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2011-4-11 09:36

希拉里低估了 Facebook 的潜力

邓侃 邓侃
-

图 1。希拉里与二十一世纪的国家工具。
Courtesy http://i879.photobucket.com/albums/ab351/kan_deng/StateCraft.png

在美国国务院的网站上,有一页网页的标题是 “二十一世纪的国家工具 (21st Century Statecraft)” [1],见图一。网页的头条,引用美国现任国务卿希拉里的语录,“为应对 21 世纪的挑战,我们需要工具,21 世纪的新的国家工具。。在人类历史中,我们身处这样一个时刻,我们有能力掌握前所未有的新的外交手段,并且把它们作为武器,去帮助每一个人,为谋求自身的发展而奋斗”。

这一段话,阐述了美国政府对于 Facebook 和 Twitter 等等新技术的期待。希拉里是个爽快人,说话不拐弯抹角,赤裸裸地表示要把这些新技术,当成新的外交武器使用,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包括怂恿其它国家的人民,反抗当地政府。

值得分析的是,代表美国政府的国务卿希拉里,如何看待 Facebook 和 Twitter 这些新技术的潜力?希拉里说,“在这些伟大的工具中,社会媒体(Social Media)的沟通方式,不仅仅限于组织抗议,如同我们在埃及开罗解放广场看到的情景,以及更早以前在突尼斯发生的事件,我认为,社会媒体也能够用来,铲除人与人之间固有的成见和隔阂”。

一句话,Facebook 和 Twitter 之类社交网络的能力,在希拉里眼里,属于社会媒体范畴。

希拉里低估了 Facebook 们的潜力。

社交网络,是一种新的社会组织方式,擅长于把散落的人群迅速集结起来。相对于传统的金字塔型的组织结构,社交网络的组织结构更扁平,信息传递更迅速,导致分工协作更有效率。Facebook 不仅仅是传递信息的媒体,更有潜力作为社会分工协作的,新的执行方式。

例如把团购与社交网络结合起来,可以充分利用社交网络的传播能力,迅速召集起有共同兴趣的消费者,以团购的名义,向供货商讨价还价,最终以批发价采购商品。 在团购这种新的经济行为中,消费者得了实惠,供货商也没有吃亏,真正受损失的是传统的批发商和零售店。在传统的 “供货商 >> 批发商 >> 零售店 >> 消费者” 这一生态链中,团购取代了批发商和零售店。

分工协作,是人类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Facebook 这样的社交网络,为分工协作提供了新的执行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Facebook 有能力服务的领域,几乎涵盖了人类社会所有领域。团购拉开了一场大戏的序幕,而这场大戏的主轴,是不断地挖掘和发现 Facebook 们潜在的能力。

把 Facebook 转化为能够处理人类一切分工协作的全能工具,这个目标近乎疯狂。同样疯狂的事情,在人类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曾经有人尝试着发明一种全能的机器,而且这一疯狂的努力,基本上成功了。这一全能机器,就是今天每一个人都熟知的,电脑。

电脑的专业名称是计算机,计算机与传统机器的本质区别,在于可以通过程序来控制机器行为。所以,计算机的核心技术,在于如何让机器识别由字符串组成的程序代码。而攻克这一技术难题的是,是英国数学家 Alan Turing。

1936 年,Alan Turing 发明了图灵机(Tuning Machine)以及全能图灵机(Universal Tuning Machine)。图灵机并不是机械装置,而是数学模型,见图 2。

图灵机是一种状态机,图 2 上半部是一个简单的状态机,有三个状态,A,B,C,外加终止状态 H。这个状态机读入指令流,指令流以字符串方式呈现,只有 0 或者 1 两个值。每次读入一个指令字符,机器从一个状态转换到另一个状态,同时执行三个动作 Print,Left move,Right move 中的一个或两个动作。图 2 下半部是实现图灵机的一个想象的电子装置。

图 2。图灵机工作原理,及机电装置的设计。
Courtesy http://i879.photobucket.com/albums/ab351/kan_deng/TuringMachine-1.png

