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12-09 11:56

Jeremy Liew:最早发现 Snapchat 的投资人

王超文 王超文
-

对于投资人来说,人们往往谈论的是运气,但投资人好与坏,最终呈现的结果差之千里,好的投资人拥有独到的眼光和永不言弃的精神,能在一家伟大公司处于婴儿期的时候,就逮住它。

Jeremy Liew 是光速创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的合伙人,他和另一名搭档在消费科技领域寻找优秀的创业公司。2012 年 5 月份的那次投资,注定将成为他日后平步青云的 经典之作

最早发现这个应用的是 Liew 的搭档,他在女儿的手机中看到了一个应用,女儿告诉他学校里只流行三个应用:愤怒的小鸟、Instagram 以及 Snapchat。搭档把这个告诉了 Liew,Liew 对前两者十分熟悉,但从没听过最后那个。此时是 2012 年的 3 月份,是 Liew 第一次注意到 Snapchat,那时候它的装机量不到 10 万。

职业塑造的敏感性让他嗅到了一丝机遇,他对 Snapchat 能讨青少年喜欢感到很奇怪,他觉得有必要认识一下对方。

但与现在的炙手可热相比,那时候 Snapchat 毫无名气,Liew 查阅了一遍 Google,没找到任何痕迹,因为那时候还没有任何一篇报道提到过 Snapchat。Liew 好不容易在这家公司的网站上找到了邮箱地址,发了一封邮件但石沉大海,随后他在 LinkedIn 上找到了 Snapchat,并发送私信,同样没有回音。

Liew 没有放弃寻找,他想了另一种方法,通过寻找 Snapchat.com 的域名,发现该域名属于 Toyopa Group,这是 Snapchat 的前母公司。当时 Snapchat 的创始人 Evan Spiegel 正住在父亲送给他的价值 425 万美元的房子里,那间房子位于 Toyapa Drive。

终于,Liew 通过 Toyopa Group 找到了 Spiegel,一个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学生,是自己校友,他在 Facebook 上通过斯坦福的校友网络私信了对方,这次终于获得回复。

但可惜的是,当时 Spiegel 并不想融资,公司运营情况良好。不过 Liew 并不把这个当做拒绝,他邀请 Spiegel 参观自己的办公室,位于加州 Menlo Park 的 Sand Hill Road,距离 Greylock 风投公司、红杉资本、Venture Partner 的办公室几步之遥,这里是孕育出许多改变世界的公司。

photo-164

Sand Hill Road 遍布着创投公司

在见面期间,Spiegel 谈了 Snapchat 的愿景,他希望相比 Facebook 的大众化、公开化,更强调私密、真实的一面。虽然它的下载量还不大,但是用户都在疯狂的使用它。

或许是受到 Sand Hill Road 躁动的气氛刺激,Spiegel 接受了光速创投的种子轮投资,一共 48.5 万美元,此时距离 Liew 最开始寻找 Snapchat 过去了两个月。风险投资让 Snapchat 有能力去吸纳更多人才,从此驶入了快车道。迄今为止,Snapchat 一共融资 1.2 亿美元,估值高达数十亿美金。

正是 Liew 的坚持不懈,使得他可以在早期接触到 Snapchat,从而获得更高的回报。而单单透过青少年喜欢 Snapchat 这件事,便可察觉到 Snapchat 的未来,可见 Liew 的嗅觉非同一般。某种程度上,创业公司知名度低反而更能激发投资人的兴趣,因为这意味着,你可能比任何人都早发现一个金矿。而假如对方拒绝接受投资,那么说明这家公司的运营状况良好,可以坚持跟进。

除了投资 Snapchat,Liew 还投资了私密社交应用 Whisper 和另一家创业公司 ShoeDazzle,都上演了同样的剧情:对方对投资没兴趣,Liew 坚持跟进并“不请自来”,见面后说服对方接受投资。

这让我想起了马克·扎克伯格当年对 Instagram 的收购,即便遭到拒绝依旧迎面而上,创业公司的利益、理想往往会阻碍收购的进程,但追求者的魄力有时更重要。

当然了,失败的公司也多如牛毛,但眼光、坚持是好的投资人必不可少的因素。

 

题图,文章图片来自 Business Insider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