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11-08 09:38

Twitter IPO:疯狂的小鸟与资本的游戏

Twitter 终于在昨天于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了,这是一个比较熟悉的场景,去年 5 月 Facebook 上市的时候也是一样的万众期待,虽然社交网络热潮渐渐退去,但是 Twitter 和 Facebook 仍然吸引着巨量的用户。但是和 Facebook IPO 时费尽力气才没出现跌破发行价的尴尬,Twitter 开盘报45.1 美元,较 26 美元的发行价大涨 73.46%,收盘报于 44.9 美元,较26 美元发行价大涨 72.69%,按总股本 6.95 亿股(含期权和限制性股票)计算,Twitter 的收盘市值达 312 亿美元

为何 Facebook 和 Twitter 的境遇差别这么大?《福布斯》认为,是因为 Twitter IPO 以前的股票购买量远低于 Facebook。Twitter 在 IPO 以前就在二级市场上提供其股票的买卖交易,不过 Twitter 提供的可买卖股票数量通常都没有 IPO 交易中发售的数量多。这一点和 Facebook 显然不同,Facebook 在 IPO 之前,股票买家与卖家之间的平衡重度倾向于前者,从而将 IPO 以前的股价推升至 45 美元的过高水平。而 Twitter 股票在 IPO 以前的购买量水平则远低于 Facebook,推动了 IPO 以后的需求水平上升。

不过,《财富》杂志看到了 Twitter 这只展翅高飞的小鸟背后的不和谐声音,华尔街的资本游戏再一次被玩了起来。

Twitter 的成长能力也是被外界所看好的,据《华尔街日报》消息,高盛和其他一些银行的分析师私下告诉投资者,Twitter 的营收增长预期可能不会像预期的那么快。Twitter 承销商们对于 Twitter 明年营收增长预期为 55%,但华尔街其他机构估计约为 80%,承销商们预计后年的增长是 32%,而其他机构预计的是 58%,其中差距巨大,尤其是像 Twitter 这样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但被认为有很大增长能力的企业,营收增长能力非常关键。

这让人想起了上世纪 90 年代的互联网泡沫,正是 Twitter 股价暴涨,内幕消息不断,丹麦盛宝银行股票策略总监 Peter Garnry 表示,Twitter IPO 首日的表现是资本市场“荒谬”本质的一个体现,其股价和公司基本面很不相符。在 Twitter 上市交易后还不到两个小时,研究机构 Pivotal Research Group 就将其降级至“卖出”。

承销商的分析师们把消息透露给特定的投资者之前就在 Facebook IPO 的时候发生过,当时 Facebook 的高管告诉分析师,外界对于他们的销售预期过高,于是分析师们把这一信息给了一些顶级客户,这些被华尔街宠爱的投资者们可以得见 Facebook 的潜在问题,而普通投资者则陷入了 Facebook 长期低迷的股价之中。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最终为选择性地泄露信息支付了 500 万美元的赔偿金,而 Facebook 和其承销商们也仍面临着集体诉讼。

在 IPO 之前,企业高管有一个不应该进行公开发言的静默期,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却允许企业高管与潜在投资者会晤,不过这些会晤一般仅局限于华尔街的那些高级付费客户,而普通投资者就获得了不公平的待遇。

同样的,承销商的分析师们在 IPO 之前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也有一个灰色地带,虽然传统上承销商的分析师在企业 IPO 一个月内不得购入股票,但是分析师们可以手持内幕消息与顶级客户进行私下交易。

为了避免这种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造成的不公平,美国出台了 JOBS 法案,允许承销商的分析师们在企业 IPO 之前参与投资,一旦分析师们决定这么做,那么他就必须公布自己知晓的信息和研究结果。结果是,华尔街的分析师们没人理会这个法案。

来自一直致力于推动 IPO 进程透明化的承销商 WR Hambrecht 的 Bill Hambrecht 说:

“华尔街公司已经垄断了 IPO 过程中的信息,他们正试图掌控它。而(企业高管)静默期政策是愚蠢的。”

那么 Twitter 在经历了开门红之后,是继续展翅高飞,还是低空盘旋甚至是折翼呢?只有靠时间来诉说了。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两大社交网站 IPO 的反差有很大?

2013-11-08 11:17下一篇

ART:Android 摆脱卡顿的希望?

2013-11-08 07:3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