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抗战史,被告 Google 打赢了图书扫描官司

公司

2013-11-15 09:46

“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对于今天的判决,我们感到由衷的高兴。正如我们一直所说的那样,Google 图书遵循了版权法的规定,它的功能相当于数字时代中的图书馆卡片目录,能让用户找到想要购买或租看的图书。”

Google 和美国作协(Authors Guild)延宕八年之久的图书扫描案终于落下帷幕。案件的宣判陈词中,美国联邦法官丹尼·金(Denny Chin)写道,Google 扫描图书的目的是为了平等地使用这些内容,它并没有损害原有作品的市场。它提供了重大的公共利益,属于 “一种必不可少的研究工具”。

丹尼·金驳回了原告方的这样一种观点——Google 扫描计划让作家收入受损。他认为,Google 并未出售这些内容,而且也并未公开图书的全部内容。因此,Google 图书有助于读者找到新书,从而相当于能给作家带来 “新的收入”。

Google 野心勃勃的 “图书馆计划” 可以追溯到 2004 年,当时 Google 与美国纽约公共图书馆、哈佛大学图书馆、斯坦福大学图书馆、牛津大学图书馆等多家大型图书馆达成协议,通过扫描将馆藏的纸质书籍数字化上传至 Google Books,借此打造人类最大最全的图书库,从而实现公共资源的最大化利用。Google 扫描的图书分为两类,一类是不受目前版权保护的文献古籍,这部分提供全文查阅,另一部分受到版权保护的只提供最多 20% 的免费内容,通常是目录和部分摘录,阅读全文则需要在 Google Play 购买。

此举引起了出版商和作家的不满,他们认为,Google 未经出版商和作者许可私自复制电子版,侵犯了版权法。此外,Google 可能借此垄断数字图书行业 ,对传统出版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但 Google 认为扫描行为基于公共利益,非但对作家没有造成损失,全文图书搜索、目录查阅甚至还有助于提升纸质书的销量。

美国作协在 2005 年 9 月起诉了 Google,随后美国出版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也将矛头指向 Google,协会成员包括麦格希集团 (McGraw-Hill)、培生教育出版公司(Pearson Education Inc)、美国企鹅出版集团(Penguin Group USA)、约翰威立国际出版公司(John Wiley & Sons, Inc.)和西蒙与舒斯特出版公司(Simon&Schuster)等多家出版商。

于是扫描图书的进程暂时中断。2008 年 Google 接受庭外和解,赔付 1.25 亿美元,并设立了一个图书版权登记机构(Book Rights Registry),征得版权人许可并支付收入分成。不过这份和解并未完全解决问题,于是 2009 年 11 月修订后的和解协议推出。修改后的协议规定支付版权所有人 60 美元,作品的销售、广告费用按照大约三七分成。2011 年 3 月,这一份和解协议再次被法官驳回。

2012 年,Google 与美国出版商协会达成和解协议。美国出版商可以自主决定出版的图书是否允许融入 Google 图书馆计划之中,已经扫描上传的图书也可以在其要求下移除。

然而,该和解仅仅是 Google 与作家的个人纠纷,在此后的日子里,美国作协持续向 Google 发难。尽管诉讼结果最终已经敲定,但反对者可能会继续上诉。

丹尼·金的判决或许将成为一个解决数字媒体争端的先例。无论如何,数字化是大势所趋,真正值得恐惧的,恐怕是传统势力的对媒介技术的仇视和阻碍,以及过度的利益导向让大众文化弥漫的金钱气息。

题图来自:Filippo Venturi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热爱 News Feed 与 Menu,正在努力让每天处理的信息量超过脂肪摄入量。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