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12-15 17:40

对待语言施暴者,Twitter 需要更强硬

“我从 2009 年就已经在使用屏蔽功能了。因为从 09 年开始,我经常在 Twitter 上受到骚扰。我的脸被 PS 到色情图片上。我的名字被疯狂的人用来发布骚扰和威胁信息,并且通常是性骚扰……”

Twitter 上周四针对暴力用户上线的新款过滤功能并没有受到用户欢迎。在上线新功能的同一天,他们就因为接到大量反对意见而不得不撤了它。一些抗议者认为,新款过滤功能依旧允许网络骚扰的存在。

使用新款过滤功能,被屏蔽的 Twitter 用户仍可以访问和关注屏蔽他的人,而主动屏蔽他人的用户则对此一无所知。此外,如果用户被某人过滤,系统还会发送消息予以提示——毫无疑问,这更会增加他们的怒意。

发表上述言论的 “Women in Media & News” 执行主管詹妮弗·波兹勒(Jennifer Pozner),就是位强烈的老款过滤系统支持者。尽管老款功能并不完善,顽固的骚扰者可以注册新账号来骚扰他们。但波兹勒还是认为,与新款过滤功能相比,老款系统更值得选择。这些天,她屏蔽了大约 200 名用户,原因是这些人向她发送威胁性信息。

自由撰稿人泽林娜·麦斯威尔(Zerlina Maxwell)则更进一步,她在 Change.org 上发起了恢复老款过滤功能的请愿。请愿在发布几小时后就募集到超过 1000 份签名,Twitter 旋即在当天恢复了老款过滤系统。

“我每天大约要过滤 10 次用户。”身为女权运动人士的麦斯威尔对 Twitter 上的骚扰和辱骂并不陌生。今年三月,她曾在福克斯新闻上讨论女性是否有权使用枪支来阻止性犯罪。节目结束后,她的 Twitter 账号收到了数以百计的种族主义者和男权主义者发送的威胁性信息,类似的内容直到今天还有人在发送。

她的遭遇和此前英国女权运动人士卡罗琳·克里亚多-佩雷斯(Caroline Criado-Perez)的经历很相似。克里亚多-佩雷斯曾因为成功说服英国央行将简·奥斯汀的头像印在新版 10 英镑纸币上,而遭到大量极端的 Twitter 用户的恐吓和辱骂,有人扬言要强暴和杀掉她。

尽管警方在事后逮捕了 21 岁的肇事者,但这场风波激起的网络暴力讨论最终促使 Twitter UK 上线了辱骂内容举报入口。在接到举报后,Twitter 将对举报内容进行核实,如果情况属实,肇事者将会受到处分。

和之前的措施相比,Twitter 此次的尝试显然是个昏招。我能理解用户对新款过滤功能的态度——他们反对的并非是用户过滤,而是新功能根本无法真正地屏蔽暴力用户。施暴者依旧可以自由地出入他们的 Twitter 主页、浏览已经发布的信息——这让用户过滤形同虚设。

Twitter 要作出更多。一款更有诚意的过滤功能比再发表一份 “We Hear You” 博客更有意义,毕竟健康的讨论氛围比什么都重要。至于施暴者,如果多年的教育仍然不能让他明白什么是教养,那么就让规则来教他应该怎么说话吧。

 

题图来自 EastBayRI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小小的 Chromecast,承载 Google 远大的想法

2013-12-16 06:30下一篇

配备 iPad 的婴儿躺椅,你会买吗?

2013-12-15 16:58上一篇