在图灵机中,状态与状态之间的转换,以及相应指令,所构成的状态图(State Graph),是固定的。而全能图灵机(Universal Tuning Machine)不仅能完成图灵机的所有功能,而且还能够通过读入的字符串,随时重构状态图。

全能图灵机的数学模型,在理论上证明了计算机的可行性。接下来需要做的,是技术实现。1936 年 Alan Turing 发表了关于图灵机数学模型的论文。这一篇论文,很快引起了另一位牛人,冯诺依曼的高度重视。

冯诺依曼不是一般的牛人,他的贡献横跨数学,统计学,经济学,量子物理学,流体力学,控制论,气象学等等多个领域,而且在每个领域的成就,都是该领域领军大师的水准。老冯不仅是理论大家,而且动手能力超强。他亲自动手,参与了从导弹,到原子弹氢弹,到计算机等等,世界最前沿的机电装置的具体实现。1957 年,老冯去世。据说去世前,老冯喃喃自语,说自己直到临死前,才明白上帝想让他做什么,“可惜时间来不及了”。在场的人,无地自容,觉得自己的存在,毫无价值,完全是废物。

1945 年,老冯从美国东海岸的普林斯顿大学,坐火车去西部的新墨西哥州,参与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在火车上,老冯写了一份长达 101 页的手稿,详细描述了计算机的体系结构,包括 CPU 的实现方式 [4]。老冯设想的计算机体系结构,被尊称为 “冯诺依曼体系 (Von Neumann Architecture)”。

试图挑战冯诺依曼体系的尝试很多,比较出名的是哈佛体系(Harvard Architecture)。发明哈佛体系是 Howard Aiken 等人,为什么这一体系没有命名为 Aiken 体系呢?据说 Howard Aiken 等人觉得自己的成就,与老冯的成就相比,远远不在一个量级。如果取名 “Aiken Architecture”,与 “Von Neumann Architecture” 争锋,多半会被世人耻笑为自不量力。但是自己任职的哈佛大学,与老冯任职的普林斯顿大学,同为世界级牛校,所以 Howard Aiken 等人把自己的发明,命名为 “哈佛体系”。

迄今为止,电脑的整体结构,仍然没有超越老冯的体系框架。而哈佛体系中的闪光点,作为技术细节的完善,被融合进了老冯的体系。

图 3。图灵与冯诺依曼。
Courtesy http://i879.photobucket.com/albums/ab351/kan_deng/TuringandVonNeumann.png

重温发明电脑的历史,缅怀大师们的成就,目的是在 Facebook 这样的社交网络的基础上,创造全能的协作平台。

前几日与神州数码 CTO 谢耘老师讨论信息产业的未来。谢耘老师认为,真正意义的技术革命,必然从数学模型开始。离开了图灵机这一数学模型,就谈不上计算机的发明。遵循谢老师的思路,创造全能的协作平台,必须先给分工协作做一个数学模型。

不妨设想有一个三维空间,X 轴对应人或机构,Y 轴对应工具,Z 轴对应业务、任务或者项目。在这个 “人-器-事” 的三维空间中,分工协作完成某一个业务、任务或者项目的过程,可以抽象成一个由点(Vertex)和边 (Edge)构成的有向图(Directed Graph)。这个有向图,不仅描述了分工协作的工作流(Workflow),而且也描述了工作过程中的信息数据流(Dataflow)。

效率最高的协作方式,实际上等同于在起点和终点之间,寻找最短路径。而协作平台,基本上等同于社交网络,加图论算法。

图 4。协作图与最短路径算法。
Courtesy http://i879.photobucket.com/albums/ab351/kan_deng/CollaborationGraph.png

Reference,

[1] U.S Department of State Webpage – Statecraft.
http://www.state.gov/statecraft/index.htm
[2] Turing Machine.
http://en.wikipedia.org/wiki/Turing_machine
[3] Universal Turing Machine.
http://en.wikipedia.org/wiki/Universal_Turing_machine
[4] John von Neumann’s paper, First Draft of a Report on the EDVAC, the first stored-program computer and CPU design.
http://en.wikipedia.org/wiki/CPU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