允许 Sybase 顽守不擅长的领域。从那些不赚钱甚至赔本的的领域抽身出来转而在一切可以赚钱的领域发力,这让 Sybase 度过了当时的互联网泡沫时期。

而在组织结构上,程守宗将公司结构分解成小块,这种没有冗余的严密结构可以让 Sybase 在市场变化下拥有快速的反应以便改变决策。

从今天回过头看,Sybase 的逆转当然合情合理,但是在当时的时机下,就不得不佩服程守宗的远见了。程守宗向《纽约时报》透露,当时他们进入移动领域的时候,别人都在嘲笑他们,当时人们认为无线事业仅仅是个白日梦,每个人都在赔钱。后来的结果是,Sybase 在移动嵌入式计算领域的份额不断扩大,一度占据了 73% 的份额,成为市场老大。

黑莓之路

毫无疑问的,黑莓将更多地关注企业市场,程守宗上任之后也会坚定地贯彻下去。这就像当年程守宗把 Sybase 带上最赚钱发展最快的分析和移动服务中去。虽然企业市场看起来不是那么令人兴奋,属于闷声赚钱的领域,但是程守宗还是倾向认为,企业市场仍是黑莓离钱最近的业务。

而在 2010 年,程守宗就断言了移动电子商务的前景,他说:

“如果你在二十一世纪早期认为电子商务是一片大海的话,那么移动电子商务就会让你觉得那不过是小事情而已。”

根据程守宗的做派和发言,他肯定会先稳定军心,进而在移动端发力。不过他仍表示不会关闭黑莓的手机部门,尽管它仍在赔钱。不管程守宗如何仁心妙术,黑莓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上演惊天逆转。不过程守宗依然信心十足,他认为黑莓已经准备好进行一个转变,也有足够的资源来建设一个长期可持续的业务。

因为有过在 Sybase 力挽狂澜的经验,程守宗有底气无视投资者的恐惧,他认为,他能再度上演逆转好戏。

其他履历

除了商业头脑之外,程守宗在政界也有所涉足。程守宗在 Sybase 任期内还担任过布什政府出口委员会的委员,给国际贸易政策问题提供建议。

另外,程守宗还是迪士尼和富国银行的董事。程守宗于去年 10 月宣布离开 Sybase 和 SAP,而在此之前不久,银湖资产管理基金任命他为技术产业高级顾问。

从程守宗的履历上看,他把握整体战略、扭转大局的能力和经验正是黑莓所急需的。程守宗看重移动领域也将和黑莓的今后定位契合。至少从目前媒体态度来看,都对程守宗抱有相当的信心,而他是否从临时 CEO 转为正式 CEO,能否能带黑莓走出泥沼,手机业务是否会被割离等疑问只能等时间来解答了。

 

题图来自:Yahoo

文内配图来自:poderpda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