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蛙设计 Steve Boswell :Google Glass 真的很丑

公司

2013-11-12 15:57

Steve Boswell 是青蛙设计亚太区的总经理。他本人具有政治学、管理学和国际关系的背景。他目前正在优化青蛙设计上海工作室的结构,力求将公司从传统的设计服务商中脱颖出来成为一个国际性的领先的具有战略创意性的咨询公司。Steve Boswell 也是本次腾讯 WE 大会的演讲嘉宾,主题是可穿戴设备的设计,爱范儿受邀获得了 Steve Boswell 的会前采访机会。

虽然演讲题目是可穿戴设备,并在长远阶段认可这个方向,但是在采访过程中, Steve Boswell 对于目前的可穿戴设备表示了不满,对于各大公司的营销也并不认同。从一个设计界从业者来看,可穿戴设备远未到成熟的时候,或者不会有成熟的时候了。

从我们以往读者对于智能手表的评论来看,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智能手表的槽点也非常明显,不好用和不好看。那么若是需要改进的话,设计和功能哪个更需要做出改变呢?

Steve Boswell 的回答非常有趣,事实上算是回避了这个问题,在他看来:

“在亨利福特创建福特汽车的时候,他问大家你想要什么样的汽车,得到的回应是我们只想要马车。所以现在这个问题也发生在了智能手表上,如果你问这些大众你们想要什么样的智能手表,可能他们根本就不想要智能手表,那你能期待他们给你什么样的答复呢?”

说完,Steve Boswell 留意了一下我的手腕,发现并没有手表。他认为,像他这样一个老派的人喜欢戴着手表,但是现在的年轻人并不这么做。所以先要讨论的问题时,我们到底需不需要在手腕上戴一个东西,而这并不是确定的。很可能我们根本就不需要智能手表这样的东西。如果非要他在设计与功能上抉择的话,他认为两者其实是一样重要的。

Steve Boswell 的回答也反映了目前智能手表的一个窘境,外观替代不了传统手表,功能吸引不了年轻人群,导致智能手表并不是一种强需求。

那么把范围扩大, Google、三星、苹果、微软等等大厂商已经或者将要在可穿戴设备里大展拳脚。似乎可穿戴设备的发展已经走上了快车道,一些市场研究机构的预测也表明,四五年后可穿戴设备的市场规模将和平板电脑大体相当,那么在 Steve Boswell 看来,这个市场将在什么时候成熟,或者说,热度什么时候降温?

Steve Boswell 则泼了另一瓢冷水:

“这个潮流终结将会在 Google 和三星的公共营销和广告部门预算用光的那一天。”

Steve Boswell 看来,其实最终的验金石还是看消费者是不是需要每天都用这些课穿戴设备,只有这些产品成为了常用或者必需的产品,才是这个市场看到曙光的一天。但是这个曙光可能不会来临。如果这些公司的公关,或者营销部门看不到这一天来临,看到的曙光就越来越渺茫,就不会再花钱来造势了,那时候就是这个潮流停止的时间,这一切都不好说。

Steve Boswell 所在的青蛙设计也接到了一些可穿戴设备的设计业务,不过既然是在顶尖设计公司担任要职,并且此前还在 GAP 等时尚快消品牌干过,自然是有资格批评一下目前可穿戴设备的设计的,首先被批评的就是 Google Glass:

“关于 Google Glass,首先它的形状确实还要好好地改良一下,因为它真的很丑。你看硅谷的那帮人戴着 Google Glass 就知道它看起来有多荒谬,多难看。”

可能 Steve Boswell 意识到自己对于可穿戴设备一直在泼冷水,随后解释到,他认为认为这个发展的方向是对的,只是在大发展的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细节是需要再考量、需要再研究。

事实上,我个人还是比较认同 Steve Boswell 的一些观点的,目前确实有部分厂商看到这个方向就奔上去,勇气可嘉和添柴加火之外,我们也需要 Steve Boswell 这样的业内人士来降个温。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