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失败了,是产品的错?是投资人的错?

公司

2013-11-06 18:52

今天我要讲一个关于失败的故事

有一家公司,创始人有很强的背景,产品不缺乏亮点,融资百万美元,可惜最终还是挺不过“3 年之痒”,今天宣倒闭。

这家公司叫 Everpix,产品被誉为“最佳大量图片储存方案之一”。此前在 The Verge 的横向对比评测中,Everpix 与 iCloud、Dropbox、Picturelife、Loom、Flickr、SkyDrive、Stream Nation、Google+ Photots、SmugMug 同台竞技,因其简单易用、亲切自然而得到了好评和推荐。

公司两名创始人都是法国人,分别是 Pierre-Olivier Latour 和 Kevin Quennesson。今年 6 月开始,Latour 尝试融资 500 万美元,为公司的盈利争取更多的时间,而当这些努力都遭遇到失败,他开始转向寻求收购。根据消息来源,上个月,Path 差一点就买下这家公司,但公司高层在最后一刻否决了这个决定。

为了团队和产品,Latour 继续奔走,他想到两个办法,一个是“收购型雇佣”,团队成员不变但呆在一家新的公司里,而一个是真正的收购,让 Everpix 的技术以某种方式继续存在。另外,他还和某一个喜欢 Everpix 的投资者谈判到最后,希望得到一笔资金。可惜,他的运气不如 Evernote 的 Phil Libin。

下面是故事更加完整的版本:

Latour 和 Quennesson 都曾经在苹果工作过。

十年前,Latour 将自己创立的动态图像处理软件 PixelShox Studio 公司卖给苹果。这家公司后来更名为 Quartz Composer,其技术用于 OS X 常常能用到的截屏以及 iTunes 的图像处理部分。

Quennesson 有数学和物理的背景,拥有 6 项与动态图像、图像处理以图形用户界面相关的专利,2006 年加入 Quartz Composer 的时候认识 Latour。

2009 年,两人一起离开苹果。Latour 加入 Cooliris——一个图片浏览上有新意的移动应用,并帮助它设立日本办公室。但不后,在女友陪伴旅游亚洲的图中,Latour 开始发现照片的储存与管理成为了巨大的麻烦。然后,他带着早期的想法与 Quennesson 一起讨论,后者正对用数学、科学支持开发一款更好的图像应用感兴趣。

Quennesson 说,“人们拍下越来越多的照片,但自相矛盾的是,他们开始越来越少回顾照片。你不打算回顾自己拍下的人生瞬间,这有违常识。那是最重要的东西——你的生活!因此这是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2011 年 8 月,Latuor 建立名为 33cube 的公司,依托公司终于可以开始推动新产品的计划了。而不久前,Latuor 在 Dribbble 上遇到电影公司工作,负责交互和视觉设计的 Wayne Fan,并成功说服他加入。理由也很充分,因为 Fan 也觉得当下图片的储存与管理是个大麻烦,“为什么每个人都要给旅游中的照片从一星到五星的评价,或者是标记它?……让人受不了。”

为了保证产品开发进度,他们参加了 TechCrunch Disrupt 创业大赛,并闯进了最终一轮,只可惜最终大奖被 Shaker 拿走。不过,TechCrunch 也被 Everpix 自然,“用后不管”的自然用户体验,以及流畅的反应,漂亮的设计所吸引。

之后,Everpix 开始融资,孵化。其早期投资者是前苹果高管 Bertrand Serlet,还有 500 Startups,团队由前 PayPal 高管 Dave McClure 孵化。然后,公司又相继从 Index Ventures、Strive Capital 以及 Picasa 联合创始人 Michael Herf 得到 180 万美元的投资。

这期间,Disrupt、Facebook、Dropbox 等公司还对 Everpix 产生兴趣,希望把它买下来,但被后者拒绝。创始人希望能够按照自己的心意来规划产品。之后团队花了 6 个月的时间来开发产品, 到今年 3 月,产品的 beta 版正式上线。但是,Everpix 的产品开发时间已经太长了。Latour 说,“当时距离我们创业已经一年半。对于一个初创公司来说,从创立到拥有一个产品,是非常长的一段时间。”

另外,当创始人注意力集中在产品时,他们忽略了投资人最关心的问题:成长。Everpix 有图片分享的功能,但没有多少用户注意到。当时团队考虑过,当用户希望分享图片时,是否要让别人注册一个账户,才能观看和下载。但团队觉得这样的设计很丑陋,最终还是没有执行。

糟糕的是,180 万的启动资金几乎全都投入到产品上,没有给营销推广留下几个钱。在其它图像服务获得上百万用户的时候,Everpix 的用户量还不到 19000。5 月份开始,Everpix 走向崩坏。

还好,Index Venture 和 500 Startups 愿意分别借给 Latour 5 万美元,共 10 万美元,帮助公司暂时应付当时的资金难关。Latour 用这笔资金聘用 Julie Supan 为市场专员,后者曾经帮助 YouTube 和 Dropbox 寻找市场定位,帮助公司启动下一轮融资。

以 Latour 的工作经历和他背后的投资者,他可以约到那些顶级的投资公司。但这些投资公司在被美丽的产品打动后,却留下一次次冷冰冰的打击。有一个有名的投资公司合伙人,约谈两次后,就发一封电邮给 Latour,“你们看上去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团队,而且一些相关的信息也表明你们是,但每个人都为这一点担心:当下这个时代,能否基于一款图片的免费服务,从而催化出收入过亿的付费订阅业务。”而另外一家投资公司合伙人也说,“你们的团队,接触下来很愉快,但弱点在很难说明未来会有上亿美元的前景。”

而当 Latour 为融资的事情焦头烂额的同时,Everpix 的投资人 Index Venture 开始对公司丧失信心,拒绝成为公司的 A 轮融资的领投人。Index 中的一名合伙人 Neil Rimer 说,虽然产品非常的棒,而且拥有一小批极忠实的拥趸,但我们仍然没办法确认,其它人是否也会对 Everpix 产生共鸣,而且跟投。”

到了最后关头,Latour 决定寻求收购。不过,由于签署了保密协议,他无法透露更多的消息。但之前科技公司们对 Everpix 丧失兴趣,背后有许多原因。上个月,Path 最后一刻前反悔,没有签署收购 Everpix 的协议,而过了几天,就传来它自身有大麻烦,要裁掉 20% 的员工。

尽管 Latour 不断努力,但公司的士气越来越下滑,而投资人的冷漠反应,也表明公司难以逃过关门大吉的命运。团队开始正视这个现实,并为关门而做准备。星期二,他们整理在 SoMa 的办公室,准备搬离。他们出去吃了一顿午饭,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每个人都在笑着。

如果从 Everpix 的故事来看,他们的问题好像在于在产品上的投入过多。然而,这种投入并非没有回报,Everpix 在 App Store 平均评价为 4.5 颗星,拥有超过1000 条评论。而且,投资界的不看好,不代表时代不看好,或许他们错过了一桩千载难逢的机会——但也许,下一个 Everpix 出现的时候,投资者们会积极的迎上去。而时代总是在变的。

 

题图来自 theverg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