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are Cash 设计背后:听话的设计师,爱挑刺的杰克·多西

公司

2013-11-07 13:53

早前我们报道过 Square Cash——一项让人与人之间转账如发邮件般方便快捷的支付服务。但如果你登陆他家 主页会发现,整个页面的设计和它的支付精神一样:极端的简洁。

不要小看这种设计,在 Square Cash 的设计过程中,因老板 杰克·多西(Jack Dorsey)的挑剔,曾经让 Square 的创意总监 罗比特·安德森(Robert Andersen)为此大为头痛。

Square 设计总监安德森在公司的员工编号为 006,而现在公司的员工牌上这个数字已越过了 600。2008 年,安德森的一款 iPhone 上名叫 PocketTweet 的第三方推特客户端,而受到老板杰克·多西的赏识。

很快安德森被任命为 Square 的创意总监,从此二人合力打造了移动支付领域中多款成功的产品。但无论 Square 的产品形态从塑料读卡器,到一个智能设备上的应用程序,安德森从来未像 Square Cash 那样设计一款产品。

首先是 Square Cash 的形态。2013 年 1 月,二人还在探讨 Square Cash 的最初理念,多西突然问安德森:“如果和朋友间转账可以像发邮件一样,你认为应该怎么设计?”

杰克·多西对产品简易程度的执着 ,就是直达产品本质,因此这绝不是一句随便抛出的话。

但为什么要用邮件这种人人都会用,并且略不够酷的媒介?在 Square 的哲学中,产品并非要排挤现有的工具,而是设计出一种方案,让这些本来已在人们手上非常普及的工具变得更加方便好用——就如之前的 Square 移动支付端一样,它没有内置诸如 NFC 的新技术,但却让信用卡变得更易用。

汇款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难道不就应该像发邮件一样?Square Cash 的创意让安德森兴奋,但同时也让他头痛:“在这个领域基本没有公司将支付系统建立在邮件上运作”,安德森表示,“一个概念亲手由零开始最痛苦的是,你不知道该如何做,而且你会开始怀疑自己是否正确。”

一开始安德森在公司内部设计了一个原型页面,用户在上面注册用户名和密码,绑定银行卡,就可以使用。但经过公司内部小白鼠几个月的试用后,杰克·多西的一个坚持让安德森决定推倒这个设计:“我们在现实中把钱放在朋友手上的时候,需要用户名和密码吗?”

于是 Square Cash 有了现在的设计:直接在你的邮箱中发出邮件,然后抄送 Square 即可完成转账,对于第一次使用服务的用户,Square 会先回复一封邮件,用户只要回复相关信息,即可完成一切绑定。

“有时候往往一个服务的失败,就是在于用户被一个客户端吓跑了。” 安德森表示。由此可以看出,杰克·多西是如此执着于对现实生活的执着,而之所以选择邮件,是因为邮件太普及了,邮件在手机、电脑、浏览器上无处不在,也就是说,用户使用 Square Cash 根本无需下载任何客户端,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根本早就集成在系统当中了,最重要的是,所有人知道怎么使用电子邮件的对吧。(当然,在来自 AllThing D 莫博士的评测中提及到,用户在转账时,很可能会记错抄送给 Square 的地址,因此 Square Cash 依然发布了手机客户端)

Screen Shot 2013-11-07 at 01.21.21 pm

不过最让安德森头疼的是 Square Cash 的主页面设计,因为 Square Cash 完全依赖邮件,可以说这是一款 “无 UI” 的应用,因为杰克·多西对 Square Cash 页面设计的要求也是 “极简单,简单到没有界面的级别。”

当安德森将最初的完成品呈现给多西的时候,只换来多西揶揄:“我只能说,多到 MoMA(纽约现代博物馆)看看吧!” 之后安德森果然将手头上的工作放下,走到几个街区外的 MoMA。

在带着疑问看完一件件艺术品后,安德森被一幅美国画家 Mark Tansey 的作品上那单色的写实油画风格所吸引。得到启发后的安德森迅速赶回办公室,并在随手在沿路上用 iPhone 拍摄了几段纽约的街景视频,在电脑上为视频加入颜色滤镜后他感觉到:就是它了。

重新设计后的作品果然获得了杰克·多西的肯定,安德森听到一句来自老板的肯定:“太棒了,我爱这种设计。”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经过九个月的艰辛开发,当时 Square Cash 已箭在弦上,在产品发布前设计师们认为他们新生的作品已无可挑剔,但这时路过的杰克·多西却丢下一句:“颜色太死板了。” 是的,多西往往会充当一个旁观者清的角色,对局内者当头棒喝。最后 Square Cash 的页面采用了今天大家看到的青绿色,多西认为这种配色让人感到充满活力。

那么,和其他产品一样,Square Cash 如此出色的设计全部应该归功于爱挑刺的杰克·多西吗?安德森笑道:“虽然很多决策性的东西都是出自那家伙之口,但是说永远比做要难”,他补充道,“就像一道代数题,你可能一早知道等号后的数字,但是问题困难之处在于,这个过程中你需要找到合适的东西,为这条方程式赋予魔法。”

 

题图来自:The Verge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